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车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面交流一下我在考驾照中讲真相的过程。

我快七十岁了。我有中国大陆的驾驶执照,但在美国需从新考试。我想多一个技能,就可以多做一点事,就报了名车考,共有两次机会,结果这两次车考,我都未能通过。因我不只是操作混乱,还记不住交通规则。紧接着,我预约了第三次考试,心想这次再通不过,我就不考了,但我必须把我的考前教练“三退”了,以后就没机会了。

我的教练是那种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每次车考,都是和他先练九十分钟的车,然后直接驶入考场考试。这次,在开往训练场地途中,我边开车,边开门见山告诉教练,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教练一听,大吃一惊。

Advertisement

此前,他对我总是记不住动作要领十分恼火,说:“你再这样,我就不教你了。” 因有这个前提,我就告诉教练我为什么总记不住驾驶要领和规则。

我说:那是我因修炼法轮功在大陆被迫害时,曾被迫害的大脑受伤过。那天早上,我沿大道,在路边电线杆上,贴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干胶标语,被驾着民用轿车值班的警察尾随绑架。我被关進审讯室,被铐在审讯犯人的铁椅子上,从早上九点铐到深夜。铁椅子上有铁腰铐,手铐则是焊在腰铐铁桌板上的拇指粗的铁棍。那是五月初,铁件发出的刺骨寒气直透骨髓。那段时间,我恰恰身体不太好,身体极度虚弱,又一整天没给饭吃。

当晚,六个警察押送我去看守所。这时,我已越来体力越不支,最后進医院查体时,我失去知觉。后来,我知道这期间,我被做过三次心电图,没有心跳,全是直线。警察却叫医生填写查体“正常”。

接着,我被拉到看守所门前了。看守所一看,弄个濒死的人来,就拒收。两方僵持时,没有知觉的我身子是瘫痪的。有一警察用自己的腿顶着瘫坐在地上的我的后背,维持着我不倒。但警察头子却命令他拿开腿,结果他一抽开腿,我便猛地向后重重的仰摔下去,后脑勺撞在坚硬水泥地上,竟回弹起来,然后又猛地摔到水泥地面……因处在无知觉状态,也就没感到多么疼痛。

最后已是半夜了,看守所不收,派出所警察把我拖到街边,扔在地上,就开车走了。在这期间,我灵魂离体了。我看到自己的肉身躺在地上,我想,我死了吗?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灵魂回来了,我活了下来。

但活过来的我大脑和颈椎都严重受损,有一段时间失忆,人老是眩晕,记事更难,思维常会混乱,心颤手抖。虽然现在越来越好,但脑子还是有些迟钝,这就是我总记不住交通规则和操作要领的一个原因。

教练听了,抓住我的话把,反问我:“你们法轮功不怕死,那你为什么还非要活着?”我说:人生生世世做过很多坏事,我也肯定做过坏事,尽管我不记得。你也说人到世上就是来吃苦的,人间已经这么苦,地狱更苦,谁受得了那种罪?我受不了,所以我绝不能让自己下地狱。

教练一直认为我是个有钱人,是法轮功发的钱,就问我:“法轮功给你钱吧?给钱我也炼,我就缺钱。”我说法轮功不给钱,我师父也不要我们的钱,我们是义工。教练不信。我说,我师父教给我们佛法,这个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可以解决人生中永永远远的事情。你想学就来学,不要你一分钱,你不想学你就走人。你以为佛度人有瘾啊?世上会有人跟师父学艺的时候,对师父说:师父,我要跟你学艺,你教我吧。你会给我多少钱?就像我跟你学车,然后问你,教练,您教我学车吧,您会给我多少钱啊?世上有这样的理儿吗?教练听了,默不作声。

教练又问,那你靠什么生活?我说,靠退休金。教练说,那很少啊?我告诉教练,我平时都是吃一美元的菜和水果(一美元一大袋的那种已不新鲜的蔬果),我花钱很节省的。穿的衣服好多都是同修送给我的旧衣服,穿着也很好。平时能走路,我就不坐公交车。我也没有什么嗜好,吃什么穿什么都一样。我也买不起车,我考驾照,是为了参加法轮功学员们举行的车游,当个副驾,帮点小忙而已。不然的话,我脑子这么不好使,又七老八十的,脦瑟什么?!教练也知我明年七十虚岁。教练见过我们法拉盛的车游,而我的“七老八十”把教练逗乐了。

看到教练不再质疑我,我就告诉教练,共产邪党一边说我师父付钱给我们做事,一边又说我师父敛财,这不自相矛盾吗?!你稍一动脑,就知道共产邪党撒谎。这时教练突然插了一句:那你做法轮功的事,你脑子好使不好使?我想了想,就说:这个还行吧。教练终于抓住我的要领了,立刻得意的说:“这不就得了,你根本不是脑子不好使。”

就这句话猛的刺激到了我,我突然意识到,我若再通不过车考,这会给常人对法轮功的认识带来负面影响。我心一急,突然觉的一道光打進我的大脑,摔成浆糊的脑浆在刹那间似乎恢复正常,透亮了。再看看手中的驾驶盘,突然心里不再是六神无主、心颤手抖了。我便带着七分信心,对教练说,我会争取通过考试的。教练嘲讽的说,你求你师父保佑你啊!我说,我不能为自己的利益随便求师父。教练又吃一惊,说:“佛菩萨不是保佑人得好处的吗?”我说:“那是人自己说的,真正的佛菩萨是要修炼人讲慈悲,讲为他人付出,而不是叫人升官发财生儿子的,那是贪婪。”教练又吃惊的说:原来是这样啊!

我又告诉教练,我们承受着迫害,都是为了他人。教练听了,又吃一惊。但教练马上转移话题说:你若能遇上好的考官就好了,你就能通过车考。我说,这与考官好坏没有关系,考不出来,是我自己技术差,怨不得别人。听我这样说,教练感叹说:“你是个好人,许多人考不过,就说是教练不好、考官不好。”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教练是利用考官在套我的话。我若把车考通不过的责任推给考官,教练肯定会认为我也会把责任推给他。

交谈中,我和教练建立信任后,我就给教练讲为什么要三退的理。天灭中共可不是灭“共产党”这三个字,而是体现在每个支持邪党的具体的人身上的。我本人就曾入过邪党,我用真名宣布退了,我还直接给单位发过退党声明,写的是:在这个组织里,我做不到不讲真话,所以我决定退出这个组织。

我还告诉教练,你以为法轮功是在反党吗?这个党做的事惨绝人寰、丧尽天良!天定了灭它,我们反不反它,上天都要灭它。解体中共邪党是天定的,是历史的必然。我们现在做的“劝三退”是在救人性命啊,佛家讲慈悲,我们得把这些宣誓效忠邪党的人救下来。现在天灾人祸各种报应这么多,我们不能眼看着这些人在被邪党的欺骗中死去。

教练终于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了,就急急的插话说:“我没入过党,但我入过少先队和共青团,你就把这两个帮我退了吧。”我说,你给我个名字,真名、化名都行。教练想半天想不出来,我说那就叫“明理”,明白事理了的意思。教练一听,就说这个名好,就用这个。接着,我又把九字真言告诉了教练。

我觉的讲真相,只讲邪党的活摘器官、被迫害者的家破人亡等等,这些都不足以引起对方的在乎,因现在有的人的道德底线已自私到反正没摘我的器官、反正没迫害到我头上,你讲这些他们都会无动于衷,你只有讲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他们才会着急。

这天出门时,我计划中的两件事,一个是车考,一个是给教练“三退”,现在我完成一件了。虽然交谈中影响了我学车,但我觉的值得。

当车考结束,教练走过来,担忧的说,你的这个考官是这里最严厉的,几乎没人在他手里通过。

当天下午六点,考试成绩公布在网上,我查到我通过了车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