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中提高心性的体会

更新: 2022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个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老弟子,今年五十八岁了。回顾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留有太多的不足与遗憾。好在正法还没有结束,还有弥补的机会,我要抓紧时间归正,实修、弥补。

这么多年我忙于资料点的工作,不知不觉把做事当作了修炼,做事摆在第一位,把学法修心摆在了次要位置,明知道这状态不对,却主意识不强,心被干事心牵动着,恶性循环。学法修炼浮于表面。虽然做了许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却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感觉自己修炼的基础犹如建在沙滩上,多次想改却一直没有立即付之行动。

一、学法

有一段时间严重到竟然学不進去法,自己一人时拿不起书来看。参加集体学法,也是流于形式,读过一遍,合上书念的是什么,脑子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已到了危险的边缘,决定暂时停止参与集体学法,少做事,与一个同修一起背法。

很多年前,我曾背过两遍《转法轮》和《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及《洪吟》等,我清楚的知道背法的好处,也知道背法带来的心性的提高与升华是无法言表的。但因主意识不强,被常人的名利情色、安逸等各种执著心和网瘾操控着,背背停停、停停背背,没有很好的坚持下来。

这次开始背法时,长期积存的思想业的干扰简直无法形容,仿佛大脑被一层层厚厚的象花岗岩一样的东西包裹着,法都打不進去。一段法通读了好多遍,同修早已熟背,我却觉的好象法在我的大脑上没留下一点痕迹,哪怕是浅浅的一道白印也没有。我知道这是邪恶给我造成的一种假相,想让我放弃背法。我相信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同时我也找到自己背法时产生的攀比心、爱面子心、求進度的心、急于求成的心,想立刻得到法中升华、看到新法理的心等等,于是我彻底的把心放下,从做小学生开始从新修。

一段法同修背过了,我就按照同修的進度走,一天背下来,我虽然没背过几句,但感觉包裹在大脑周围的那层硬壳在渐渐的裂缝。我体会到了大法的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无边法力。再接着背下去,就觉的法能打進脑子里去了。

有时和同修在一起背时,为了配合同修的進度,很多法我并没有真的背过去,回家后我再返回去重补。我用最笨的办法,同时对我来说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我把手机装上W软件和谷歌拼音输入法,建一个空白文档,先读法的一两句或几句,靠记忆写在手机上,这样努力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强行把法往大脑上刻,这样写过一遍后,脑袋里基本上就有了个大概印象,再照着书读上两遍,基本上就能背过了,再默写出来,这样的好处是背法时个别字漏、错一滑而过的情形就能显露出来,抓住它,归正它,也能更清楚的记牢法。虽然進度慢,但对我来说效果很好。但不时的还是有求進度的心冒出来干扰我,我就再灭它。

但思想业对我的反扑也是很厉害的,有时一放下书就想上网,或干点别的事,只要我没控制住自己,再看书就又记不住法了,过后又后悔自己的主意识不能控制自己,又被邪恶操控了。

对我学法另一个最大的干扰就是:背法时,只要我们插入不是法中的话,比如读到哪一句法,觉的对自己心性触动很大,谈两句体会,或者我们说几句常人话,立刻法又打不進脑子里了,又记不住法了。这让我深刻的体会到学法修炼的严肃。“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2]“大家学法的时候不要抱着什么心去学,一定要静下心来真的在学法,不要抱着什么目地去学。学法的时候不能溜号,学法中思想想别的去了,那不行,什么也学不到。学法就是学法,任何干扰都不能影响学法。”[3]也更加体会到在正念闯各种关难时法的无边威力与内涵。

在背法中另一个执著也是时不时的出来干扰一下,就是总想立刻看到法的新的一层法理的展现,却总也没有新发现。“所以你越求越没有。因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4]。我就不停的灭这种执著,最后也彻底的放下了这颗心。放下了人心,心性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升华着。

二、面对同修向内找

前几天,有同修说一位协调同修太忙,让我负责给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太同修送资料。我没见过这位老同修,但耳闻这位老年同修非常不理智,经常在电话里跟同修明讲要什么什么样的资料。她不会向内找,不实修,家庭矛盾也很大,前一段疫情封锁期间,不戴口罩,去门口给门卫送真相资料被举报,被恶警抄家,因老太太岁数大了,据说腿脚也不太好,人没被带走。

同修让我去,我心里不太乐意,但出于面子和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应了下来。协调同修把我带到她家,把资料交给她,简单介绍了两句,交待好以后资料由我来送,就匆匆走了,只留下了我独自面对老太太。我吃惊的看着老同修,年龄虽然八十岁了,比我修炼的老母亲还小几岁,却显的比我母亲苍老许多,脸上满是大块的老年斑,而面容中不仅没有修炼人特有的善与祥和而是透着一股幽怨与暴戾之气。

老年同修不能正常走路,连起坐都非常吃力,行走得扶着一个带着坐,有四个轮的小推车慢慢磨蹭。她家虽然住在一楼,但估计她上下四、五级台阶也是非常艰难的。我们去的时候只有她一人在家,不知有没有家人与她陪伴。看到她这种状态我脱口说出:“阿姨,你身体不太好,就先别出去了(指发资料讲真相),在家调整一段时间,等身体好了再做吧”。谁知她听了我的话勃然大怒:“某某(指协调同修),这是给我领来了一个什么人呀?不让我救人,这是把我往下拖呀!现在时间这么紧,就这么两天的时间了,我不救人,我等着被淘汰呀?你要毁我呀!?”“某某这是干的什么事呀,也不跟我商量,就给我领来这么个人,这是不想让我修呀!你要气死我呀!”我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惊住了,但更惊讶的是我的心境竟然没有一丝不快,非常的祥和与平静,而这种祥和与平静不是平时努力抑制自己不好的思想而有意识表现出来的忍的状态,而是从心底里发出的平和状态的自然流露。

我看老太太生气了,连忙微笑着劝导并道歉:“阿姨,您别生气,是我刚才话没说清楚,让您误解了。我不是不让您修炼,更不是不让您救人。我是想让你先在家好好学一段时间法,炼功发正念,把身体调整好,等腿脚好了,你再给人家讲真相。人家一看你老太太身体这么好,这法轮功肯定好,人家就会相信。你这样的身体出去讲真相,你再怎么说法轮大法怎么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人家也不会相信:既然大法这么好,你怎么身体还这样呀?这不起反效果吗?咱们做什么事基点应该是站在维护法、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的基点上。”我这番话,老太太根本就听不進去,甚至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依然在喋喋不休的重复着刚才的话。并说:“我的儿子也这么天天说我,我的儿子说,我的腿好了,他就信法轮功。我的腿不好就不能修炼了?我腿不好都是他们气的我,不让我修,你和他们一样,都不想叫我修!”我不再言语。静下心来向内找:她的表现是在给我看什么呢?在修我什么呢?她有私心是不是我也有私心呢?反思自己,一开始就不愿接手这件事,就因听人说她在电话里就公开要资料,是怕她的不理智会连累自己,会给自己带来安全隐患,所以才不想管她的事,所以才一上来就不想让她发资料,目地是为了保护自己。无论理由怎么冠冕堂皇,人心的表现在神的眼里可看的是清清楚楚。

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既清理我的私心,也帮同修清理空间场。等老同修稍平静一些,我依然平和的问她:“阿姨你要真想救人我可以给你送资料,但你怎么发呀?都要些什么资料?”老同修说,她门口马路对面是一所中学,她要发给学生们。要四合一的小册子,夹几个单张,要十来本就够了,她若发不了还有其他同修发。我知道明慧网早已不出四合一的小册子了,同修为了照顾她特地给她打印了正见网的四合一《清流》期刊。她还说她家是学法点,一会同修们就来学法了。我想等同修们来了之后,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时间从下午两点快等到三点了,同修们还没来,老太太又生气了,说同修们都嫌弃她,可能都不来了,问我能不能陪她学法,我出来时并没有跟家人说好时间,时间长了,怕孩子担心,后来一想,这也是私心,就随其自然吧,陪老同修学法可能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一看我同意陪她学法,老太太马上高兴起来,说我能留下来陪她学法,觉的自己还有救。我听了心里一震。她看我自始至终心态祥和没生她的气,心情也好起来,在师父法像前象个孩子一样,一个劲的忏悔不该对我发脾气。

后来又来了一位同修,这样我们陪老同修学了一讲法。结束后回去的路上与同修交流,同修说她这种状态已持续十来年了,大家都因为老同修身体不好怕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都劝她别再出去讲真相了,也不提供她资料了,她就冲同修大发脾气。渐渐的同修们都陆续不来了。这位同修本来也不想再来,是师父点化她,让她不要放弃老同修,她才来的。她约我以后到这儿来一起学法,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答应了。

晚上整理母亲的法会征稿,满满的十来张的文稿,其内容令我肃然起敬。老母亲八十六岁的高龄了,还在天天六楼爬上爬下的去救人,做的踏踏实实,文章也写的朴实无华,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例子。这次她写的稿件与以往大有不同,无论文字水平还是对法的理解也都提高了许多。通篇都是对师父的信,与对众生的大善。这不禁令我刮目相看了。

过去,一直对母亲有成见,觉的母亲文化低,悟性差,党文化的强势——唯我是从及好多人的顽固观念让我从小就对她非常逆反,又加上我们在历史上生生世世的恩怨业报(有一世我们是婆媳,关系不太好),这一世她打小就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对她怨恨心很大。特别是她一有了不随她心的事时,就会把怨气迁怒于父亲与我们几个子女,当然每次我都是首当其冲,因为我是长女,所以挨她的打也是最多。

父亲过世后,我把母亲接来与我同住,六、七年来,在生活上从各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她,除了让她学法、做大法的事,其它的家务活我几乎都不让她动手。和她经常来往的老同修,都夸我好,但我还是不招她待见。

我反思自己,我对她的善待也只是维持表面的子女应尽的孝道和修炼人应有的状态而已,并非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对她好,更确切的说是一种伪善。虽然没有求名的心,但不自觉的还是有一种求公平对待,求她认可的心。

几年来我们生活在一起,虽然大矛盾没有,小摩擦还是时常发生。我时常用法对照她,说她这个执著心没去,那个执著心太强,没有悟性、亲情太重等等,她也常指责我这修的不好,那修的不行云云。她常说我最多的一句话是:冷漠、不善。反正我们俩都在向外找,都在用法在互相修理对方。

这篇文章彻底让我去掉了对母亲的偏见。她和那个老同修一样,都是师父的弟子,都是八十多岁的了,虽然他们还有很多人心在,但她们还在兑现自己的使命,我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善待师父的弟子呢?今天让我看到个别同修对老同修的嫌弃不正是要我修的吗?这样一想那个对母亲嫌弃、怨恨与逆反的心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了。

再深挖下去,那所有的人心与执著也不都是由私构成的吗?只不过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师父讲过:“宇宙的过去是为私的”[5];“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6]。如果我们不跳出私,就永远不可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

“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7]

无私无我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这就是我要达到的标准。晚上做梦,梦见自己上了一辆公交车。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会坚持把法背下去,直至彻底的与真善忍同化。

个人目前的一点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