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在潜意识里也不能承认迫害

更新: 2022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七月,我地发生了大规模的绑架事件。一直很沉稳的同修也被敲门骚扰了。与之交流时,她不经意的说:“这也是考验。”我说:“它们不配考验。”

后来我就在想这个问题,她为什么被骚扰?是不是她在潜意识中承认了:骚扰也是考验。是不是她根本没有意识到:骚扰是考验这一念,是旧势力强加于她的,不是她自己想的,是让她默认、许可骚扰的存在,然后邪恶就有空子可钻了。修炼得有考验,那我考验考验你吧。

我们再往纵深想一想,这一念哪里来的?骚扰是谁安排的?是旧势力安排的,是邪恶安排的,绝不是师父安排的。那么我们修的是什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抵制邪恶,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所以我个人认为,在潜意识中把骚扰当作考验,没有主意识很强的否定干扰,可能是一些人反复被骚扰的原因之一。而在我看来:邪恶不配想到我,谁都不配考验我,更不配進我的家门。这一念要深到生命本源,要强到坚如磐石,要稳到纹丝不动。

Advertisement

其实,我在常人时就胆小怕事,被骚扰、被迫害的场景时常有浮现,苦涩、压抑等感受也常如影相随。但是每当头脑中出现“他们要来你家了”、“用白晃晃的手铐铐你”等假相时,我就不停的背诵:“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1]。

我不停的背诵,直到头脑中只有法了,没有迫害幻觉了为止。绝不能顺着、随着潜意识的邪念想下去,要彻底排斥它,这是关键。

与一同修郑交流,她曾经说过:“我進到看守所,一看这乌七八糟的地方,就想这哪是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啊,过几天家人就会给我弄出去。”郑真的很快出去了。在诉江后当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她说:我当时心里的石头一下落地了,警察终于来了,这个事就可以结束了,要不总惦记是个事。其实她在潜意识中早已经默认警察来找她。本地诉江的同修大都被关押看守所。郑当时完全没有想自己会如何,她觉的警察都很可怜,她想不能让警察迫害我,那警察得造多大业啊。结果警察几个小时之后就放了她。我们看到:当郑觉的看守所不是她呆的地方,她就出去了;当她默许警察来找她,警察就来了;当她不允许警察造业,警察就不造业。也就是说,修炼人的所思所想可能就是所欲所求。

有个同修上北京证实法前,头脑中出来一念:工作太累了,去看守所清净一下吧。结果被迫害了。还有个同修在天安门打横幅,喊大法好,并没有人抓她。这时她脑子里出来一念:都说警察抓人,怎么没人来抓我啊?结果警察就上来了。

这些念头哪里来的?出自何处?是我们自己想的吗?其实所有不正的念头,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有求、怀疑、恐惧,可能都是旧势力精心安排的,随着它想下去就是在中计。如果我们没有否定,其实就是认可旧势力的安排。如果主意识不清醒,主意识不强,顺着旧势力的安排走,就危险了。

师父说:“你只是心不正才能招来这些邪的。心正谁都不敢来,真的能来,那众神都不允许。”[2]

修炼中意识到的错误,我们可以主动去改正;无意识的偏颇,可能就一直错下去,也正是旧势力能抓住把柄之处。所以无意中冒出的一想法、随口说的一句话,我们都要主意识很强的用法去衡量,用法过滤一下,分清这是外来信息的干扰,还是自己的主观思想。

对于潜意识冒出的不正之念,最好的否定,就是主意识很强的,坚定的不停的背法,解体一切潜意识中的妄念。

我们修的是主意识。所以要注意两点:一是主意识一定要清醒,能分清哪些是外来干扰、哪些是法中的正念。还有主意识一定要强,要主动坚定的排斥一切不符合法的思想念头。

最好把“主意识要强”这段法,背诵下来,常常对照自己。

一点拙见,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