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护我走正修炼路

更新: 2022年0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六日】我是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八年春末的一天,我丈夫过六十岁的生日,远近的亲戚都来给他贺寿,家里很是热闹。由于我早已是一个百病缠身、半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自然没办法去应酬、招待客人。

修大法 重获新生

客人中有一位是我的远房表妹。她曾经是一个老“药罐子”,我们俩很久没有见面了。这时,当她听说我病的不行了,生活已经不能完全自理后,就专门来看我。

表妹来到我的床前,我看她红光满面,精神十足,与之前那个病怏怏的表妹判若两人,人也显的比以前年轻多了。我就问她:“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她说:“我在炼法轮功。”她还说,法轮功是修佛的,祛病健身有奇效。

表妹让我也去炼法轮功。我说:“世上的药都让我吃遍了,各大医院的名医都看了,各种好药也吃了,庙里的香烧了,佛也拜了,可谁也没能治好我的病。炼一个什么功就能治好我的病?我才不相信呢!”

我丈夫和女儿说:“事实摆在面前,她以前脸蜡黄,气若游丝,说话上气接不了下气,这你是知道的,可你看她现在多好,脸上光光的、白白的,走路生风,精神十足,你真的可以去试一试。”我说:“我现在瘫在床上,又是个文盲不识字,我怎么去炼?”表妹说:“你可以先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如果感觉有效果,我就再教你炼功。”

我就开始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不到一个星期,很久不能下床走动的我站起来了,不但走路自如,能做家务,甚至还能下地干农活了!接着表妹又教会了我炼五套功法。从此,我无病一身轻,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粒药都没再吃过。

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看到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我们全家老少,包括亲朋好友,无不赞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为了还之前看病欠下的债,我就到城里去打工。我找到了一个自行车行,帮老板看铺子,主要负责看管店铺展示的自行车样品不丢失,并干一些杂活。

修大法 现神奇

在城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识字,又不认识同修,我怎么学法炼功啊?”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我的表妹从我干活的商店前走过,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她高兴的对我说,她并不知道我在这里打工,但她早上起床后,冥冥之中觉的应该到城里办点事,就来了,这么巧还看到了我。

表妹是大法弟子。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学着认字。我说我不认识字,她说:“你去找这里的炼功点,同修会教你识字的,师父也会帮你、加持你的。”等表妹走后,我一边将这本厚厚的《转法轮》经书用双手捧着,一边心想:这么厚的一本书,我啥时候才能都认得啊!

我用右手将书翻着,看到整本书里面金光四射,大白天,书里的光亮比外面的不知要强多少倍。我再仔细看,书翻到哪一页,哪一页就显现着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当时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就接着翻,接着看,还是那样。我还看到书上有象庙里那样的佛、菩萨,我那个激动啊,无法形容!我知道,我一定是看到天书了!

师尊送我一个“藏经柜”

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我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走的跌跌撞撞,总让师尊为我操心。特别是当我跌倒时,慈悲的师尊一次又一次的鼓励和点悟我,把我从跌倒中扶起来,让我从新走正回归之路。

二零零三年,我老伴已过世,女儿也出嫁了,我一个人独居。有一天,我又被派出所的警察强行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

当我回到家那天,已经是晚上了。到家后,我发现《转法轮》及师尊的其他讲法和很多没来得及发出去的真相资料全部被来绑架我的恶人给抢走了。家里布满了灰尘,四壁空空,显的很是凄凉。

我的心情很不好,感觉很孤独,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大声的对师尊哭诉着说:“师父啊!我家里太穷了,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可以让我藏好最宝贵的经书和救人的真相资料。每当我遭遇迫害时,这些东西都会被他们洗劫一空,我该怎么办啊?我的这些书和资料该藏在哪个地方才安全,不会被他们找到啊?”

哭着哭着,我和衣半靠在布满灰尘的床上就睡着了。在梦里我看到师尊来到了我的家门口,我看到师尊的那一瞬间就激动的说:“师父您来了啊!请师父到屋里坐坐。”我一边说,一边领着师尊往屋内走。

進屋后我对师尊说:“师父请坐。”可是,当我准备给师尊拿椅子时才发现我没有一张干净、完好象样的椅子能让师尊坐下。我一下子又大哭起来,我对师尊说:“师父啊!您看我家太穷了,家徒四壁,连个让您坐的地方都没有。特别是我家没有一个能保藏好大法经书和真相资料的地方,每次被抄家时,我最珍贵的宝书《转法轮》和救人的真相资料都保不住,都会被恶人抢走。师父,您看我该怎么办啊?”

师尊面带微笑,用手指着我家厨房与寝室之间那个墙壁让我看。我不明白是啥意思,师尊就领着我靠近那堵墙半米多远的地方,师父用手指向着那堵墙,在空中画了一个半人高的、象门框那样的图形。画完之后,这堵墙的四周就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空洞,也就是厨房与寝室之间一下子就通了。接下来师尊就用手示意我,让我把大法经书和真相资料放在这个门的侧面靠厨房那边的一个位置上。说完,师尊就走了。

梦醒后,我就去了梦中师尊指的地方,就是厨房放柴火的那个位置,一看,真的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杂货柜,下面是空的,我把它收拾干净了。从此,就把大法经书和救人的真相资料藏在那儿。之后很多年,直到我搬家到城里去住,这个小柜子从来也没有被恶人发现过,没有抄走过任何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因为师尊给我这个“藏经柜”下了一个罩,所以恶人根本就看不到。

师尊对我说:“你的‘严正声明’我还未收到!”

有一次,我在给人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我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二十多天。期间,派出所警察不断的威胁我,说如果我能在“三书”上按手印,马上就让我回家。如果不照办,就判刑送监狱去。

由于我的怕心很重,正念不强,更不想被判刑关监狱迫害,就违心的在那个所谓“三书”上按上自己的手印(因我不会写字)。我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

回家后,我知道自己背叛了大法和师尊,内心非常痛悔,恨自己不争气,给大法抹黑,给师尊丢脸。我为了向师尊认错,并表明自己要坚修大法跟师尊回家这颗坚定的心,就请同修为我代笔写了一个“严正声明”发到明慧网上去了。事后,我没再过问这事,就又汇入到做三件事中。

一个月后我在梦中又看到师尊。师尊脸上没有笑容,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还没有写‘严正声明’。”我对师尊说:“我写了,我是请同修帮我代笔写的。”师尊说:“我还未收到你的‘严正声明’,你去查一下吧!”师尊说完就走了。

醒来后,回想师尊的一脸严肃,我就想哭,心想:我怎么这么让师尊操心啊!我马上找到当初帮我写“严正声明”的同修,说明师尊的点化。她说,写完后当天就交给了某某同修了。我们俩一同去找到这位同修,她说:“因事太多,等做事时,才发现已经弄丢了,只是还没有通知你们而已。”她俩让我从新口述一遍我的“严正声明”,立即帮我从新写好的“严正声明”发到了明慧网。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我们与师尊签的史前誓约,不能随随便便的违背,哪怕不是真心的,也不能做。因为在另外空间,这个“三书”实际上就是与师尊决裂的证据。如果我们写了“严正声明”,就表示我们从新跟师尊签约,这样,才不会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将我们彻底的毁灭掉。

助师正法,兑现誓约

二零一五年我参与诉江后,当地派出所警察一直在找我。我由于怕心很重,不想面对他。二零一八年九月的一天,我学师尊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就想: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主角,我应该证实法,去救这些警察才对啊!我怕什么呢?

正念一出,立即行动。我将家里所有现存的真相资料:有关恶人恶报的小册子、《明慧周报》、《天地苍生》等装了一大包,直接打车去了派出所的所长办公室。正巧,所长办公室里除了所长以外,还有一个副所长、一个警察。

我進了办公室以后,不等他们说话,我就一边放真相资料在办公桌上,一边直接对着所长说:“所长,我是某某。从二零一五年到现在,你们一直在找我,找了我这么多年,你们受累了。今天我是为了救你们,给你们讲法轮功的真相来了。由于我没有文化,我怕我讲不到位,讲不全面,所以,我给你们带来了这些真相资料,希望你们都仔细的看一看,我是真心希望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边说边把一大包真相资料从包里拿了出来。

我接着又说:“所长,你知道吗?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以前是老病号,家里的钱都被我看病用完了。可是我的病不但没有好转,还在继续加重。最后几年已经是病入膏肓,成了一个卧床不起,靠家人护理的废人。为了延续我的生命,丈夫的工资几乎都用来给我治病,剩下的只能维持家里半个月的生活,后半个月就得到处找亲朋好友去借钱对付,最后我家债台高筑,就是一个无底洞,最后连我自己的亲姊妹都不愿、也不敢再借钱给我们了。

正当我家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九九八年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正法,要求修炼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自从我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期间我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说我能不炼吗?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还要告诉你们:‘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所有电视上抹黑法轮功的那些都是假的。”

我接着说:“所长,因为我没有文化,其它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们有文化,为了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希望你们能静下心来读一读我送给你们的这些真相资料,当你们看明白真相时,你们的生命就会得救。”他们三个人静静的听我说着,没有一个人插话。

我又接着说:“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们,要想得救,你们还要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平安。具体做法是:你们在心里面想一下,把你们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给退了。”我话还没说完,所长把脸一黑,对我狠狠的大声说:“你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弄看守所去关起来。”我不为他这句话所动,立即大声的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好!”

所长大声说要抓我,我就大声使劲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我大声求师父说:“师父,求您救救他们吧!”我反复大声的念,那个副所长说:“好了,好了,不要念了,我们都晓得了。你念了这么久,我们都听清楚了。”

副所长接着说:“我开车送你回去吧!”他边说边把桌面上我拿去的真相资料往我原装来的那个塑料袋里装,让我拿走。我说:“这些真相资料是我拿来给你们看的,是用来救你们的。我希望留下这些资料你们自己看,如果你们不收,我就不走,直到你们收下为止。”我接着说:“我是为你们好,也是为你们的家人、兄弟姐妹、亲朋好友都好,你们看明白了还要去救救他们。”副所长说:“那好嘛!放这儿我们自己看吧!”

从那以后,在师尊的保护下,我每天堂堂正正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我背着大包小包的真相资料、真相粘贴、真相挂件、真相挂历走在大街小巷、田间小路、乡村社区、菜市场、学校等地方,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快乐的做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事。

有一天是我们这里的地方传统节日,那天我发了很多真相资料,给一百多人做了三退。从那以后,无论是当地派出所,还是社区工作人员,或是我们生产队的村干部,再也没有人来骚扰我,包括最近这三年的所谓“清零”迫害中,也没有人再来找过我。

我唯有精進再精進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