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养母的一家

更新: 2022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我养母今年八十一岁,她为人善良、宽厚,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养父一九九八年就去世了,养母不愿意和我弟他们在一起过,就一个人单过。听养母说,我出生四十天就被他们抱过去了。她待我象亲生女儿一样。我记忆中,没看到她跟村里的任何一个人拌过嘴。我家附近有一个老太太,她过继婆家的侄儿做儿子,然而儿子长大后对她不好,不养她。我养母经常给她送饭,直到她去世。

二零零八年春,养母被医院查出是肠癌,要做改道手术。那天早上九点就進手术室了,一直到晚上七点才出来。在这过程中,就看见医务人员们紧张的手里抱着东西来回穿梭,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手术中医生把养母的尾骨刮出血了,血流不止,需要输血。幸好养母当时脖子上戴着真相护身符,才没有出现危险。

养母手术后没见好,肠子滑到一边,时间长了有点肠粘连。二零一零年春天,她肚子疼的受不了,家人把她带去医院看,医生说还要做手术,弟媳他们不同意,怕又做坏了。没办法只好回来了。

我看养母天天闷闷不乐、心里很难受的样子,就跟她说:“妈,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好的,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从那以后她天天念九字真言,结果肚子不疼了,精神也好了,脸色也红润了。

养母一次次转危为安,这都是因为她相信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得的福报。记得二零零三年我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迫害,因不“转化”不让家人见。养母在家天天夜里两、三点钟就坐起来在那流泪,想我,担心我被邪恶迫害死。后来我被劳教所迫害成了抑郁症(医院鉴定的),成了没有记忆力的傻子,劳教所打电话叫我丈夫去接人,我丈夫没去,是养母叫我妹和我弟媳去把我接回来的。

二零一五年诉江,我被绑架到公安局。养母知道了,跑到公安局,见到警察就给他们下跪,说我是好人,求他们放我。我每当想到这,都会流泪,多么善良的母亲啊。

今年十月份,养母的肠子堵住了,大便下不来,四、五天不吃不喝。到医院看,医生说她只能活三天了。第六天,她吐了一夜。第七天,大便排下来了,她又好了。谢谢师尊又一次救了我的养母。现在养母在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还有明慧广播《善恶一念间》和《绝处逢生》的节目。

再说说我的弟弟妹妹们。二零一零年,我遭邪恶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的时候,是他们收留了我。他们也因为善待大法弟子、相信法轮大法好,后来都得到福报。

大妹以前患有多年的头疼病及一发烧就抽筋的毛病,久治不愈,什么活都干不了。后来这些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症不翼而飞了,现在她身体特别好,连感冒都没有了,不光带两个孙子,还天天下地干活。

今年三月,大弟上三楼上拿东西时在楼梯上摔倒了,把腿筋摔断了几根,到医院动手术很顺利,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没觉的疼,很快就好了。

小弟和几个妹婿都是煤矿工人,有当队长和班长的,这些年他们都很安全,工作也很顺利,家家住的都是二、三层的楼,还有私家车,过的非常好。

还有一个小妹,她的脑瘫儿去年也考上了大学。家人们福报连连,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他们的。

弟子叩谢师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