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所涉及的“网上学法”状况及个人认识

更新: 2021年09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我先后参加过三个“网上学法”平台,早有曝光其弊端和谈个人认识的想法和愿望,但是一直纠结于担心“伤害了同修之间的个人情感”之中,举棋不定、惴惴难安。直至看到师父《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有关教诲,最终坚定了正念。希望能对依然沉迷于此的同修起到一点警醒的作用。

参与的第一个网上学法平台

大约是六、七年前,在整体协调工作中结识了相距两百多公里的T市协调人A同修,一见如故。在我所在地召开法会时A同修应邀带来了几位骨干同修,其中有一位是当地颇受推崇敬重、独具技术专长的B同修。是大法之缘和证实法工作的需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拉的很近。整体协调配合的很好,他们的无私付出不少,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我打心底感谢和敬重他们。

B同修给我安装了网上学法的软件,并且当时还有网上可以视频对话交流的功能,从表面现象看,确实很方便。那个平台的主持人据说是一个身在美国的华侨R同修和身在T市的G同修,R同修通过G同修向大家透露其个人信息:1、在海外常人中有相当显赫的名分和地位;2、师父曾经在讲法中提到和评说过其个人修炼中的事例;3、他准备要干什么、怎么干的想法曾经向师父作过汇报。在此背景下他联系了G同修。组织发起了一个用法律反迫害营救同修的项目,并以该项目为轴心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学法交流平台,每天晚上九点钟至十二点组织活动,有时会更晚甚至通宵达旦。R同修身份的真实性究竟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如此头衔、招牌和旗号的诱导下,在线同修大部份都起了潜在的、成度不同的个人崇拜心理。在平台上的很大一部份交流的时间实际上形成了是在听R同修的个人演讲和G同修等少数同修的進一步附和和以至证实其认识的正确性。如有提出不同意见时,一定会遭受到群起而攻之。

他们的一个很突出、很典型、也很极端、片面的认识是:“向内找”是个人修炼阶段的法理;在正法修炼中、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中如果向内找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在这种固执而又偏激、极端的观念主导下,根本看不到,也理解不了师父讲过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的深刻内涵。我发现持这种观念的和受这种观念迷惑影响的同修不在少数,影响面相当大,危害性也相当严重。迄今为止,这种观念认识仍然在同修中大有市场。

他们一直把营救同修的基点建立在片面追求结果上,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跟公检法人员形成对立。在遇到阻力时,不是运用“向内找”的法宝查找自身的不足之处,不是用正念去解体操控那些人的背后的邪恶因素,不是用慈悲善念通过讲真相去打开局面,不是以此为契机从而救度被中共谎言蒙蔽毒害后走向危险境地的公检法人员,而是动不动就启动控告程序;要通过控告让公检法人员畏而怯步、知难而退;要通过控告最终达到撬动中共的根基、彻底解体中共的目地。并且,根本上无视大法弟子的安全。

当我发现平台上存在着诸多问题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也就是与平台理念不相符合的观点认识,结果遭到了围攻。我引用师父相关讲法据理力争,他们也在引用师父所讲过的话来反驳,形成了断用法理争辩对错的不正确状态。当我意识到这种无谓的争斗是上了旧势力的大当后,就放弃了争辩,曾给师父和明慧编辑部写过一封信反映此种情况和我的个人认识。当此信的内容被平台知悉后,我被排挤退出了平台。后来据说A同修也向明慧网反映过此类情况,差不多就在那个时期,G同修和平台上紧跟其公开出面要求邪共当局信息公开的好多位同修都遭受到邪党的绑架。随之,海外的R同修也退出了平台。我与T市同修也失去了联系,我以为这个平台也应自行解散了,其实,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第二个网上学法平台的情况

我于二零一九年夏天被邪党绑架到当地看守所迫害,今年夏初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走出了魔窟。当时我的第一大愿望就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学法中来,赶紧弥补近两年来落下的学法“功课”,迅速调整身心状态,以便尽快跟上正法進程。可是,我的大法书籍以及电脑等等全部被邪恶抄走了,只在亲戚家找到一本《转法轮》可供我反复拜读,我急需要学到师父的全部讲法,而我们本地的同修大部份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没有人敢来靠近我,集体学法的环境遭受到严重破坏。

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渴望学法的迫切心情,也是外地同修们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无私境界,有A、B等同修帮助我得到大法书,同时也提供了又一个网上学法平台。我又能回到阔别已久的明慧网的浩瀚大海里畅游了,对师父的感恩和同修们的感激无以言表、无以言表。

因为鉴于上一次网上学法平台的印象,我是抱着观察体验的心理進入的。发现这一个平台是由B同修和他妻子C同修组建的,他们把其称为“本地学法平台”,我开始上去时最多也有十几个人,而B同修和C同修每天也要上来一会儿,一般很少参与学法。平台的学法活动主要由A同修主持。C同修主要是在抓住学法间隙進行所谓的“法理交流”,一旦开口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大讲特讲自己悟到的和听同修交流中所学到的所谓高层次法理,很多时候就误入了解释法和演讲乱法的歧途而毫不自知。

我对此感到很反感也很着急,就提出一定要把握好平台学法的方向问题:1、要把握学法和交流的比重以及时间比例问题;2、交流时要把握以法为师、以明慧网为方向的问题;3、要警惕解释法和演讲乱法的现象;4、要杜绝学法交流一言堂的现象等等。C同修连珠炮式的质问和反驳使双方发生对峙、僵局。由于A同修旗帜鲜明的保持认同和支持我的观点认识,才使局势有所缓和。

这之后,B、C二同修上平台的次数和上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上来后一般是把同修们单独邀到“私聊区”个别谈话,我才知道在这个“本地平台”以外还有个“大组学法平台”。他们逐个找同修私聊的目地是劝说并且教给同修去上大组平台。说白了,这个所谓的“本地平台”其实就是“大组平台”的一个“台前培训班”或者是“中转联络接待站”。

这样没过多久,常在这个平台学法的就只剩下我和A同修,还有两位老年女同修了。期间有一个小插曲,C同修也曾要求A同修和我都参加大组平台学法,我说:“可以上去看一看是否符合以法为师和坚持明慧方向再决定去留。”C同修很反感我的态度,因此我是被排斥在外的。A同修上去过几次,时间不长就过来这边,发感慨说:“还是少数人把持着麦克风,‘高调发言、空谈佛法’,简直是演讲。我是实在听不下去了。”

但是,F县的J同修和L县的D同修都是当地的协调同修,都是和我同时间上到“本地学法平台”的新人,他们很快就被拉入“大组学法平台”,他们俩人的反映却觉的大组平台很不错,“法理交流”上的认识相当高,简直使人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当然,我没有身临其境是没有发言权的,就产生了一探究竟的愿望,A同修就让J同修教给我登录方法。

关于“大组学法平台”之我见

此平台在我上去时大约有一百七、八十个同修参与,所涉及地域范围相当广,其中有不少是地区协调人,也有是跟当地协调人存在分歧的同修,大致多数是在大法弟子中有一定影响的人。其实,我发现这个平台和《请大陆同修立刻停止网上学法》一文中所列举的就是同一个平台。

它的前身其实还是我曾经上过的第一个平台,现有一男同修X和一女同修Y俩人作总协调,下面可能就是分区域都有具体负责,尽量尽力的从各地同修中往里拉人,不断壮大。

我知道B、C、Y同修都是我参与的第一个平台上的旧人,Y同修见我上去后,就发表了一次专题演讲,声高气盛的大讲本平台的辉煌发展历史;高度赞扬了当年的G同修等光辉业绩和崇高境界等等。总而言之,是证实平台的正确性和说明平台是无可挑剔、不容冒犯的;谁要是对平台的做法和理念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那就是邪恶干扰、诬陷毁谤……这次高腔调演讲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我来的,目地是让持不同意见的人闭嘴。

我发现平台背离法的标准的现象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学法安排,每周三天学《转法轮》,四天学各地讲法;或者是今天学《转法轮》,明天学各地讲法,轮流進行。这种比例不符合师父对集体学法以学《转法轮》为主的学法要求。

二、学法时间和交流时间基本对等,甚至交流时间更长。不符合师父对集体学法的相关要求。

三、平台活动时间太长,那些对平台很专注、很信赖、很认真、很热衷的人基本上是没有时间上明慧网的,如果是有工作的同修,基本上就占用了业余时间的全部。他们从根本上是否定明慧网在助师正法中的重大作用的,认为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文章起点太低,对法理认识太浅白。

四、随意创编发正念内容,这样一直发到晚九点钟。

本来有以上几点就足以说明此平台之大谬了。万万没有想到我昨天刚刚又获悉:在明慧网发表了有师父加注的评语文章《请大陆同修立刻停止网上学法》后,我所提及的这个网上大组学法平台仍然在一直运行、活动。其坚持不解散的理由大致有几种:1、平台最当初是由身在美国的同修创办的,其当初项目是师父肯定过的(*小道消息,无可证实);2、这个软件是当今全世界最先進、最安全的;3、平台在助师正法中功勋卓著、本身完美无缺;4、师父的评语不同以往的那样正规;只是“师父说”、“明慧记录”;对明慧编辑部有疑问,等等。故而一定要坚持到底,平台主持人之文才、口才、辩才非同小可。

平台的主持人是相当辛苦的,象学校教师每天备课一样要给交流内容拟出提纲。当我亲自看到大组学法平台有这么多问题的时候,特别是我平时很熟悉的、个人修炼乃至在正法修炼中表现很不错的同修都被迷惑其中,对平台及其主持人盲目崇拜、听之任之、与大法渐行渐远。心里好生着急。经过了反复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就跟A同修交流我的认识:我想我们应当接受上一次的经验教训,避开正面针锋相对的争斗较量。准备借平台允许大家发言交流之机,把我曾经在明慧网上以及《明慧周刊》和“明慧网法会交流”上发表过的交流文章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我希望首先开创一个能够发表意见的先决条件,不至于一开口就被封杀。希望能够得到你的鼎力相助。

A同修剖析说:“我的认识和你的想法基本一致,但是,据我所知,平台上有一部份同修因为曾经多次给明慧网投稿而不被采用,故而对明慧网产生怀疑甚至抵触情绪,这是其一;其二是有一部份遭受过邪恶迫害的同修,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被迫害是有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和漏洞的因素所致,这种认识和执着正好得到了平台理论——‘正法修炼阶段在被迫害中的向内找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存在’的進一步加强;这两股思潮合在一起从根本上是不愿意认可明慧网的方向的。因此,尽管他们目前还不敢明目张胆站出来反对明慧网,但是,他们是不可能让你交流明慧网上发表过的文章的。我总觉得他们已经走向了邪悟,在他们的背后是有操控因素的。”

次日,我就在平台交流时发了一个发言申请贴:“本人于九八年有幸得大法,跟随师尊在大法中修炼成长,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跌跌撞撞,也不知有多少感悟和体会想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今想借平台一角了此心愿,从而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以期达到整体提高。望平台协调同修予以安排机缘是盼。顺致谢忱!”贴出良久,石沉大海,我又从新发出,仍然无人理会,我就专门给主持人之一的Y同修单独发了私贴,仍不理睬。我只好给认识的C同修发了个私贴,让其关注。C同修把我拉到“私聊区”对我解释说:“咱们这个平台的交流形式跟法会交流形式不同,是根据每天学法时所学到的法理有针对性的進行法理上的交流,一般是要围绕平台上大家所提出来的疑问和所需要交流的议题来交流。”

我的想法无法入手。就在我和A同修共同磋商下一步如何面对的过程中,明慧网发表了有师父评语的《请大陆同修立刻停止网上学法》的文章。我双手合十,由衷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我迅速卸载了上网软件,满以为在这重锤敲响的警钟下,被迷惑的同修们会猛醒;深陷其中者应反思;我的忧虑和担心也该放下了。我感到了一阵轻松。

“网上学法”的不安全隐患随时存在

无论这个平台的主持人和其骨干追随者如何肯定此软件万无一失、此平台七八年如何平安运行,可事实上是,整个平台的活动过程早已在中共邪党的严密监控之中。

就在我尚未進入大组平台之时,有一天B同修到“本地平台”就讲了大组平台有一个同修和中共公安系统的人员有亲近关系,公安人员告诉他:“你们每天的网上集体学法我们都知道,都是用的化名。”据所透露信息分析判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同修不重视电话与电脑的距离而被窃听所致。

以我个人之见,邪恶暂时没有采取行动有可能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也有可能是背后因素已经发现平台所起的作用是旧势力也无法起到的,它们在暗暗偷笑,它们巴不得你一直这样才好哪。

结束语

至今仍然执迷于网上学法的同修们啊,清醒清醒吧!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肯定过明慧网在助师正法中的重要作用;并且明确要求我们:“重大问题看明慧”。当然,明慧网上所发表的学员交流文章是有切磋的因素存在的,是有层次局限的,是不能当法来对待的。但是不能因为个别学员文章的认识层次局限性就怀疑和否定明慧网的大方向,那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

特别是师父加了评语的文章,虽然同修的文章本身不是法,而师父所加的“评语”就是法。怀疑和排斥这类文章的真实性和方向性,就是怀疑师父。因为我们应当明白,师父法身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在另外空间任何事物的前因后果都了如指掌;任何生命的一思一念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么能怀疑是作者同修捏造事实欺骗了师父呢?怎么能怀疑明慧编辑部冒用师父“评语”呢?师父不具体针对个人指出具体事例,是师父的最大慈悲,是给予走上弯路的弟子的通过自省自悟而自觉改正的机会。这么大张旗鼓的与明慧网分庭抗礼、与大法背道而驰;是在对抗师父、对抗正法。我们修炼了二十多年的老同修们难道真的就分辨不清正邪、对错和好坏了吗?

在此,那些曾经给予我帮助的同修们,谨以此一番逆耳忠言作为对大家的回报。同修们啊!师父早就指出:“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是放下我们的人心的时候了,师父和我们天国的众生都在急切的盼望我们的早日升华、早日回归!

因为自己层次所限,认识很可能有偏颇之处,敬请同修予以慈悲指正是盼。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