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学《转法轮》一遍 皮肤病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叫乐乐,今年十岁了。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我们全家都在姥姥的新家过年,爷爷、奶奶也在姥姥家过的年,爸爸、妈妈都是独生子,阖家欢乐。

爸爸在医院工作,初一值班。初一早晨他就去上班了,爷爷奶奶这天上午也走了。我和妈妈,还有妹妹休息,想玩两天再回家。一月二十四日,突然封城了。我的学习用品也没带,眼镜没有带,还有药也没带。因为我身上长满了癣,奇痒难受,妈妈给我开的汤药,还有外敷药,我离不开药。

一月二十六日初二,我们这里还没有完全進入全封闭状态,妈妈开车,和姥姥一起回家,取回了衣服、学习用品,还备了一些食物,再回到姥姥家。回来后,发现其它的物品都带了,还是没有戴眼镜和药。

Advertisement

在姥姥家生活不是问题,最困扰妈妈的是我的学习和身体状况。我不只是身上有叫人恶心的癣,还有很多不良习惯:吃铅笔、咬橡皮、不停的吃手指,搬起脚来也咬大脚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控制不了自己。爸爸、妈妈说我,我象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他们让我学习,我象听不懂指令似的;说好话、用物品哄,要什么买什么都没有用。为这些,我几乎天天被罚站,挨打、挨骂。

但是妈妈一点不嫌弃我。我的头上、前胸、后背、肚子、腰部、大腿都是由小红包变成癣了。近两年的时间,妈妈每天早六点多就用棉签给我抹药,还得给喂药,我苦她也苦。让妈妈最痛苦的是药对我没有效,而且癣还越来越严重了。眼睛视力很差,学习也有难度。

姥姥对妈妈说:让乐乐学大法吧。妈妈不高兴,我也不敢学。姥姥又跟妈妈说,妈妈回答说:我是不同意他学,他要学呢,不要让我看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妈妈默许了。

姥姥带着我开始学大法。白天,我写完作业、玩够了,晚上睡觉前开始学法。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是我第一天学习《转法轮》,十二日学完两讲《转法轮》,身上的癣就明显下去了,但还有癣印。

每隔十天,姥姥用姥爷微信给我照相,发到自家人的朋友圈。学法第十天的时候,奶奶看了照片,很惊讶,问:乐乐吃什么药了,皮肤好的这么快?爸爸是医生,也觉的不可思议。

我问姥姥:学法能让身体好到什么程度?姥姥说:学法能让你的身体好到和你原来的皮肤一样,一点印记没有。学法一个半月后,一本《转法轮》学完一遍,皮肤真的一点印记都没有了。

爸爸妈妈都是学西医的,深知我的皮肤病很顽固,是治不好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现在没有人说不让我学法了。

* * * * * * *

法轮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