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他们为何忏悔?

更新: 2022年11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八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年少无知时,可能轻狂伤人;在漫天谎言下,可能撒谎骗人;在全民武斗中,可能抡起棍棒;在举国谤佛时,可能参与诋毁。在社会的浪潮里,人人都在随波逐流。尤其在专制暴政下,听见的是一种主义,看见的是一个真理,人们会不知不觉的随魔乱舞。

五十年多前,中共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运动。在十年浩劫中,中国发生了太多的闹剧、悲剧、惨剧。在那时,师生反目、夫妻揭发、武斗群殴、揭发批斗,日日发生,习以为常。

在北京中学生的一场红卫兵武斗中,十六岁的王冀豫挥舞大棒,打死了一位十九岁的青年。四十三年来,他常在暗夜中醒来,问自己:“我打死人这事儿该怎么算呢?”

二零一一年一月,六十二岁的北京商人王冀豫选择站出来,向世人说出了自己的罪:“忏悔太虚了,我不求原谅,我认账,活该受折磨,遭报应。说出来,是为历史留下证据。”

福建省泰宁县六十八岁的雷英郎,对于自己戏辱“走资派”的行为很惭愧:“多年后,通过反思,认识到我的作为很卑鄙,侮辱了他人人格,追悔莫及。”

陈毅之子陈小鲁,在《陈小鲁反思“文革”真诚道歉》中称:“我作为当时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同学被批斗,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我的正式道歉太迟了,但是为了灵魂的净化,为了社会的進步,为了民族的未来,必须做这样的道歉,没有反思,谈何進步?”

王冀豫、雷英郎、陈小鲁,他们为何忏悔?因为经历混乱浩劫后,清醒了的他们认识到:政府的宣扬、民众的狂热、上级的指令,都不能成为他们批斗、打人、伤人的理由。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些丧失了人性、违背了道德的行为,就是伤天害理的罪孽,也是自己必须背负的十字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一场全民谤佛运动又在华夏大地上演。中共采取了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的手段迫害修炼者——监视、抓捕、酷刑、杀戮,日复一日地上演。

明慧网报道统计,至目前仅能被外界获知的已有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零二一年获知,又一百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生前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潍坊市政法委官员、法轮功学员姜国波,生前遭七十七种酷刑迫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三十九次。[1]

甘肃省会宁县法院女法官妥玉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不久,罹患癌症。临死前,她用未泯的一丝良知向亲朋忏悔:是自己对大法作恶,才遭此报应。最后,她在痛苦中死去。

贵州省一位政法委领导,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健康的儿子突然得了突发性绝症,命悬一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真相后,他立即向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忏悔,请求李大师的原谅,结果儿子转危为安。之后,这位领导暗中保护大法弟子,为自己修福。

迫害天天发生,忏悔日日皆有,每天都有觉醒的世人在明慧网上发表郑重声明,表示自己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法轮大法、对大法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妥玉英、贵州省的那位政法委领导,他们为什么忏悔?因为内心的良知让他们自责,内心的惶恐让他们不安。法轮功学员为了挽救谎言中的众生,才冒着危险澄清事实,讲述真相。而他们跟随中共参与迫害,让法轮功学员的处境雪上加霜,无异于落井下石。

人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有恻隐之心、怜惜之心。而当人害人、人整人的时候,真的是禽兽不如啊!

惭愧,是对自己剖析;忏悔,是对错误的自责;致歉,是对他人的愧疚。但是这些都无法挽回逝者的生命,无法弥补家人的痛苦,无法抹去自己的罪孽。

当一个人参与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就造下了人神共愤、天地同谴的罪孽,无妄之灾就可能随时降临这个家族,还可能祸及子孙。

今天的我们,在是非面前,在正邪面前,应该怎样选择,何去何从,我们必须清醒理性了。是象文革中的造反派们那样,激情高涨的党让干啥就干啥,然后用余生追悔莫及?还是象迫害法轮功运动中的官员们那样马首是瞻,追随中共参与迫害,然后在天诛地灭中瑟瑟发抖?

他们为何忏悔?因为陷害无辜,因为迫害忠良,因为残害他人。

我们如何自保?知晓明白善恶,怜惜同情弱者,救助帮助忠良。

[1]资料来源:《2021年获知13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