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在升级

更新: 2022年0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七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从初期判刑到今天的判刑,刑越判越重的同时,经济迫害也在加重,从初期判刑时没有罚金到今天的巨额罚金,中共的经济迫害在不断地升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成立了中央迫害法轮功的领导小组“610”(类似文革时期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而且是从中央到地方,每个省、市、区县等都有“610”办公室,包括监狱,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政策。由于没有法律的支持,初期,把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判刑时,找不到合适的罪名,用的是“颠覆国家罪”来起诉法轮功学员,进行定罪。后又觉得荒唐,改用《刑法》三百条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后,不管法轮功学员有没有罪,只要是沾到“法轮功”三个字,就用刑法第三百条来定罪。后来,两高又出台了专门针对迫害法轮功时用的刑法第三百条的所谓司法解释,这个所谓的司法解释条款十分详细繁多,实际上是用这个司法解释代替了刑法第三百条。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中,判决书中引用的是《刑法》三百条,实际是用司法解释的条款来给法轮功学员量刑定罪。二零一七年,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又出台了新的司法解释, 新的司法解释中不仅增加了更多的条款,还增加了罚金。

“610”归党口的政法委领导,原是政法委副书记担任“610”办公室主任,直接指挥公检法司与安全局安在公安局内的一个科,原称国家政治保卫科(政治保卫大队),现叫国内安全保卫支队。虽然名称变了,职能目前主要是迫害法轮功。中共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来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法院只是摆设,实际上是“610”在暗箱操控说了算数,对法轮功是从来不讲法律的。法轮功只是五套优美的炼功动作和按“真、善、忍”修心向善,法轮功学员做个好人,既不贪污,又不金融诈骗,也不侵占他人财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何罪之有?而且在判决中勒索巨额罚款!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吉林省德惠市法院一次非法判刑就判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张秀芝(64岁)、蔡玉英(66岁)、高晓岐、冯立齐等,十几名当事人分别非法冤判两到十年,罚金五千到两万元。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一次就非法判刑七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李力壮被判刑十年八个月,勒索罚金八万;七旬法轮功学员唐竹茵被非法枉判九年四个月,勒索罚金五万。

河南省平顶山市法轮功学员穆亚东的电脑里仅有一些法轮功的资料,就被判刑八年,勒索罚金十万元。贵州省贵安新区张廷祥被判刑十年,罚金五万元,当地公安警察非法抄家,从家中抢劫走现金八万元。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张薇八年刑、罚金三万。

山东省科技大学82岁的老太太马俊停被非法判刑四年,被法庭非法罚金三万元,被警察非法罚款四万元;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袁丽新,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就被勒索五万元。

以上的几例中共从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也只是冰山群中小小的一角。据明慧网曝光的消息统计,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分布于中国大陆十七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3个城市,中共非法判刑共计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711400元。其中,法庭罚金343000元,警察抄家勒索368400元。从一九九九年至今的22年里,中共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估量。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经济上截断包括开除军籍、开除公职、不发养老金、失业下岗、判刑、罚款等手段断绝经济来源,无生计的法轮功学员到哪个单位去工作,就威胁哪个单位不能聘用,不让法轮功学员找到工作。在经济上截断的狠毒迫害中,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家里的人承受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苦难。因家庭破碎,孩子没人管而流浪街头; 因没有钱,上学交不起学费,因负账累累,家中老人、孩子生病交不起医疗费而承受折磨,因无经济来源,基本生活的能力都没有。

多少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因被判刑罚款,因此被冻结银行账户,不能取钱,钱被法院直接划走或被公安弄走。公安抄家时把金银首饰都劫走,不给扣押的物品清单。公安非法入室抢劫,把家中的钱少到二、三十元、百元、千元,大到万元、几万元、十几万元钱都抢劫走,也不给打条。这些钱被诬蔑为法轮功的活动经费,不明不白的就没了。

多少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因判刑,长期被非法关押,家中无劳力干活,田地荒芜,没有收入,经济危机;家中没有钱加上罚款,生活拮据,老婆因此离婚,孩子没人管,老人无人照料, 妻离子散、惨绝人寰。

经济上截断等于是剥夺生存权,二零二零年八月份,法轮功学员、八旬老人王桂霞的养老金被停发,她家庭的遭遇字字血泪,不忍卒读。王桂霞被绑架判刑后,她婆婆一股火儿,五天后离世;她丈夫心脏病发作,住进医院;两个儿子一夜之间满头黑发变白发。用她丈夫的话讲:老老太太走了,小老太太进监狱了,老老头儿带着两个小老头儿这四年怎么熬啊?这是什么世道啊!王桂霞自述:“夫妻俩与小儿子在一起生活,儿子全家三口人的经济负担几乎全靠我们老俩口,但自老伴两年前离世后,这种负担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孙子弱智、癫痫,20多岁的男孩智力就象十几岁的思维,经常出现幻听幻觉;胳膊,腿像麻秆一样细,既找不到活干又办不下来低保。儿媳体弱多病常年不能上班,儿子去年又患了脑出血,肺部结节做了手术,借了六万多元外债。出院后,因经济压力又面临单位要减人,生活所迫他只好拖着病身子忍着疼痛上班了,这一年多,我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我儿子的工资。……”

王桂霞的养老金被停发,给家庭生存和生活,造成极度艰难,雪上加霜!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来源,王桂霞的家庭又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是何等艰难与困苦,到了二零二二年年关了,王桂霞全家的年可怎么过?!

经济上截断,这个狠毒的阴招, 这种经济迫害如同软刀子杀人,隐晦而阴险, 手段之狠毒,罄竹难书,使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陷于绝境。

法轮功学员是一群爱国的守法公民,法轮功学员一忍再忍,可是做好人就要被逼到无法生存的绝路上吗?良心何在啊?!面对血腥的镇压与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丝毫没有用暴力来抗争,报复社会,而是用善良与良知在唤醒世人。法轮功“真、善、忍”与中共的“假、恶、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的根本原因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