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师恩惜圣缘 精進实修多救人

更新: 2021年09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九日】我的大半生顽疾缠身,被严重哮喘折磨着。后来发展到气管炎合并肺心病,医生束手无策,在死神的魔爪里苦苦挣扎,生不如死。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喜得法轮大法,从此获得了新生!是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二十多年来,我每当忆起自己绝处逢生,有幸得到师父慈悲救度,感恩的热泪就夺眶而涌。自己今生今世能够成为师尊的弟子,是何等荣耀!我常常想:师父给了我新生,我无法回报师父,师父也不要回报,我就听师父的话,力所能及的、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人。

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因我曾给很多人写信讲大法真相证实大法而遭构陷,为免遭迫害曾经流离失所。但我依然用邮寄信件讲真相,写给亲戚、朋友、同学、同乡、村官等,也包括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国保大队长、警察、政法委书记,劳教所所长、大队长、狱警等。其中有的明真相后,暗中保护大法弟子。我村的村书记看完我的信后,主动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人亲自去公安局要求他们放人。

零八年,协调同修引导我开了一朵小花。在技术同修指导下,我学会了在电脑上打字、排版、向明慧网发送稿件。稿件在编辑同修修改成型后,大多数都能在网上发表。每次文章发表后,我都受到一次鼓舞,默默无闻的编辑同修为我改稿的辛勤付出和慈悲帮助,我发自肺腑的感谢;每一篇文章发表后,我都要和我的原稿对照,发现自己有许多画蛇添足的文笔,甚至存在多余的段落。再写稿中,自己努力把关,尽量减轻编辑同修的劳动量。

写作是件苦差事。有时为及时完成一篇稿件,经常顾不上吃饭、喝水,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小时。我是个急性子,每写一篇文章,无论长、短都是在一天之内完成并发送给明慧网。所以常常忙到深夜。

几年来法会征稿期间,我更忙。许多同修找我代笔,无论认识的也好,不认识的也好,只要同修来让我代笔投稿,我从不拒绝,还下厨做饭招待同修;有的同修不便外出而邀请我去他们家里,我就提前给家人做好饭菜放在冰箱里,骑电动车或坐公交车过去。有时白天写不完,晚上接着写。自己累点、苦点,只要同修们满意我就高兴。

我还经常被约请去帮城里同修写稿,我从不拒绝,再忙再累再苦都按时去帮同修完成心愿。

亲家母嫌贫爱富,强迫其女儿与我儿子离婚,我们全家人都不同意。亲家母找上门来威逼儿子离婚,锋芒又指向我:“你不让你儿子离,不让你儿子签字,这个婚也离定了!”她知道我被非法劳教过,就说:“你学法轮功,我去派出所举报你,让你再蹲几年监狱。”她和她女儿真去了派出所,告发我。我只好先把我的机器转移了。

家里出了这种干扰,我的心情很不好。城里同修当然不知道。就在此期间的一天早上,城里协调同修又为写稿的事来电话叫我去。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能让现在人类社会的乱象羇绊着,就毫不犹豫的去了。

因为电脑转移了,我只能用笔起草和整理稿件。我正在忙碌中,亲家母又来我家大吵大闹,搅得满城风雨,有苦难言。晚上,我夜不能寐,心里翻江倒海,无法平静。“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作福”[1]。师父这句法提醒了我,我就开始一遍一遍的背师父《迷中修》这首诗词。

顷刻间我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亲家母是常人,她在迷中;我是修炼人,修炼人不能被常人的败坏假相干扰。自己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该干啥干啥。我立即起床拿起笔为同修整理文稿。

有一位同修从五十多里赶来找我帮她写征文,发现我家里的电脑不见了,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家里所发生的事情,她知道了我处于家庭风波和魔难之中,很同情我,她说:“你的心这么不静,我的征文先不写了,让你的心静静吧。”我说:“你这么远来了,不能不写。我们家这点事算不了什么。我能承受得住。你口述,我给你代笔,不能耽误正事。”她很感动。

儿子本来有个圆满的家,硬是被亲家母给拆散了。我放不下亲情,心里好像压着一块石头,思想受到严重干扰。一天同修梅建议和我和她一块背法,我答应了。当天我就开始背《转法轮》。通过背法,儿女情逐渐放淡了。两年多过去了,我还没有彻底放下。我因为被亲情所缠,食欲不好,体重掉了二十余斤,家人怜悯我,一直劝我多休息。我解释说:“我没事。有师父保护。”家人是常人理解不了修炼人。我趁家人上班时间写作。师父说:“吃苦当成乐”[2],自己是大法修炼者,就得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对呀!

一位同修刚刚出狱,让我帮助曝光中共监狱的黑暗和狱警的心黑手毒。该同修在狱中被酷刑折磨时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在向我叙述她的经历时,一次又一次的流泪,我也跟着哭。同修先后坐牢十年。十载牢狱之灾,其中得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啊!由于老哭耽误了许多时间。虽然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吃晚饭,可我心里不但没有一丝怨言,相反为能帮助同修揭露邪党的罪恶感到宽慰。

一位残疾同修很精進。几年来他一直想参加明慧网举办的大陆同修的网上法会,他让我为他代笔,可阴差阳错的失去了几次机会。今年“五·一三”征稿,我主动给他代笔。可难度不小。他是半瘫,不能站立,下不了车,只能仰靠着一个姿势坐在电动车上。他把车开進我家院里不能進屋。我就坐在他的车上记录他的口述。

有一位小同修,他很爱写,几年来经常来找我。他的底稿我看完觉的都不成型,我就尽其所能的帮助修改,一些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我嘱咐他,修炼一定要多学法,写作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师父能给我们智慧。小同修抓紧学法修自己,進步很大。今年拿来的三篇稿件有两篇在网上刊登。

我片同修讲真相救人用的资料由我从明慧网上打印制作。同修看我忙,有时想要资料不敢开口,即使要也都很客气的对我说:“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别累着。”我说:“我写东西是次要的。大家救人是主要的。你需要多少尽管说,我保证给你做出来。”同修听我这样一说,才告诉我需要的资料数目。我就抓紧时间给同修做出来。

忙忙碌碌中我不感觉饿就不吃饭,经常是干完活后简单的吃一口。大家见我忙就主动来帮我,有的同修还给我送来吃的。有的同修说我这是苦修,我也没感觉苦。我觉的把时间都用在大法修炼上是一件最美好的事情。

中共病毒爆发后,为了救度大疫中的众生,同修们热情很高,纷纷要明慧网发表的新的针对性资料。我就每周为大家做需要的资料。我自己也出去发资料救人。

我对同修说:“现在神开始淘汰人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救人,救下来一个是一个。谁要资料的话,就来找我。谁随时要,我就随时做。”

修炼中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有时觉的自己每天辛辛苦苦,很忙,可个别同修和自己配合不好,就有想法,甚至发生争论。事后找自己,从中悟到:我的整个学生时代正值十年动乱(文化大革命),是曾经被中共邪党洗脑的那批人,是被党文化毒害最深的那批人,自己性格豪放,没有女性的温柔,我的骨子里有滋生党文化的土壤和生存的温床,几十年来被那些东西控制、左右,几乎是根深蒂固了。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好争好斗,得理不饶人。修炼法轮大法后,遇到矛盾时很难做到“忍”。大法修炼就是真善忍,慈悲的师父是让我修“忍”,从矛盾中提高上来。不然,党文化在我身上派生出的争斗心怎么去啊?这样一想就没有了对同修的怨恨了。

后记

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在救度众生中自己虽然忙一些,但我很快乐!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有今天,才能成为天上的神都羡慕的大法弟子,才有随师回家的修炼机缘。在人类历史这个最后最危险的关头,我会继续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洪愿,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伟大的法轮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