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三天 脱胎换骨

更新: 2022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九日】回想起得法修炼之初,不由的泪流满面,师父啊!弟子罪孽深重,总感觉自己生生世世都在吃苦还债,就今生今世吃的苦、遭的罪也是一言难尽。

我的祖父是“地主”。一九四九年中共篡权后,一家老小被从祖辈辛辛苦苦建造的家园中扫地出门,祖父母相继含冤去世。我出生不久,生父、哥哥又相继被病魔夺去生命,生母改嫁,一对贫农老年夫妇收养了我。

大饥荒年代,我靠抓老鼠、割树皮、拔野菜、野草活了下来。一次爬到树上摘树叶,掉進水塘,差点丢了性命。小学上了七年,我只是挂个名,什么也没学到,每天都在打猪草,拾柴,拾粪等,越是三伏天、三九天,越会被养父母赶出去干这些活,每次干完活回家就遭养母一顿打骂。

在家如此,出门还遭小同伴的讥笑和辱骂。当一天开始他们睡足吃饱快活玩耍时,我就开始干大人的活了。我怎么如此命苦啊!夜晚躺下睡觉时就想:一觉睡下去吧,永远不要醒来。尽管从小吃苦,但养父母还是让我读书。高中毕业,我白天把要做的事情做好,晚上在微弱的煤油灯下一边做针线活一边看书。

一九七六年,我上了最后一届“社来社去”的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工作。我的第一个月的工资三十多元钱,我用它买了两块布,给养父母各做了一套衣服。一九九五年,养父母相继去世。

结婚了,本想夫妻恩爱,没想到灾难再次降临:胃病,关节炎,疟疾等旧病经常复发,又添新病——风湿性关节炎、头痛、肝炎、胆囊炎、妇科病、心脏病、贫血、血小板减少、肾盂肾炎等等。我的身体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灾难,夫妻之间的感情裂痕也越来越大。一九九二年三月,满身是病的我离开了家,寻找治病的良方和生路去了深圳。

一九九三年三月份,我在深圳打工期间,偶尔看到一张报纸,介绍国家气功协会在深圳市政协礼堂举办各种气功的气功师带功报告。我因多病缠身,曾经练过多种气功都不见效,我想,这次国家级的气功大师们都来了,说不定能够找到治病的良方。

第一天晚上我去了。看见一个气功师讲了几句就开始表演。表演的正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祝由科”时举的例子:“说胳膊疼怎么办?嘴里开始念咒了,他让你把胳膊伸出来,对着这只手的合谷穴吹口气,使它从另一只手的合谷穴出去,是感觉一股风,再一摸,它不那么疼了。”当时还觉的很神奇,就想,在全国十几个气功大师里边肯定能找到能治好我的病的人。

第二天晚上,我和两个同事一起去了。当一位身材魁梧高大、年轻潇洒的气功师一走上讲台,立即全场起立,掌声雷动。看到这场面,我也跟着大家站起来鼓掌。坐下后只听到那位大师说:“我今天只讲法,不作任何表演……”我就睡着了,睡的很香。不知睡了多久,被同事唤醒。

我睁开眼一看,全场的人都站着,我也赶紧站了起来,只听大师说:“我给你们每人治一种病,你们每个人想自己的一种病,如果你自己没病,你可以想某个家人身上的一种病,我喊一二三,你们就一起跺右脚。”当时我想,“男怕肾、女怕肝”,我的肝已接近肝硬化,我满身的病就肝病最厉害,就想我的肝病吧。正想着,只听大师说:“大家准备好了吗?”台下齐声说:“准备好了!”大师说:“好,大家听好了,一、二、三! ”只听“咚”的一声,我也跺了右脚。大师说:“好,请大家坐下。”唉!不知不觉中我又睡过去了。

第三天,家乡来电话说我养父病危,要我赶快回去。哎呀,我还没找到能治好我的病的气功大师呢,错过机会,我这一身的病就没的治了,可又一想,养育之恩不能不报呀!第四天,我就乘飞机赶回安徽老家,一進家门,却看见养父好好的,我一下象泄了气的皮球,想发脾气没好意思,这一个来回花去我好几个月的工资,身心疲惫不堪。

一九九四年,我回到内地,在省城创办了小型私营企业,刚刚还清债务,身体就日见衰弱,才四十多岁的我,看上去就象七十岁的老太太。老病加新病,多病缠身,还出过四次车祸、因卵巢瘤开过大刀、心律不齐、早博、心慌、三伏天穿棉衣晒太阳也不出汗、还得过恶性疟疾、去庙里烧香拜佛又招来附体,整天活在死亡的边缘,我知道我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一位法轮功学员多次劝我炼法轮功,我说:“你也别劝我了,我这身体已经无可救要了!”可她不厌其烦的劝我。半年又过去了,到了十二月份,为了活命,我很不情愿的拿起了《转法轮》,就随意跟着炼了起来,动作刚学会,第三天晚上睡了一觉醒来,感觉脸上有好多虫子在爬,手一摸,全是水,再一摸,全身衣服湿透了,铺的盖的全都被汗水浸湿,我起床,冲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被褥又睡去了,睡的很香很香。早上起床,感觉神清气爽,全身轻松,炼功前我当着同修的面高兴的喊了起来,我得法了!我好了!师父管我了,我什么病都没了!这功真厉害,太神奇了!

一次在办公室看师父讲法录像,看着看着,便脱口而出:“师父,我见过您!”话一出口,泪如泉涌……那种心情无法言表,想起在深圳市政协礼堂,师父的一次带功报告拿掉了我两种顽疾。师父让我睡觉是在给我调整大脑,拿去我一吹风就头痛难忍的顽疾,一跺脚拿掉了我的肝病。师父说每人只去一种病,可师父却给我拿去两种无药可治的顽疾。如今得法走入修炼才三天,师父就给我拿去近二十种病,并把弟子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师父啊!您的苦心弟子明白了,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弟子的一切痛苦与魔难都是您安排让弟子偿还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师父啊!是您使弟子脱胎换骨,给了弟子第二次生命,是您给了弟子闯过九死一生的勇气,是您给了弟子智慧和能力,在您的看护下,弟子走过了这二十多年的反迫害之路。弟子一定修炼如初,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后的路。

弟子谢师恩!献小诗一首:

少年受人欺,
中年病缠体,
老年得大法,
随师归故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