坚持信仰 沈阳王朝东曾被劳教两年、判刑四年

更新: 2021年09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朝东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因为他坚持信仰,讲清真相,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两年,曾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驻京办事处、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沈阳市沈新教养院、沈阳市张士教养院,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二年,王朝东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本溪监狱遭受迫害。他的妻子、岳母一家也被中共株连迫害。

一、修炼大法后 身心健康 家庭和睦

王朝东,56岁,沈阳市人。王朝东的母亲身体不好,西医、中医都看了,也不行,最后到气功中看一看,也不行。在给母亲治病期间,王朝东一直陪伴母亲。他的母亲接触到法轮功后,身体彻底变好。王朝东也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王朝东于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金杯汽车转向器厂。受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王朝东认为个人有钱,就有一切。所以,他在单位也不好好工作,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他的身体坏了,整天头昏脑胀的。他在家里什么也不管,家庭矛盾越来越多。总之,无论在家庭和社会,该他自己承担的责任,都不想承担,考虑的都是自己。

修炼大法后,王朝东的思维角度不同了,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了,以前的行为与真、善、忍的标准相差太远了。所以,修炼后,困扰王朝东的腰椎间盘突出的病、脂肪肝病,一扫而光,身体从来没有的轻松。在家里,他自己尽量将家里的责任担当起来,家里的笑语多了起来。在单位,王朝东主动将虚报的医药费退了回去,要求回到单位工作,在单位最脏苦的下料车间,王朝东一干就是一年半,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二、写修大法而受益的心得 被单位无理开除

然而,一九九九年,任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共产党总书记的江氏,在没有合法的途径下,在回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提问时,就将高德大法轮功定性为“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并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诬陷和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朝东经过理性的思考,认为法轮功不像舆论宣传那样,就写了一份修大法而受益的心得,邮寄给江氏,结果沈阳市和平分局警察到王朝东单位找他,要对他进行处理。王朝东得到消息后,就没有上班,单位竟以这借口,将王朝东无理开除了。

三、被非法劳教两年 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王朝东将自身修炼法轮大法的经过写了一份材料,准备交到北京信访办,告诉中国政府法轮大法好。在北京,王朝东就被拦截到沈阳驻京办事处,然后,被沈阳金杯汽车转向器厂保卫科杨枫等三人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非法关押。

然后,王朝东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王朝东依次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驻京办事处、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沈阳市沈新教养院、沈阳市张士教养院。

王朝东被非法期间,受到体罚,不让睡觉、超时有毒劳役等虐待。二零零一年一月份,被送到沈新教养院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送到张士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份,获得自由。

在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时,那里的不法人员为了叫王朝东及其他大法弟子改变对法轮功的认识,不择手段,采用暴力的方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在龙山教养院,有一天,将王朝东及其他大法弟子等六位学员,叫到走廊撅着,然后,一个一个叫到屋里,让他们趴在泼了水的水泥地上,拿着电棍电。

那天,电了两个人,一个是沈阳市铁西区的藏明,一个是辽宁中医学院的学生王力红。王力红被四根电棍同时电了近两个小时,直到电棍没有了电。而王朝东及其他大法弟子就在外面撅了两个多小时,同时还叫王朝东及其他大法弟子听里边电棍的劈啪声。

在这期间,王朝东还看到了当时才16岁的小女孩韩天子被电击等酷刑折磨。在张士教养院入监队,王朝东待了二十多天,在这期间,干的是严重有毒的插球的活,睡的是“立板”,吃的是掉渣的发糕和汤。然后,就是不让睡觉的“转化”,各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王朝东从张士教养院回到家后,妻子也离婚了,工作也没了,身体也不行了,时不时的街道和派出所人员还来监视、打扰。为了生活,为了周围人的理解,王朝东又从新建立了家庭,生活逐渐走上了正轨。

二零零二年,王朝东被沈阳市沈河区朱剪如派出所以办案为名,送到沈河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天。

四、被非法判刑四年 再遭非法审讯 暴力殴打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七点多,辽宁省公安厅沈阳市局及大南派出所警察,将王朝东绑架到某宾馆,对他非法审讯。刚开始,审讯人员自己说是铁西区刑警,让王朝东不要给他讲话,他就是干这个的打手,给人制造痛苦的,然后交待他们想要的。晚上,他们就这样干了,电棍等各种手段就上来了。

三天后,把王朝东押到大南派出所后,将王朝东非法关押到沈河区看守所十一个月后,沈阳市沈河区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王朝东被非法判刑四年,然后,被劫持入本溪监狱。

二零零九年三月,王朝东在沈阳新入监监狱被犯人组长“黑峰”连续殴打,满口牙被打松,鼻口流血,嗓子嘶哑,说不出来话。

二零零九年五月,王朝东在本溪监狱教育科被犯人曲庆春等十多人群殴,至脑袋迷糊好几天,就是因为王朝东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了话。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王朝东获得自由。

在这四年中,王朝东经历了警察的非审讯地点的刑讯逼供,捏造事实,沈阳市大北入监队犯人组长‘黑峰’的野蛮殴打,本溪监狱的包夹转化,犯人的群殴,及不让接见等强制转化措施,同时在王朝东申诉的情况下强制王朝东干活。

王朝东的岳母张桂云,因为这事惊恐去世,妻子魏玉环带着一个两岁半的孩子无处可去,当时她没有工作,没有房子,还要担心王朝东的情况,而且沈河区大南派出所警察硬叫房东将王朝东的妻子和孩子撵出还没有到期的房子。连房东都说,他们干了什么坏事了?将人家撵出去。没有办法,要不撵,他们就罚钱。王朝东的母亲患脑梗需要人照顾,家里及周围亲人陷入了一个无法解脱的困境。

五、遭敲诈财物、非法抄家

此外,王朝东也被迫支付非法的罚款或由于非法的没收财产、敲诈等行为损失了财产或金钱。

二零零零年七月到二零零一年十月,王朝东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沈新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直接或间接给警察四、五万元钱。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沈河区国保大队的大队长赵洪涛带人,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到王朝东所住的房子进行搜查,抢走现金一千五百元,笔记本电脑一台,大法书籍等物,至今未归还,同时还将个人面包车抢走。经王朝东多次索要,才归还,但已报废。同时,大南派出所还强迫房东逼迫王朝东的妻子、孩子搬出还没到期的房子,财产损失万元以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