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多救人

更新: 2022年0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一九九八年得了要命的癌症,使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一、走入大法修炼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第一天到炼功点就学炼了第一、三两套功法,回家后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表现形式是拉肚子,第三天又以感冒的症状给我净化身体,可是我悟性太差,认为是累病了。特别是看到师父讲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看了后想,我这么大的病,说不定哪天就复发死了,我不可能放下这个病,认为自己不适合炼法轮功,所以决定不炼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一月出现了癌症复发的现象,又住進了北京大医院,和第一次住院时的一个病情比我严重得多的病友住一个房间。看到她正在看《转法轮》,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她说师父不是一下子就叫你放下那个病,在修炼过程中慢慢就放下了。她还讲了她修炼后出现的奇迹。她这几句话一下子就把我点醒了。当时就想我一定炼法轮功,手术后没拆线,买了两万元的药就回家了。我知道是师父看弟子悟性太差,又利用病友的嘴点化我。

回家后,从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到了五·一,两个多月的时间,我身上所有疾病痊愈,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在我身上展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这时我悟到,我不应该再输液了(五一之前我一直到医院输液治疗癌症),可是家里还有一万元的药,扔掉太可惜了,于是我就想五·一回家,把药给我在医院工作的表姐,叫她给别人用了,可是表姐怎么也不同意我停药。没有办法,我只好又带回来了。回来后我又到医院去输液。可是这次护士怎么扎也扎不進去针了,护士觉的很奇怪。扎的我全身发抖,这时我也悟到了,是师父不让我再输了。可是这一次的药费是880元,在一九九九年880元是个不小的数目,已经配好了不能扔了呀,于是在心里求师父,让我扎進去吧,以后我就不再输了。

又换来一个护士,在我的手腕内侧扎進去了。可是刚输了一会,在观察输液速度的地方开始向外喷药水。护士觉的很奇怪,最后剩下一点就不输了。回去一看输液的那只胳膊上的血管都黑了,一碰胳膊就麻,象触电一样,半年多才好。

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告诉我没病了,不用输液了,可是弟子悟性太差,让师父为我操尽了心。我知道我的命是大法给我延长来的,我知道我要不修大法我早就变成了灰,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早已不属于我的了,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的,我更知道世上所有的事物我都不应该再去执着,我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说不尽师父对我的洪恩,也说不尽弟子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弟子只有在大法中勇猛精進,以报师恩。

二、魔难下、志不移

我开始修炼时间不长,邪恶就开始了疯狂的迫害,虽然那时我刚刚修炼几个月,学法不多理解肤浅,但是我也知道邪党说的都是假的,都是造谣诬陷。于是,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带着孩子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为师父讨公道。可是当天我和孩子在天安门广场就被绑架了,后关押在看守所,我被劳教一年,因孩子未成年,在看守所关押了九个多月,孩子也遭受了电击等酷刑

从此以后,我和孩子遭到多次绑架,多次被抄家,多次被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长时间监视居住、不让我上班、不让孩子上学。丈夫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承受不住,在我和孩子二零零零年被关押期间与我离了婚。这时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并开除了我的邪党党籍,父母年迈多病,整天哭哭啼啼,怕我失去生命和工作,到看守所和劳教所劝我放弃修炼。前夫家的人都恨我,指责我自私,说我把孩子毁了。当时各方面的压力一起向我压来,那真是像师父在洪吟中讲的“百苦一齐降”[2]。

在这样的邪恶恐怖下,把邻居同事亲朋好友都吓住了,在熟人和亲朋好友中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认为修炼法轮功太可怕了,很多人把我看成异类,看到我后就躲着走,也有好心人可怜我,看到我就哭,善意的劝我别炼了。了解我的人都认为我一个癌症患者在这样的压力下,肯定很快会死的。也确实有几次在黑窝里受酷刑,被迫害的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但不管身体出现什么现象我从来没有担心过,更没有怀疑过大法,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不但没有死,反而越活越精神,越活越年轻,比同龄人看起来年轻十多岁。这些年来通过各种方式不断的讲真相,慢慢的人们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后来单位恢复了我的工作,没有让我上班那几年的工资也补发了,前夫也回来了,现在同事邻居谁看见都要夸赞几句,说我年轻,说我坚强。于是我就借机证实大法讲真相,有的同事我刚要讲真相,就说你别说了,事实胜于雄辩,从你身上就知道大法好。

三、利用各种方式救人

不拘形式救人,把救人溶于工作生活中,在邪恶的黑窝里给所有的犯人和警察讲真相,劝三退,吃饭时给家里未修炼的人讲真相,讲传统文化,讲一些神奇的实例,提高常人信神的底线。出门买东西遇到的人讲真相,等红绿灯时人很多,我就和我女儿以对话的形式讲真相,故意大声说,叫一起等红绿灯的人听。给同事邻居讲,给单位领导讲,给前夫的女友讲,给前夫的家人及亲戚讲真相……前夫家人有困难我都积极去帮助,也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讲真相中也有不听的,说难听话的,但是我不生气不着急,用自己的善心慢慢感化他们,逐渐的基本都认可大法,做了三退。过年期间,寄信发贺卡的人多,我们就利用这机会发真相信。回老家看父母在路上见村就進去发资料,在路上遇见人面对面的递资料,回一次家,一路能发五、六百份真相资料。为了救人方便,我们专门买了不上牌照的汽车。

退休前我的职业是教师,利用讲课时给学生讲真相。有时也遇到不听真相反对的,这时我不急不慌,就说你能提出问题这很好,说明你爱动脑子,我就喜欢这样的学生,下课后你留下咱们慢慢探讨。这时他就不再干扰了。

现在我已经退休十年了,退休后成了专职做三件事,我家是资料点,我以做资料为主,出门办事时所遇到的人,我都要讲真相劝三退,尽量不放过有缘人。

在瘟疫严重时,资料送不出去,我们一家三人(女儿、女婿和我)每天晚上到各家门上去发。为了安全,我们一般不乘电梯走步梯,到高层去发,有时爬三十多层,一般一层四、五户,有的五、六户,这一个单元下来就二百户左右。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个近七十岁的人也不觉的太累。虽然,当时各家属区都有人把守,需要刷卡才能進去,但是我们基本都能進去,经常跟随着有卡的人就進去了,有时通过地下存车室進去。

只要有救人的心,一切师父都给我们安排好了。一晚上我们三个就能发几百份。发过的楼栋都做记录,以免重复发一个内容的资料,为了安全,短时期内不在一个地方发放,今天去西边,明天去东边,然后北边南北;今天近处,明天远处,一般半个月转一圈。

前几天,我老家侄子结婚,我准备一些护身符。真相车挂、翻墙卡,和六、七百份真相资料(路上发)。还自制了很多四分之一A4大的贺卡,正面是一个漂亮的吉祥娃娃,背面主要是告诉人们以后还有瘟疫,再来了瘟疫怎么办。塑封好很精致。参加婚礼的每人发一张,并告诉他们以后还有瘟疫,后面的瘟疫中还得死很多人,然后告诉他们如何保平安,最后告诉他们一定要保存好这张卡,来了瘟疫时用这上面说的办法去救你周围的人和亲朋好友,他们一般都很高兴的接受,不少人表示感谢。

回来之前,我又找到刚退休的村支书家,给他讲了真相,以前已经给他做了三退,这一次主要是告诉他以后还有瘟疫,再来了瘟疫后怎样救村里的人。最后给他留下一些资料,支书听明白了,他挺高兴,叫我以后回来再去他家。

总之,每天都非常忙,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时间不够用,事情做不完。

四、前夫的变化

离婚后前夫一心想再成个家,想尽一切办法找媳妇,和这个女人好几天,和那个女人好几年,就这样胡乱混了十多年后,终于在外地找到了一个自己认为满意的妻子结婚了,可是结婚不长时间又离婚了,离婚时,那个女人把他告到法庭,差点被她骗走几十万元,幸亏一个朋友懂法律,看出了破绽才避免了几十万元的损失。最后,给了那个女人五万元。这件事对前夫的打击很大,没办法已经快七十岁的人了,只好又回到这个家。回来后,我们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说,只是安慰他,叫他放宽心,告诉他不失不得的道理,从各方面照顾他,诚心诚意的对待他。

因为师父叫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别人,遇事无条件向内找,不要在表面人的理上看对错。师父还告诉我们,修炼人不会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遇到的事情都与我们修炼有关。师父还告诉我们“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3]。所以我不但不怨恨他,反而觉的他很可怜。自己感到很内疚,如果我修炼的好,没有漏,没有那么重的情,不被邪恶迫害,他可能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也不会造那么大的业。

但是反过来看,正因为他做的这样绝情绝义,做了很多伤害我和孩子的事,实际上他是伤害着自己在帮助我们提高心性,帮我去掉了对他的情,帮助我消掉很多业力。所以我不但不怨恨他,还应该感谢他。在这过程中,我确实经过了剜心透骨的伤心和怨恨的过程。是伟大的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去掉了对他的情,变成了慈悲。

由于我们对他的真诚,他的变化很大,他现在对大法非常认可,很有正念,也想要修炼。有好吃的总想着请师父先吃,也帮着我讲真相救人,自己有机会也讲真相,很愿意帮助我们做一些救人的事。开车帮助做一些大法的事,帮助买耗材,换零钱做真相币等。他家里的亲人看到我们这样对他好,都很感动,对大法更认可了,他姐姐说你们修炼大法我们都受益了,专门让我代她们给师父买了水果表示感谢。他姐夫说我真伟大。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回想二十多年中,自己真是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留下了许多遗憾,可是时间不会倒流,过去就过去了。我们只有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把握好自己,修好自己多救人,别再留下遗憾,别再让师父伤心。完成自己的使命,随师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