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的兄弟姐妹们的故事

更新: 2022年11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之前我的身体非常的不好,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各种疾病缠身,再生障碍性贫血、关节炎、白血球减少,那时正常人的白血球是9000-12000,而我的白血球才1000,因血液疾病浑身无力,鼻子经常流血,头晕,脸色苍白,那时上班骑车经常摔倒,身体非常瘦弱,一米六五的个头才九十多斤,风一吹就能倒,市内的各大医院我都看过,经常休病假,中西药吃了不少,后来疾病有所缓解。

当时我以为通过看医生、吃药我这些病都彻底治好了。这样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这些疾病在我的身体上又返了上来,非常严重,而且浑身无力,同时伴有全身浮肿,脸肿的都走形了,出门得戴口罩,不然的话无法见人,家里来了客人,丈夫都让我到别的房间去,不愿叫他的同事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也知道,只要有客人来了,我肯定自觉的躲到房间里去。儿子也说一开开家门就闻到一股中药味,我也只是苦笑一下,谁难受谁知道,我的脸总是愁眉不展的。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读了宝书《转法轮》知道了人为什么当人,活着为什么会遭那么大的罪。炼了五套功法后,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面目恢复正常,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于九六年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儿子在这时也走入了修炼。

一、我的姐姐

我和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后,姐姐也是个受益者。一九九二年姐姐退休后,在母亲楼下市场和姐夫做食品生意,因母亲自从修炼大法后,从一个肝硬化和胆结石每年都得住院一两次的重症病人,成为一个健健康康、走路生风的人,而且母亲还办了一个学前班,有二十多名学生,母亲授完课后,还教这些孩子们打坐,背师父的经文,孩子们都非常的可爱,有礼貌。

母亲的变化姐姐都看在眼里,她相信大法,把母亲给她的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带带回家里,晚上收摊后全家都听,每天都听,全家受益。一次市场管理员让我姐去市场卫生站去抽血,然后办健康证,我姐去了。当护士拿针管抽胳膊的血时,针却扎不進去,一扎就弯,再换一个针头扎,针头还折了,护士说你怎么回事,我姐说你是护士我怎么知道。后来护士又重新拿一个新的针头,这回针扎進去了,血流到了针管里,再一看护士已经满脸是汗了,然后护士把抽出的血放到一个空玻璃管里,准备去化验,可血却从玻璃管的底部都流到了地上,护士手摸了摸玻璃管的底部,也没坏呀,护士愣了,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我姐,最后说了一句:你走吧。我姐回来的路上想到刚才的事,觉的奇怪,于是她上楼跟母亲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母亲乐了,说:这还不明白吗,师父在管你,你受益了,多大的福份呀,虽然你刚刚听了师父的讲法,师父就管你了,缘份太大了,修炼人的血不能随便抽呀!

还有一次卖货的摊上起火了,我姐有点懵了,就用手去扑火,结果手被烧伤了,火被大家扑灭后,看看自己的手起了好多的泡,但没觉的疼,还得接着卖货呀,晚上回家接着听法,第二天早上再一看自己的手,手上烫伤起的泡全都没有了,手上光光的,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后来姐姐跟我说了这件事,她说:神奇呀!大法真是神奇呀!

姐姐的两个孩子也相信大法。一次,我外甥的同学给他打来电话说:他要入党了。我外甥说:现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你咋还入党呢?我可不入那玩意儿。外甥女也相信大法,每次买来新鲜的水果,先给师父的法像供上,然后在师父的法像前面许愿。

后来姐姐的生意越做越好,租个门面开了个饭店,因为公平交易,生意红火,顾客盈门,而且找给顾客的零钱,都是真相币,福报连连。

二、我的哥哥

哥哥没退休之前是从部队转业到我市的某个劳教所工作,大法被中共迫害后,他所在的劳教所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我母亲知道后,告诉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是讲真、善、忍的一群好人,要善待大法弟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老天在看着呢,大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哥哥说:知道,你和妹妹都炼法轮功,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清楚。就是这样,母亲也是经常叮嘱他。

一次哥哥去母亲那儿,母亲让他看一份真相传单上有国际法庭通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榜名单,哥哥所在的劳教所就有几个人在这个名单上,哥哥急速的看了一下名单,赶紧跟母亲说:妈,您看这名单上没有我吧?我不会那样恶的。母亲说: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些恶人就等着国际法庭的审判吧!哥哥又跟母亲说,几天前他所在部队的一个战友来找他,说自己的母亲是炼法轮功的,被人告了,现在就关在我哥所在的劳教所里,要我哥帮忙把她母亲放出来。战友说:一个老太太能干什么坏事呀!就是炼功锻炼身体就被抓了,这世道公平吗?哥哥说尽力吧。过后他还真就通过关系把这个战友的母亲给放出来了。母亲说:你是积了大德了,会有好报的!

二零零三年大年初六,我和母亲在哥哥家,哥哥一早就开车去外地办事去了,那天外面下着雪、很冷,下午我和母亲学完法后,我俩又开始炼静功,快要结束的时候,哥哥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進来,说:哎呀妈,我就知道你在家炼功保护我呢,我现在都一身冷汗呢!母亲说怎么了?哥哥说:我从外地开车回来走高速公路,雪一直在下着,开了一半的时候,挡风玻璃前的雨刷器突然不好使了,怎么都不动,我想这是高速公路呀!又不能停车下来修,前挡风玻璃上已覆盖了许多雪,再加上车里面开着空调,前挡风玻璃就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路,怎么办哪?这时他一下想起来,妈妈是炼法轮功的,她能保护我呀!所以开一段路就从车上下来,到车前面用抹布将挡风玻璃上的冰雪快速的擦几下,然后又快速的上车开走,怕后面的车上来造成交通事故。就这样开一段路的车在下车来擦几下,平平安安的到家了,所以哥哥一开门看到我俩在炼功,就乐了,抱住母亲说:妈妈,太好了,就知道你在保护我呢!母亲说:不是我保护你,是师父在保护你,因你信大法呀,救过大法弟子呀,信则灵,你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呀,谢谢师父吧!哥哥忙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三、我的弟弟

弟弟是我们家最小的,母亲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母亲修炼之前身体不好,各种疾病缠身,得法以后身体变好了,家里什么活都能干了,什么事都不计较,非常善良。弟弟都看在眼里。

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母亲在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晚上六点都有五、六个同修在母亲的房间里学法,弟弟下班后看到同修来非常的高兴,说:你们学吧,让孩子到别的房间里去玩,不要影响奶奶和同修学法。如果哪一天同修们没来学法,弟弟都要问:今天你们怎么没学法呢?母亲都要讲一下什么原因,弟弟非常支持母亲修炼。

一九九九年以后,大法弟子被迫害,同修们不来学法了,弟弟跟母亲说,觉的屋里空荡荡的,江泽民怎么这么坏,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呀,这些人多好呀,说话语气那么善。

弟弟走在外面经常有同修给他讲三退保平安的事,他会马上说:这事我知道,我母亲和我姐就是炼法轮功的。他很骄傲的说:她们早就给我退了,我现在啥都不是了。

二零二二年腊月二十七,我姐姐过生日,在姐姐的饭店过的,我们全家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当唱完生日歌,姐姐准备吹蜡烛时说:我许个什么愿呢?我说:好好修炼!我姐说:好!许完愿刚吹灭蜡烛,弟弟就在我旁边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大家一起鼓掌说:好!当时我嫂子正在用手机拍摄过生日的全过程,过后她把摄像打开回放一下,弟弟喊的“法轮大法好!”声音好大呀,清清楚楚的,弟弟说我喊的声音那么大吗?我怎么没觉的,我说你喊的法轮大法好!这声音震动十方世界,师父都在保护你,多大的福份哇!

我的家人们,他们都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每个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给自己留下了美好的未来。而且都用真名或化名起诉了江泽民这个大魔头,盼望着江泽民早点受到上天的审判,等待着这历史时刻!还都说什么时候能在大陆看到神韵艺术团的表演,那简直太好了,不是奢望吧,我说不是,快了,神韵艺术团来大陆演出,我买票全家人一个不少都去看,他们说好!

这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的故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