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家亲友的福报多多

更新: 2022年0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四年,是师父的一路看护走到了今天,修大法带给我满满的荣耀,在此,写一写我周围的人得福报的故事,见证法轮大法福泽有缘人!

一、我的大表哥

我的大表哥在西北铁路工作,那年退休后来我家小住。我已退休在家,除了做家务,每天“三件事”安排得满满的。当时,我地区迫害虽然严重,但同修们发资料、讲真相,救人的真相标语、条幅在公园、路边,尤其是夏天人们上山的路上随处可见。大表哥看到我忙于讲真相之事,也很认可大法,非常支持我,并退出入过的邪党组织。

大表哥是搞宣传工作的,能写会画,刻大字更是专业,看到我们挂的条幅都是自己写的,就担起了刻母版的任务。刻纸板厚,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刻,一刻就是一两个小时,手指被小刀磨出血印,到最后磨出了茧子。走时,笑着说“够你们用几年的了”。 由他刻出的模板喷出的字正规、好看,救人的效果也非常好,解决了我们当地没有专业刻字人员的急需。

就在他回家两个多月后的一天,表哥来电话高兴的告诉我说:“回来我就长胖了,长了二十多斤肉,心情好,身体也好多了”(大表哥原来很瘦)我在电话里告诉他,你得了福报了。

大表哥的善举,也使儿子得了福报,儿子在退出邪党组织后,仕途之上一路顺利。 我知道这是师尊给予世人支持大法的特别嘉奖。

二、我的大表姐

我的大表姐在农村,不认字,她和我的母亲(在世时)关系很好,经常来看我母亲。母亲去世后,我们有时去看她。二零零四年《九评》出来后,开始劝世人退党。过了年,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大表姐家。在大表姐的影响下,孩子们都信任我们,到她家后,孩子们一家一家的来看我们,而我们是進来一个退一个,两天退了二十多人。除没入过邪党组织的人和小孩子,其余全部退出邪党组织。

大表姐基本上独居,由于不认字,常念“九字真言”已坚持好多年了, 八十岁了还能骑着自行车去闺女家,她说:“师父也管着我呢,谢谢师父。”

大表姐的女儿去年来市里,回家时和儿子坐一辆私家车,车翻到了沟里,打了几个滚,人没事。司机吓坏了,让去医院检查,女儿的孩子说:查什么查,快回家念去呀(念九字真言)。女儿告诉司机,什么都不用,你遇上好人了,大法师父叫我做好人,我不讹你。司机后来买了东西送到家,千恩万谢,口口声声说:“可遇上好人了,看了你们就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了。”

三、丈夫的姨姐夫

丈夫的姨姐夫今年八十六岁了,过年时丈夫去看他,给他带上礼品,装上破网卡,我嘱咐丈夫要给姐夫作三退。丈夫回来告诉说:姐夫高高兴兴同意退党,说以前给的都看过了,每天看两个小时的法轮功优盘内容或者资料书,还嘱咐有新的法轮功的东西一定要给他送去,特爱看。

姐夫的女儿说:“看二舅(指我丈夫)的儿子家过得红红火火的,儿女双全,亲戚们谁家有事都帮忙,又孝顺你们,就知道舅妈炼的法轮功有多好。”

四、我的家人

我修大法以来给家庭带来的福报一桩桩、一件件,意外神奇的喜事数不胜数。

我修炼二十四年没吃过一粒药,家人一直支持我修炼大法,并与我一起抵制邪恶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我被迫害(我当时正念走脱),警察非法抄我家时,教唆我丈夫(没修炼)与我离婚。我丈夫就讲我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变化及与家人和睦相处的善良行为,并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的罪恶,警察说:“不可能。”我丈夫告诉他们真名实姓,使警察无言以对。并直言告诉警察:不但不离婚,还得坚决支持我修炼法轮功。

那时警察几次到我家骚扰时,警察都没想到儿媳妇也挺身维护着我,与警察据理相对,后来就再也不来了。在二零一五年,我控告江泽民后,全家一起起诉江泽民。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修炼法轮功、维护着大法。

维护大法得福报:我的丈夫两次大车祸死里逃生,并无大碍。儿子的学业、工作出奇的顺利,一切随心所愿。在所有办事中,我们没有多大的门路,但我内心明朗清楚,我有大法师父看护!

有一次,儿媳妇的同事重复邪党污蔑法轮功的话,我儿媳妇马上告诉他:“法轮功不是×教,国家法律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教,那是江泽民说的,江泽民不能代表法律。”同事问:“姐,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儿媳妇说:“我没炼,我不够格,你以为法轮功谁想炼就能炼哪?你要想炼法轮功还得看你有没有这福份哪。”从此,儿媳单位没人再重复邪党对法轮功的污蔑谎言了。

儿媳妇也告诉周围的人“法轮大法好”,并送《转法轮》一书给她的老师,还帮我给老师家人做三退。单位人都说我儿媳妇有福气,找对象有眼光,儿女双全,工作上一路顺利。儿媳妇是单位里公认最有福气的人,有小青年搞对像,也听听我儿媳妇的看法,结婚缝被子(压被角,当地风俗)、接亲,我儿媳妇是首选最吉祥、有福气的陪伴人。

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中,我的家庭成为了邻居、同事、同学羡慕的家庭。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