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念间 大法解渊缘

更新: 2021年09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九日】修炼大法前,我患重度股骨头坏死,拄着拐杖走路,什么也干不了。我是一九九九年有幸得法,扔掉拐杖,什么活都能干了。大法让我这个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变的阳光,快乐,妻子也走進大法中来,儿子成了大法小弟子,家庭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下面我和同修交流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共同见证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在一家私企上班,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下午五点左右,由于刚刚下了点雨,脚下沾泥有点滑,在装车皮时我一下从三米多高的车皮上突然摔了下来,车皮正对着一根一米高的水泥柱子,地面因为常走大车,铺的是细碎石,特别坚硬。看到我摔下来的同事吓得直喊,在他们看来我是一下就栽到了地上了,可我的感觉是一个慢动作,我的臀部先落地,然后是背部,最后是头轻轻落地,只听他们在喊:“没事吧!没事吧?!”声音已经变了调。因为厂子曾经出过这种事故,严重的没了命,最轻的也得腿断胳膊折,我当时觉的肚子疼痛无比,一下就出了汗,不由自主的“哎呦”一声,但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1]的法一下打在我的脑中,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我没事,我用尽全力喊出:“我没事。”声音很微弱,就像喊完这句话就已经没底气了似的,但是我知道我的声音虽小,但是念力却纯净无比,金刚不动,随后我突然就有了底气,我大声的喊出:“我没事!”平时我的声音就洪亮,同事也说过我的声音有穿透力,今天我觉的我的声音更洪亮,气贯洪宇,像是对师父说:“我没事!”对另外空间关注这件事的众神说:“我没事!”对虎视眈眈的邪恶说:“我没事!”

看到同事们惊慌的眼神,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因为同事们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也都明真相,他们说:你真会摔,幸亏没摔到那个水泥柱子上。是啊!那个水泥柱子就在我身边,如果不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后果不堪设想,他们都让我别动先缓缓,我说我真的没事儿,说完我就从地上爬起来,虽然臀部、腿很痛,我想我应该不只是从嘴上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从行动上也应该否定它。站起来后我走到车皮前咬咬牙就又上了车皮继续干活,直到下班。

这件事在同事的心中就是个炸雷,也让世人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浩荡洪恩。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是给师父上香,妻子(同修)看到我的表情和胳膊上的擦伤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也默默的和我一起给师父上香磕头。我给她讲了今天发生在班上的事,堂堂男子汉泪水却止不住的流,师父又为我化解了一场生死大难。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遇事向内找,我查找最近自己的修炼状态,利益、面子心、安逸、色欲,去年给儿子买了房,花了不少钱,还得还房贷,我总想能多挣点减少儿子的压力,儿子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想让孩子找个好对象,原以为我对这些很淡,有时妻子在这方面心很重我还和她交流让她往下放,细想我这方面也很重,只是隐藏起来罢了。

还有显示心、争斗、执着自我。在单位,有一个大四轮车,车板就有五、六米长,又是带转盘的,一般人开不了,我们班只有我一个人能开,就感觉自己聪明了不起,师父说:“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2]。我一下就清醒了,是啊!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智慧和能力是修大法开启的,是让我来救人的,我却把这当成了自己的能力,想想真是为自己脸红。

记得一个同修说站在高山下,你才看到自己的渺小,才懂得谦卑和退让。最近一、两年我的腿又有点疼,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也发正念,也否定它,也求过师父加持,可是就是不见好转, 有时还想师父怎么不管我呀,这不是不信师不信法和对师父不敬的思想业在起作用吗?最近一段时间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放松了修炼的意志,让懒惰安逸滋养了邪魔。

早上三点炼功的闹铃响了,我想起来炼功,臀和腿都很痛,翻身起来都很难,起来照镜子一看,半个臀部都是紫黑色,就不想炼了,突然想到一个同修的心得体会谈到:被汽车撞骨折了还坚持炼功,比起同修来我这一点苦算什么呢?况且实质的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我打开炼功音乐,开始炼功,随着炼功,也不觉的那么痛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完功身体很轻松。白天有同修找我要学安装新唐人(他不知道我的情况),我就和他安装了新唐人,晚上又上了一宿的夜班,什么都没有耽误,感恩师父的同时让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通过这件事让我放下了很多人心,心性提高后在梦境中师父给我展现了我和我最要好的朋友的一段怨缘:梦境中,那一世我杀了他,我把他的手扭到背后按倒在地,就是用我现在总是伤痛的那条腿顶住他的后腰,直到他断气,我清清楚楚看到他的嘴流着血,咽气时扭曲抽动的身体还有那怨恨的眼神,面对他的死亡我的面目表情冷漠麻木,没有一丝悔恨自责,转身离开。那画面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我从梦境中醒来。

我的这个朋友因为矿车出事故去世二十八年了,大概也是七月份的这个时候。我俩从小在一起长大,不是他在我家,就是我去他家,形影不离,后来上班也在一起,直到在一次矿上出事故他死我伤,当时得知他死亡的消息我曾伤心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今天梦境中的点化,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的这条腿会和我的要好的朋友有半点关系,回想我们在一起时他无意对我伤害的几件事更让我震惊于世间的因果,我俩十三、四岁时在一起玩,一次他猛的一低头,重重的撞在我的小便处,当时流了很多血,痛得我走路撇着腿好几天。还有一次我俩一起上夜班,我在前面骑自行车,他在后面骑,天黑看不清路,我的前面有一道很深的沟,每次骑到那里就得推车走,我正骑在车上看路呢,他在后面骑上来一下就把我连人带车都顶進沟里了,幸好没事,他又把我从沟里拉出来。最后一次是矿上跑车事故,他在跑车上,我正背对着跑车,按理说他有逃生的希望,我在巷道上,巷道很窄,我逃生的希望却很小,当我知道时车已到了跟前,可我却奇迹般活下来了,只是把胯撞脱了臼,后来的股骨头坏死也是因为那次事故的后遗症,多年的承受,是大法化解了这一切,要不然就得用命来还啊!

可我有时腿一不舒服还怀疑师父怎么不管我,真是悟性太差了,没有师父的保护我的命早就没了,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很早师父就已经在管我了。无论在魔难中,还是生死关头,慈悲的师父都给了我们机会,都能让我们过得去,只是我们需要用正念去面对。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洪恩与救度,也借此提醒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