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三个奢望实现了

更新: 2022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前后,我有三次记忆深刻的奢望。之所以说奢望,是因为我在当时看,这些想法都是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

第一个奢望:母子团圆

我从小母亲早逝。继母来了之后,父亲不敢关心我们。我们姊妹兄弟过年回家拜年时,继母从不搭理我们。

一九九五年春天,因多方面原因,我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与丈夫商量:我什么都不要,就想多活几天,我们离婚吧。他也看到了我长期以来都是这样痛苦,最后就答应了。我们到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

Advertisement

在中国当时的大环境下,我在原单位失业了。我没有依靠、没有住房、经济收入又不稳定,只能狠心的把儿子留给了丈夫;我想毕竟孩子的爷爷奶奶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可就在我往外搬走时,丈夫的弟弟不让了。他说那个离婚不算。他已经找人走后门,推翻了离婚协议。他不让三轮车夫给我拉行李,与我纠缠,这下我更不想停留一分钟了。

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宁可身受苦,不让脸受热。”本来那个年代离婚就觉的够丢脸的了,我就更不想让我代课学校的师生看到我出校门就被纠缠。

我所学专业正是那所高中所需要的学科,并且学校里缺少这个专业的任课教师,所以我失业后在这里已经代课三年多了。代课时,我曾经获得了市级优质课证书。另一所高中也缺少这一专业的教师,也慕名来请我授课,所以当时我在两所高中任教。可是我的工作关系(档案文件)却因不送大礼而无法调到教育部门。在这种情况下,我无奈辞掉了这份工作。

为了生活,也为了我的脸面,我在亲戚的帮助下,与一批上至六十多岁,下到初、高中刚毕业的一群农村人一起,被作为扶贫对像到了离家很远的地方打工。后来才知道,实际上是他们以扶贫的名义,把我们这些廉价劳动力给买了。每人中介费三百元,算下来,那个年代也是个不小的数字。

工厂对我们看的很严,也很苛刻。每天劳累了一天休息时,我就思念自己的孩子,心里非常恨前夫。虽然也知道他不是个坏人,但觉的我的遭遇都是他造成的。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孩子有了后妈,后妈还拽着孩子的头发往墙上撞……我哭着从梦中惊醒。心悸之余,我摸黑拿出纸笔,写下了下面这段话:“宇宙中能主宰我的神啊!如果能让我们母子团圆,我将永远向善!”

我娘家的很多人都在中共体制内工作,多数都是这个邪党的党员;我自己从小到大也一直受无神论教育,所以我曾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还会去求神佛;可那天,就在自己无助的情况下,我发出了来自心底深处的呼喊。然而,母子团圆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是无法实现的奢望。那时候,我就是在这种身心的痛苦中煎熬着。

第二个奢望:有个单独的环境敬师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的不幸都是业力轮报促成的。慢慢的,我在一点一点的放下对伤害过我的人的怨恨;也明白了人各有命,只有修炼才能改变人命运的法理。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整天都很快乐。有一阶段,我经常跟同修讲:“我都快成半个神仙了!”虽然我说的话看起来很肤浅,不知天高地厚,可我的确很快乐!

一九九七年,当时我的工作环境要住集体宿舍,但每天学法、炼功都不会耽误。老板读大学的儿子来我们这里玩儿。我们聊天时,他听说我修炼法轮功,就告诉我外面就有炼功点。当他得知我因晚间公司门上锁而晨炼出不去后,马上把公司前后门的钥匙都给我要来了。我非常感谢,留下了一个门的钥匙。还有当地我不认识的两位同修,先后来给我找集体学法、炼功点。我知道,师父时时处处都在看护着我。

由于修炼了大法,我努力事事处处都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同事们和老板对我都非常认可。可喜的是,有三位同事也开始和我一起炼功。同宿舍的人也都很愿意听我读大法书。我不在时,早上她们都主动给师父上香。那时,我也只是非常简陋的在床头柜上摆放师父的法像;我知道,宿舍那样的环境不太尊重。

到了入冬的时候,我们这里工作是淡季,整天没工作干,我就学法。每天除了集体学法、炼功外,我还能读一遍《转法轮》。人人都对我很好。到了开饭时,大厨们就来喊我:“姐,吃饭了!”你说我怎么会不快乐呢!

可是在快乐之余,我还是有一个愿望:要是能有一个单独的环境敬师父该多好啊!要是我的孩子也能得大法那该多好啊!很多人会觉的:这有什么难的呢?可是以我当时各方面的条件,这对于我来讲,那就是一种奢望!

第三个奢望:有自己的空间能做真相资料

二零零八年十月,由于要供孩子念大学,我只能割舍家乡的修炼环境出外打工。亲朋们给我介绍了几个收入不错的工作。我想来想去,我是个大法弟子,大法及大法弟子还在遭受着严酷的迫害,我不能只顾挣钱哪;如果必须出外打工的话,我就去邪恶的中心打工,最起码发正念还是近距离的。

我踏上了進京的列车。到了北京之后,我去了一家月嫂公司。当时我就发了一念:无论是什么工作我都不挑。第一个工作我就去,那一定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

第一个工作是安排我去一家做育婴嫂,带一个五个月大的婴儿,工资也不高。由于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只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家就一定要留我长期干。我就告诉他们,我之所以让他们这样认可,是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告诉我们时时处处都要做个好人。没想到,在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被严酷打压的时期,在这个邪恶的中心,他们居然对我、对大法都很认可,并表示以后会给我加薪。这家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

当然,在工作中心性上的考验也很多。当我心里委屈、难受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师父的法:“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1]。我一下子就能解开心结,一下子就能释怀。在此期间,我给来访雇主家的亲戚、朋友都讲了真相,给他们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马上要到新年了,我为了悬挂大法真相条幅,提前请假外出准备所需的材料。我为了不让雇主家人知道后害怕,只有分几天在夜里十二点后,他们大人和孩子都睡熟了,我关好自己的房门,在床上铺上塑料,再铺上黄布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条幅,并抓紧赶制。因为小婴儿凌晨四点多就又会醒来,虽然孩子妈总是让我休息,说白天还有一大天呢,黑天她管孩子,但我还是不忍放弃夜间做资料的时间。

那时我就在想啊:“要是有一个我自己的空间,能够做大法真相资料就好了!”然而我知道,在这个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疯狂迫害的时期,有多少同修想来京都很难,坐车都会被截,甚至被绑架、被非法关押。这又是寸土寸金的京城,我一个做育婴嫂的打工者,这种想法又怎么可能实现啊?这不简直就是奢望吗?

峰回路转 愿望成真

我再回头说说一九九七年吧。随着学法的深入,在大法的感召下,我真的放下了对前夫的怨恨。一次回老家,我感叹的对姐姐说:“我再也不恨他了。如果我再遇见他,我就让他炼法轮功。”

我们都在迷中修炼,通过学法知道了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太多。修炼之前我所经历的痛苦人生,这里只是泛泛的说了一点点。要想说,真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那时候我哪有什么快乐可言呢?是师父替我承担了太多的罪业,给我改变了人生道路,让我明白了当人的真正目地,我才有了那么多的快乐。可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他的命运是没有人给他改变的,都是有定数的。

当我真正放下对前夫的怨恨之心后,也就是两个星期的时间吧,我接到了他去世的噩耗。在错愕之余,我真的很为他遗憾,就回去见了他最后一面。当我说要把孩子接到我这里时,孩子爷爷听我说要把孩子接走,非常高兴,同时立即说:孩子爸爸一块钱也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就这样把孩子领过来了。

过后我问自己,为什么那么淡定?我从小就经常听大人们说过一句话:要留点儿过河钱。我不明白过河钱是干啥的钱。这一刻我突然有所悟:我修炼了,身体没有病了,没有钱怕啥?

老板人很好,很有同情心,她一直留我不让走。但我考虑到要带着孩子生活,吃、住,接、送孩子上学(孩子刚上一年级)等等,会给公司添很多麻烦。不能因为之前公司对我的认可,我就占公司的便宜,所以我放弃了每月比家乡收入高一倍的工作。

有些同修说我:你是不是情重放不下啊,一定要接孩子?我说现在不是,是因为孩子的父亲不在了。我觉的一个修炼人,自己的孩子都不管,又何谈对众生慈悲呢(这也是我当时所在境界的认识)。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还真没有这个勇气敢来接孩子呢。

我几经周折,租到一个我们娘俩各方面都能负担得了的住房。我整理好房间,供上了师父的法像。我整理物品时,一下看到了我一九九五年写下的那段话:“宇宙中能主宰我的神啊,如果能让我们母子团圆,我将永远向善!”我一下子泪流满面,同时也想起了我那第二个奢望。现在看来,那一念也许就是佛性出来了吧。虽然我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还跟神佛提条件,可师父却一直在帮我。

我的第三个奢望是怎么实现的呢?这可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修炼了,什么奇迹都会发生。

二零零八年底,我放假回家。同修听说我在京打工,就帮我联系上一个也在那打工的老乡、同修小弟。后来小弟又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外地来京打工的同修小妹。

我看护的婴儿一周岁时,她姥姥正好带完儿子的孩子,就来带外孙女。我离开前半个多月时,还没定好下一步该去哪。这时,小弟打电话问我:与他家一起合租房子的好朋友突然意外去别的地方了。问我去不去他们那住?我与小妹商量了一下,就去合租房子了,因为这样经济上我还算能承受得了。这得是师父怎样细密的多方位的安排呀?弟子永远都无法知道。

不久,小弟家的弟妹也修炼大法了,我们成了最好的三姐妹。我们四个人一起学法、炼功、做真相资料、发《九评共产党》。随着修炼的越来越成熟,我不再有那么多的奢望了。

后记:儿子的喜讯
家里不修炼的亲人,只要见面就责备我对孩子的婚姻不用心。我知道人各有命的道理,一切随其自然。也真能放下亲人在利益等多方面对我和孩子的伤害。我儿子虽然未修炼,但也看过大法书,很多时候比我还看的开呢。我觉的他说出的很多话,就象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化我。他对人非常宽厚善良,包括能善待伤害他的人。

前一段时间,别人给孩子介绍个对像,相处了一段时间很好。有一天,孩子来电话告诉我:“妈,有一个好事,是个大好事!等我回去见面跟你说。”孩子连夜回来,告诉我:对像家里有好几个大法弟子!我听后,眼里一下浸满了泪水,立刻就去给师父上香,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这件事后,我就萌生了写一篇交流文章的念头。当然我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还有许多心没去,有待在大法中归正。当我看到《第十九届明慧网大陆法会征稿通知》时,我就着手开始写稿。在这法轮大法洪传三十周年,正法修炼二十三年之际,在法正天体已结束、向法正人间过渡的过程中,我在思考自己应怎样走好以后的修炼之路,要早点放下各种执著,少操人心,做好三件事。

我要尽量时时保持正念,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真修〉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