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美国新学员:修大法获身心健康

更新: 2022年10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月九日】在很小的时候,我跟着爸爸一起盘腿、打坐。不过后来才听妈妈说,爸爸每天都会去我们那里的一个公园炼功,当然我那时是不了解的。妈妈说是炼的法轮功。但就在一九九九年的冬天爸爸永远的离开我,离开了这个家,再也没有回来了,我们对他的生死一无所知。

爸爸走后,我就一直和妈妈生活在一起,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也因为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我时常感到孤独、也很自私冷漠,又一直深受党文化的灌输,胆小怕事,却又争强好胜。那时,我常常怀疑自己,内心非常的挣扎,总抱怨命运对自己的残忍,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意义,欲望也总是无休无止的得不到满足。

在中国大陆时,我是一名教师,了解这个体制的败坏,也会接受小恩小惠,感觉这司空见惯,到处是这样的风气,所以思想上并没有觉的奇怪。久而久之也麻木了,但是骨子里一直反对共产邪党,却不知自己早已深受党文化浸染。

后来有一天,我在办公室直不起身子,无法行走,大颗大颗的汗珠挂满额头,腰椎钻心的疼,后来是母亲护送我回去的,当晚叫了救护车進了医院,在医院的那些天无法正常如厕,每天都备受煎熬。尤其看着不辞辛苦的母亲照顾在身旁以及年幼的孩子。诊断大概确认为其中几根腰椎“断”裂还是什么,我已记不清,建议就是立刻手术,否则就是回家躺着。我选择了保守治疗。

我在家整整修养了一年,而且基本靠躺,只能缓慢地行走,甚至时间不能过长,稍微一久必须躺下才行,更别提跑、跳,抱孩子了。医生说我以后就与运动绝缘了,叮嘱我从今往后必须十分小心,再复发就很麻烦了。当时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二零二一年,我在美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拿到《转法轮》前,我还处在一个回国、还是留下的非常迫在眉睫的选择。也是遇到了大法弟子,在他们共同的帮助下我读起了《转法轮》,我越看越精神,越读越想往下读,当晚天目就开了:眼前是快速闪现的时间转轮。这样的景象从未有过,也顷刻让我兴奋起来。

接着第二天,我就开始炼功,学的很认真,也象是早就炼过一样,对我来说是那么的自然。

差不多学法炼功之后的四、五个月,我开始感觉到身体上很大的变化,从以前站一个小时就腰发胀,休息,现在不但能抱孩子、扛水,搬运也居然全不是问题;到后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除了吃饭基本全是站着,还要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这在修炼大法前完全不敢想的。

孩子也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和我一起走在修炼的路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