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

更新: 2022年1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工商银行退休职员,得法修炼已有二十四年。说起得法,还得从我的两位母亲说起。

我母亲身体不好,常年疾病缠身,去多家医院检查,医生均找不到病源,实在没办法,就有病乱投医,找“仙家”帮忙,“仙家”告诉我们,我母亲是被一条白蛇附体,只能烧香供奉,别无它法。但是每日毕恭毕敬烧香供奉,母亲的病还是常常发作,发作时母亲疼得在炕上打滚,全靠打“杜冷丁”止痛度日。母亲的病是我心头最大的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而我的另一位母亲——我的婆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类风湿等多种疾病,常年兜里都揣着速效救心丸保命。有一位名医曾预言婆婆活不过五十岁。但幸运的是,婆婆遇到了大法,她得法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大气都不敢喘,凉水更是不敢摸的人,突然身体硬朗了很多,凉水摸了也没事儿了,家里大活儿小活儿都能干了。这活生生的现实使无神论的我世界观有了180度转变,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我母亲也去学学法轮功。

Advertisement

那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九日星期六,我连夜把母亲和父亲接到婆婆家,他们参加了当地举办的“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学习班”后,身体精神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我母亲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她的“病”连带“附体”全被师父清理了。看到母亲翻天覆地的变化,我震惊了:这么厉害的功法!这么神奇!

我央求着母亲快把书拿来我看看。我如饥似渴的捧着宝书看了起来,越看越觉的稀奇、玄妙、博大精深!大法深深的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们全家立刻走進了大法修炼中。

一、师尊给我们净化身体

我炼功的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就起不来了,脖子、右腿、右臂都不会动,自己根本起不来,急的喊丈夫快给我扶起来,丈夫把我扶起来后,脖子和右臂还是动不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没有害怕。我听师父讲法录音时竟睡着了,但是我一个字也没落下什么都听见了,我深知是师父给我净化头部,师父还在梦中让我看见我的五脏六腑都清理干净了,还有一个小结,但没有问题。两天后身体恢复了正常。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儿子十二岁,女儿七岁。记得一天中午我有点累,(孩子的爸爸出差)我嘱咐儿子带妹妹去上学,路上要小心,注意安全。我休息了一会就上班去了。在上班的路上,忽然看见儿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妈妈!我把我妹妹脑袋砍流血了!在医院包扎呢!”当时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也顾不上做出反应,急忙带着儿子往医院跑去。到医院一看,吓我一跳,只见女儿头上、脸上、脖子上都是血渍,医生说因为是铁锹尖砍的,伤口太大太深,必须打破伤风并且需要缝针,还没等我说话,女儿就说:“不用缝,我有师父保护我了,不会有事的。”医生看劝也没效果,只能无奈的摇头,给消消毒,然后简单地给包扎上了。

我带着女儿骑自行车就上班去了。到了单位我又给女儿清理脖子下边的血。我问女儿:疼不疼?流了这么多的血头晕不晕?女儿说不疼也不晕,她说:“妈妈,不用担心我,我这是还业呢,是我上世欠我哥的,我不恨他。”第二天早晨,孩子的爸爸回来了,我跟丈夫说这件事,看到女儿头上的纱布不见了,一看伤口已长好,也没有发炎。第二天女儿就上学了。

也是那一年,女儿的脸、脖子、上身有小米粒大的白点,孩子的爸爸就带孩子去市医院检查,确诊是白癜风。那时候还没有药物能够治疗这个病,医生说只能做植皮手术。我一听这病根本没治了,而且眼看这白斑在女儿的脸上越长越大,越长越多,这跟毁容有什么两样?我不停的抹眼泪。但是转念一想,我们有师父啊,有大法啊,哭什么啊?就跟女儿说:“就修大法吧,只有师父能救你。”女儿听话,就说:我炼。女儿炼功炼了十几天,白色斑点变成了红色,然后逐渐恢复成了正常的皮肤。看到这样的变化,我和女儿都激动得哭了!这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从那以后我们就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二、学法修心,在工作中按真善忍做人

我原来是储蓄所主任,工作中任劳任怨,从不计较得失,认真负责。储蓄所是对外营业的窗口,我们储蓄所共五个人,两人一班,上下午两班倒。我是正常班,每天早晨都得提前到岗,打扫柜台、地面、擦玻璃、搞卫生,这项工作大部份都是我干,同事有事我替班,还兼着放小额贷款,一天天又忙又累;周日同事有事我也替班,处处为同事着想,在利益荣誉面前我都让给他们,我时时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做事公正,同事都认同我的人品。他们也爱听我讲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文革式的批判法轮功,人人过关,万人签字远离×教,我们单位原有三个人炼,那两个人吓的都表态不炼了,几个领导就围攻我一个人,软硬兼施,威胁开除我党籍、公职。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怎么能说假话呢,我炼功身体好,好好干工作为国家节省医药费……

领导说:上级交代我们,你必须签字,你不签我们就得降职。我说:不能啊,你们明白真相,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保护大法弟子你们会积大德,得大福报,当更大的官。领导说:我们看到了你修大法后的变化,知道大法好。以后领导再也没找我。

二零零六年四月,我被绑架,“610”头子去单位找行长,想让她配合对我实施双开,判我刑。行长没理他,也没给他好脸,他阴谋没得逞。后来这位女行长真的得到福报了,提升到市行当处长。

三、正念正行过好病业关

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多次出现过呼吸道感染症状,发炎、化脓,还出现过头晕、出虚汗,上吐下泻、腹部疼痛、浑身冰冷、高烧40多度等等症状;有时一周,有时两周,有时三周就能恢复如初。凭的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不疑而走过来的。

特别是去年三月十三日那天,我突然尿血,发烧40多度,我穿着厚衣服裹着大被子,身体还是感觉冰冷,止不住打哆嗦。我让女儿按住我,可是那种颤抖是身体高烧的本能反应,根本控制不了,我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我!过了一会儿烧就退了,我也恢复正常了。

这种情况一连发生了四天,每天都是下午四点多,我女儿有点儿坐不住了,怕我扛不住,想带我去检查一下。我笑着拒绝了她,并且坚定地告诉她:“放心吧!我有师父有大法管我呢,不会有事的!我这是消业闯关呢!”

终于,第四天我的精气神忽然就回来了,就象魂魄回来了一样。我深知是师父帮我闯过来了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我是炼功人,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师尊无时无刻不在身边保护着弟子,师尊为弟子承受太多太多……

四、师尊帮我建资料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师父的经文就很难看到了。因我家乡又是偏僻山区,每次有师父新的经文或新的《明慧周刊》时,都得专人去北京取,时间又长又危险。为方便同修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就想建个资料点。

当我有了这个愿望,二零零三年师父就安排我表弟同修给我带来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及上网卡,教会我如何上网和打印。我从来没有学过电脑知识,急的我睡不好、吃不下,我就一遍遍的练,一遍遍的学,我不断的求师父帮我。

第二天终于成功登陆上了明慧网。那一刻我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们终于能上明慧网了!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了!能及时看到周刊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家乡第一朵小花就开了。

五、我修大法,孩子们受益

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道德下滑的社会里,没有人脉,没钱送礼,即使你再有才华也不能拥有一份合适的工作。我经常跟两个孩子说:你们有幸生在大法洪传之际,又出生在大法修炼之家,明白法理,按真善忍做人,不能随波逐流。两个孩子都支持我修炼,有时也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们在师尊的保护下,没花过一分钱,没求过任何人,都考上了本科大学,也都考上公务员。如今家庭幸福美满。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要说的话实在太多,总之,真切的感受到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那是自己生命的永远都无法回报的!自己在今后所剩不多的日子里,要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