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不打折扣

——记疫情期间乘车的经历对“正念正行”法理的体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三日】二零二一年十一份期间,我市突然出现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市疫情防控中心在手机中发布消息查找与确诊患者乘坐同一辆公交车的人员。同时乘车一律采用实名制,投币乘车者,登记身份证号码。口述不行,得拿身份证原件照抄,同时登记手机号码;各商场、超市等场所都测温、扫码、登记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确诊患者那天乘坐的公交车路线和时间也正好是我乘坐公交车的时间和路线,但不是同一路线的车。

我平时出行都是乘公交车,使用老年卡(实名乘车),不带手机。可这次疫情的出现,我对使用老年卡实名乘车就有了障碍,怕一旦与病患乘一趟车被查到遭隔离,那就麻烦了,什么都不能做了,家庭住址也暴露了。所以思想中有顾虑。

师父说:“我说与你修炼无关的事情,都不会让你碰到,保证不会碰到。”[1]

我和同修交流时说,那咱们也得注意点呀!也不能拿大法书不怕汽车撞呀!不能坐公交车,那就得打出租车或者步行。两者里面还有去利益心和吃苦的问题。(打出租车也是同样要求,但两年来受疫情影响个人收入不佳,司机也就睁眼闭眼的了),所以我采取给同修送资料时打出租车去,回来时步行回家。

有一次我步行回家时顺便到商场买三包打印纸背回家,一边走一边背法或发正念,不受周围的环境影响,一点没觉的累,还感觉挺好的。就这样我至少每周打车一次,十多元钱。

一个多月过去了,有一次同修在信箱中约我去她家有事,打车得二十元钱左右,回来步行比较远,还得打出租车回来。我思想斗争起来了。是乘公交车还是打出租车呢?这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呀?长此下去,这不是浪费大法资源吗?二十年的家庭资料点运作,我都是用自己的收入在做,同修送到我手里的钱,我都协调给其他做资料的同修。这么多年来,除了特殊情况外我很少打车。我买耗材都不打车,都是坐公交车换一次车回家,两头都需走一段路程。

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用功能做事,正念出来了,乘坐公交车,刷完卡后发正念将我的信息抹掉。就这样我正常刷卡乘公交车了。

一天上午我乘13路公交车去姐姐家,又乘13路公交车回来时换7路公交车到终点站,然后乘4路公交车去批发城买台历环。买完东西后乘4路公交车回来时又转换102路公交车去被迫害同修家看她的老父亲。共计六次乘车,都刷卡顺利(公交车卡放到小手拎包的外侧拉链里,带着包一按就刷上了)。从被迫害同修家回来再乘车时,我连续三次刷卡没成功,我急忙闪到一旁,以便不影响后面人上车。然后我摘下手套,拉开包,拿出公交卡再刷。连刷两次,照样没有反应。我就往车厢里走了,司机也没叫我。正好有座位,我就坐下来想怎么刷不上了呢?

这时我想起我在举起包要刷卡时,心里就说了将信息抹掉。说早了,一念发出,信息抹掉了,所以就刷不上了。我立刻悟到是师父给我展现的,让我看到正念的作用。从而更加坚定正念。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2]

我在实名乘车这个问题上没有听师尊的话,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有顾虑、怕心,信师信法打了折扣,还美其名曰的用师尊的法来掩盖自己的顾虑心、怕心。

回想起自己在邪恶疯狂迫害的这二十多年里走过的修炼心路,正念显神威的事例太多了,记不清有多少次邪恶迫害,看着很难的情况下,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凭着对师尊的正信,信师信法的正念解体了邪恶,走出了危难;记不清多少次倍感师父的慈悲看护而泪流满面。

今天正法修炼已到了尾声,我还在乘车这个小事上把自己当做常人,而没有站在修炼人角度上看问题,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这不是修炼中有漏吗?想起自己都感到汗颜、脸红。在我的影响下,学法小组的一位老年同修也不用乘车卡坐车了,有一天去我家办事,两个来回,打出租车就花了六十四元钱,浪费了资源。

目前,还有同修对办理老年卡乘车有顾虑,年龄到了不办理(我办的时候,有同修就不赞成办理,现在我都用五年乘车卡了,节省不少资金)。还有的同修走极端说:上车刷卡“老年好”的问候,自己就是老人了。

通过这次教训,使我对法理又有了更深的领悟,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不打折扣。这是做好三件事、走好修炼路的关键,在法上修是最安全的。

真修的大法弟子们!让我们神起来了吧!用师尊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除恶的法宝“正念”,做好我们该做好的三件事,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走好最后修炼路。

近期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