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有多少美好时光可以重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人到中年,意味着成熟,等待着收获,标志着攀登,充满着喜悦,是人生绚丽美好的时光,大部份人是在这个人生时光里完成了科研,创下了令人羡慕的事业,或者走上了更重要的工作岗位。

然而,山东蒙阴县拥有会计和法律两个专业方面知识的刘乃伦的中年时光,几乎都是在冤狱中度过的,他曾经被当地公检法构陷一次劳教三次判刑,累计刑期是十八年半之多,至今他仍然在狱中受难。这使他的前程一片黯淡,他的人生悲苦凄惨,而他的遭遇令人凝噎潸然。

刘乃伦,现已五十四岁,生于蒙阴县界牌镇西界牌村,是原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助理会计师,拥有会计和法律两个专业,颇有才华,是本单位和当时社会精英人士。

一九九七年,法轮功正在当地弘传开来,盛极一时,城乡百姓纷纷学炼,颇具善根的刘乃伦立即认识到这是难得一遇的机缘,便没有任何犹豫走进了修炼,并身心受益,夫妻和睦,刚出生的女儿也幸福的成长。他工作勤恳,诚实待人,得到同事、朋友、邻里的认同。

心中有了对真善忍的信仰,加上他的聪明才干及许多社会人脉,人们有理由相信,无论刘乃伦从事哪个行业岗位,干什么工作,命运回报他的应该是精彩的人生和收获的喜悦。但人们想不到的是一场巨大的变故改变了他的人生,使他跌落到了人生谷底,这场巨大变故就是中共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巨大政治灾难。

迫害发生时,刘乃伦刚过而立之年。二十多年里,他就是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多次被绑架,一次非法劳教,三次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八年半多,被单位无理开除,导致家庭破散,骨肉分离,父母冤逝。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迫害初期,刘乃伦先后两次进京上访讨公道,遭到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经理宋增元、保卫科科长褚树刚、闫庆彬等囚禁毒打,恶人们把刘乃伦当成练拳脚的靶子。后来刘乃伦遭到县政法委邪党书记李枝叶、县“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类延成、邢献英、房思民、胡昌红、孙克海等恶徒们的多种酷刑折磨,包括被野蛮鼻饲、手铐脚镣锁铐在“死人床”上,并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将刘乃伦非法劳教三年,单位随之将他开除。那年,妻子因生活艰难被迫领着女儿离开了他。

刘乃伦从劳教所出来后,家已非家,身无分文,此时的他,心情沮丧,为了谋生,他只身到临沂河东区打工,期间和当地同修取得了联系,得知正法修炼已经进入新的进程,在中共强加的巨难中,法轮功学员不能一味的承受苦难,而是以和平方式主动反迫害,唤醒世人,救度众生。刘乃伦非常兴奋,立即投入到新的历程,深感重担在肩,在生活比较艰难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

这期间,他和一位同事建立了恋爱关系,打算重新组建家庭,争取在工作上有个新的发展。共同救度世人,共同制止迫害,这样,他的人生再次燃起了希望。

但天下乌鸦一般黑,外地和他的家乡同样充满了中共的谎言和迫害,同样充斥着中共的阴谋和暴政,同样会有意想不到的厄运降临。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刘乃伦与同伴杨丽芬、褚延其、孙庆红、宋佑芬到河东区凤凰岭乡潘家湖村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他们五人被凤凰岭乡派出所劫持。五人被用三副手铐铐在一类似锚的长形粗铁管子上。二十四日深夜被绑架至临沂看守所,遭到狱警和犯人的歹毒折磨。

后来,临沂河东区检察院徐尚勤卑鄙的提起公诉,捏造的笔录被刘乃伦撕碎。在零口供的情况下,刘乃伦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关入泰安监狱。在五监区,刘乃伦被监区长刘欣荣、教导员高令山利用的包夹朱宝森、宋振华、程凤玺、马新年、杨勇等八名罪犯轮班毒打和酷刑摧残,生死之间,几度险象环生。

熬过漫长的四年时间,刘乃伦好不容易走出了冤狱,回到了家乡。在家中,刘乃伦经过反思认识到,只要迫害还存在,善良人就无法过上平静日子,更谈不上实现人生理想,只要中共谎言还存在,无知的人就还会对善良人犯罪,所以肃清中共谎言,讲清真相,必须全面做下去,不能等不能靠。

他还发现,他的家乡蒙阴县同修较多,存在着真相资源浪费现象,而临沂市周边一些县区由于同修很少,存在着真相空白区情况,那里的人亟需救度,他与同修交流后,提出有条件的同修应该走出蒙阴救空白区众生的建议,他带着这个愿望,第一个身体力行,给真相空白区的百姓送去了光明和希望。

但空白区由于长期受中共谎言的禁锢,当地中共豢养的不法之徒表现的异常邪恶、流氓,对前来救人的刘乃伦以怨报德。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刘乃伦在平邑县散发真相资料时,不幸被平邑县郑城派出所所长赤成田等绑架,后被劫持到平邑县鹅庄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期间还不断威胁刘乃伦的姐姐等。后来平邑县“610”操控公检法,伪造证据,对他非法庭审,并将前来作无罪辩护的人权律师暴力赶出法庭,“610”与公检法黑箱操作,诬判刘乃伦三年半刑期。这样刘乃伦再次被投进了泰安监狱遭受多种酷刑摧残。直到二零一四年春天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回到家。但中共谎言依然在毒害世人,迫害仍然在继续,他因此连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刘乃伦由外地打工回家途中讲真相时,在临沂车站被一个出租车司机恶告,遭到车站警察绑架,转交蒙阴公安“610”,警察用背铐等刑具将刘乃伦非法关押于界牌派出所,后转至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共计三十三天。期间,警察企图劫掠刘乃伦的家人未果,但抄走了刘乃伦女儿的房子里的电脑等诸多个人物品。那年,多次受到中共惊吓的老父亲,突然病逝。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刘乃伦去北京给做生意的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丕建处理账务时,被截访的蒙阴县“610”人员孟某、警察王启明等五、六人绑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某地,后再由蒙阴公安局、粮食局、供销社等人员劫持蒙阴看守所迫害十九天。刘乃伦的手机被警察非法窥伺。那年,长期受到恶徒骚扰威胁惊吓的老母亲出现病危,刘乃伦与哥哥姐姐开始轮流在医院照顾老人家,不幸的是,老人家在二零一八年夏天,带着许多遗憾含冤离世。

连遭不幸,痛上加痛,对于一般人来说,其意志会被打击的低沉消极退缩了,但魔难并没有挡住刘乃伦走出去救人的决心和步伐,他忍着悲痛处理完了母亲的后事,稍息之后,便带着许多真相资料又出发了,这次他去的地方是非常险恶的地方兰陵县(原苍山县),因为此地在动乱年代是“西南马子”(土匪)盘踞的地方,当地中共恶徒传承了那种邪恶基因,所以令今人想而生畏,去而怯步,但救人心切的刘乃伦没有顾及这些和自身安危,只身前往传播真相。

不幸的是,人们担心的事再次发生了,大约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份,刘乃伦被兰陵县国保等恶徒以黑社会手段劫持到看守所摧残审讯,租房内个人财产也被抢劫一空。约在二零一九年九月被悄悄转押于临沂河东区看守所,后被兰山区法院偷偷枉判重刑八年,十一月份被秘密投进山东省监狱加害。

就这样,由于中共不断的迫害,刘乃伦这样一个知识分子,社会精英人士,先后被公检法构陷一次劳教三次判刑,累计非法刑期是十八年半之多,导致他的中年几乎都是在冤狱中度过的,至今他仍然在狱中受难。这使他那美好的人生时光顿成蹉跎岁月,他的前程一片黯淡,他的人生悲苦凄惨,他的遭遇令人凝噎潸然。

或许有人说,等他出来后再重新开始吧。但日月如梭,人生易老,有多少美好时光可以重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又有多少绚丽事业能为他等待?

还有,朋友们知道吗?象刘乃伦如此遭遇的大陆善良人不计其数,原因听起来荒唐荒诞又荒谬,竟然是因为他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才受到当局迫害的,二十多年来,有多少善良人的青春年华因此被付之东流,有多少修炼者的人生前程被化为泡影,又有多少善良者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而无处鸣冤申诉?

在中共强加的残酷迫害和制造的无尽罪恶苦难面前,促使中国人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这样一个以整人害人杀人为能事的所谓政府还能要吗?这样一个邪恶残暴的所谓执政党还允许它存在下去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