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修出对孩子、警察、世人的善

更新: 2022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中国西南一座城市的大法弟子。在读高中时得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现是一个十八岁男孩的父亲,今年四十五岁。在近些年来的实修中,我愈发体会到改变想问题的基点,修出为他无私的善心是去掉执著、同化大法的关键。下面讲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修炼体会,向慈悲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修出对孩子的善

多年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孩子问题很多,表现的不像大法弟子家的孩子。

孩子在小的时候本性很善良、天真,也很聪明,唯独性格比较倔强,我有时间也会带着他学法、炼功。那时他做错事时,我耐心的给他讲清道理,他会采纳。可是当他進入初中后,在现今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思想行为中负面的东西表现的越来越强烈,比如,强烈的自以为是、看不上人、迷恋手机游戏、讲话咄咄逼人没有礼貌、做事强加于人等等,慢慢的对学法也不上心了。

Advertisement

这些年来,我在教育他时,经常与他发生激烈的冲突。但是,随着自己加强学法、背法,在实修中,去掉人心,学会体谅他,逐渐的我在面对他所出现的问题时,大多数时候可以做到心平气和,不被带动,理智的与他沟通。我与他的关系变的溶洽,可是他的坏毛病却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依然我行我素。

对于他的考试成绩,不修炼的妻子一直非常在意,考的好些就高兴,考的不好就失望、生气。在这个问题上,妻子和孩子之间经常出现矛盾——妻子认为孩子的努力程度不够,在家几乎不学习,而且每周末总是要玩几小时手机游戏,再忙也不放弃;孩子却认为他已经尽力了。每当此时,我就会从中调停,用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去开导他们,可是从我的内心上讲,我认为妻子的看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事实上,我对孩子的成绩也很在意。我工作单位部门领导的孩子和我家孩子是同一届,但不同校,他家小孩的学习比我家孩子要好一些。每当全市统考后,领导都会问我家孩子的成绩,几乎每次结果都是他家孩子好一点。每当此时,我心里都会觉的自己的孩子其实很聪明,就是非常贪玩,如果真努力的话,就不是这个结果。

二零二二年三月,高三的第二次诊断性考试成绩下来了,孩子考砸了,总分下降了几十分。妻子再一次和孩子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试图劝解,但根本无效,双方都不听我的。现在想想,其实当时我对孩子成绩也不满意,带着人的观念和执著,去表现对孩子的体谅,所以孩子难以接受。孩子在激烈的冲突中,又一次说出了他多年来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不是你们的什么物品,我是一个人。

事后我开始反思,我是大法弟子,为什么会频繁的遇到这种事情,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随着不断的学法与向内找,我看到了自己对孩子成绩的执著;再往下找,找到了自己有不平衡的妒嫉心,认为他理应比领导家的孩子好;再往下找,我发现孩子的那句话说的是对的——我想利用他满足自己的虚荣与傲慢,把他当成了工具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生命。所以,在冲突发生时,我没有表现出修炼人应有的纯正慈悲,没有做到忍中有舍的宽容大度,更谈不上对孩子的真善与体谅。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明白了矛盾的产生是针对我的问题、让我提高的——孩子的种种问题,我都有:自以为是、傲慢、强加于人。这时,我开始试着从孩子的角度去考虑他的感受——从他高二下学期的后半段起,他就开始尽他的能力努力学习,周末主动到学校去自习;课间时间,基本都去老师办公室去问问题、刷习题,老师办公室的一张空桌子几乎成了他的专座;老师让我们给他买辅导书,让他自己抽时间去补习基础、练习难题等。自他开始努力后,成绩提高的很快,但由于原先基础不牢固,成绩不太稳定;所以,这次二诊没考好,他应该是非常难过的。想到这儿,我为他感到心酸难过,也理解了他为什么在听到母亲的抱怨与指责后,会那么的委屈和歇斯底里。

另外,就他每周末在家总要玩几个小时游戏的问题。当我真的放下人心去看待,我明白了,当今社会的现实已经是这样,城里的孩子几乎都玩手机游戏,同学间的话题很多就是这些,而孩子是无法脱离社交环境的。那么从法理上来看,作为一个人,如果没有大法的力量,是无法摆脱这些常人中的吸引因素的。孩子小时就已经得法,师父已经在管他,在他得法机缘成熟时,他自然会走回大法中来。在此之前,我与他相处时,展现出的大法弟子纯正的修炼状态,会为他将来从新走回大法创造有利的条件。

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与他的缘份会有结束的一天,他终会长大、独立,走他自己的人生之路,我只不过是在他的人生中扮演父亲的角色,而他人生中的痛苦、曲折和幸福都有他自己的因缘,是我无法左右的。所以,在我与孩子人生中有交集的这段时间里,如何把他抚育成人,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帮助他形成一个好的品格,为他将来真正得法打下基础,这才是我的使命。

于是,我决定与他推心置腹的進行一次交流。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在一天晚自习后接他回家时,我把自己体会到的他的感受讲给了他,并表示我会在他学会独立走人生之路前,给予他我所有可以给予的帮助,包括学业上、生活上或者心理上的帮助,只要他愿意接受;而不会给予他任何压力与强制,我只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他好。当我说话时,孩子没插一句话。说完后,他沉默了一会儿,我看出他心里很受触动。他后来说了一句:我一直在说我不是你们的物品,你终于明白了,希望你能做到。我知道他话里有对我——一个修炼人的认可、信任和期待。

自此之后,我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总是站在他的角度上去善意的考虑问题。同时我也与妻子交流,告诉他孩子内心的感受,让她多一些对孩子的体谅与关心,尽量的去疏解孩子的压力与焦虑,为他营建一个好的家庭环境。渐渐的,家里变的祥和了,我对我的领导家孩子的心态也变了,心里把他的女儿也当成自己的孩子,真心希望她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考上自己中意的学校。

在高考结束后的一天,我在梦中见到孩子变成了小时候的模样,可爱活泼。我在梦里对妻子说,我们的孩子回来了,他其实从来就没有变过,还是那个好孩子。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点悟我做对了,在这一关上,我升华上来了,在这一个问题上修出了善。

二、修出对警察的善

年初的一天,我在梦境中看到一个景象。眼前有两扇巨大的门,门后有一些生命在挡住门不让推开,当我奋力推开大门出去后,看到许多大法弟子站在一个高高的平台上,都在默默的注视着前方。前面的城市中(梦境中我知道是自己所在的城市),人的尸体层层叠叠堆的象大楼一样高,在熊熊大火中燃烧,场景十分凄惨。

醒来后,那凄惨的景象依然使我感到震惊与难过,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大法弟子,要赶在大劫来临前多救人,不然未得救的世人将面临悲惨的结局。于是,我把所看到的梦境告诉了周围的同修,相互鼓励着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要更加努力的兑现来世时用自己生命与师父签下的誓约,做好救人的事。我在平日的工作和生活中也尽可能的抓住机会讲真相救人。

大概是三月的一个周末,因孩子的化学基础差,他自己学习困难很大,于是我请我的大学同学给他辅导一下化学基础知识。我们去了同学家里,当时,同学在给孩子讲课,我妻子正和同学的妻子聊着天。突然间,我的电话铃声响了,我低头一看,是社区片警L打的电话。

我快步走到另一房间里接通电话,电话里传来了L的声音,问我知道他是谁吗?我说出他的名字后,随即问他有什么事。他说好久没有和我见面,想到家里来坐一坐,见见面。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有些厌恶——我这些年给他讲了不少真相,他还这么骚扰我。我随即说,我现在不在家,见不了面。他又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说,这段时间工作忙,等我安排好时间后,我再通知他。他答应后,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后,我思想中不断返出对L片警的负面想法,包括看不上他的心和抱怨心,其中还夹杂着怕心,自己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忐忑不安。针对这种不正确状态,我第一时间就想立即发正念、学法。但当时是在同学家里,同学在给孩子补课,同学的妻子和我们夫妻正说着话,场合不合适。回家后,我正想发正念、学法,孩子又有事找我帮他做,之后种种干扰不断。我心里感到很烦躁,这时我突然间警觉了:为什么会这样?作为大法弟子,遇到干扰,发正念、学法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会不顺利呢?于是,我静下心来仔细的查找自己的问题,忽然间我想起一件事。

自疫情发生后,我就与L没怎么见过面。其实修炼人都知道,这场瘟疫的最终目地就是淘汰对大法行恶的与还没得到救度的世人。这两年中,我会不时的想起L片警,为他担心——我还没有告诉他九字真言,劫难当前,他的未来怎么办?思考到这儿,我明白了,L是用这种方式来求救来了!这哪里是干扰?这是师父安排的救度他的机会啊。我在这事上一开始反映出的,实际是自己信师信法上的问题,把救度的机缘当成了干扰迫害;在为私为己的基点上考虑自己的感受和安危,就会忘记自己的责任、使命和众生的期盼。

在自己思想归正的一瞬间,身体上和思想中不正确的感受立刻烟消云散,内心充盈着光明与对众生的慈悲。我随即拨通了L的电话,告诉他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在我家附近的一个路口见面,这样利用中午休息时间,不会影响我的正常工作。L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我照例提前一点到达约定地点。不一会儿,L片警带着一个年轻的警察来了,L戴着口罩,我还是远远的就认出他。我向他招手示意,他也招手回应。在见面寒暄之后,L片警问我的近况。我告诉他,最近工作很忙,所以只能抽中午时间见面。随后,我便以聊天的方式向他们讲真相,我先和他们讲了现今人心的堕落,将八十年代那时简单而富有人情味的社会与当今败坏堕落的社会進行对比,随后讲到灾难瘟疫因此而来。大法的传出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归正自己道德,其实是在帮人避开危险,躲开劫难。最后,我告诉他们,为了避开今后的大劫难,请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九字真言。

整个交流过程充满了祥和,L片警也与我善意的交流互动。在交流的同时,我真实的感觉到在我的内心中已经把他们当作了我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兄弟。当我把这种感受告诉L时,L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我也是把你当作了自己的朋友。

交谈了约二十多分钟,该讲的真相都讲到了,这时我也差不多该返回单位上班了。于是,我告诉他们我得回去上班了。分别时,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然后向他们挥手道别。这时我的心中真是非常轻松和愉悦,我终于在大灾难来前,把救命的九字真言告诉了我的警察朋友——L,他的生命有了得救希望,我之前为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三、修出对世人的善

两、三个月前,我家楼上的邻居从新装修。由于是彻底装修,所以拆除原来的旧装修材料时,会造成很大的声响与震动。有一天,我正在家学法,主卧室的金属雨棚突然间发出很大的响声。妻子去看怎么回事,这才发现楼上在不断的往下掉东西,在砸到我家雨棚后,又下落到一楼一对老夫妻的后院花园中。

妻子马上到楼上装修的那家去看怎么回事。不一会儿,妻子下来了,向我抱怨道,楼上的装修公司太野蛮了,拆除卧室的窗户也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任由拆除过程中的水泥、螺栓等碎块往下掉,要是砸到楼下的老人怎么办?真是不负责任。妻子告诉我说,已和装修公司的现场监工做了交涉,要他们做好保护,不要再往下掉东西,否则就向物业投诉,让他们停工。听到妻子的诉说,我也认为他们做的有些过份,只考虑自己方便。我觉的现在的常人真是不怎么样。

之后我下楼办事,上楼时,看到有一级楼道阶梯的石材面被磕掉了一块,露出了下面的水泥部份,非常难看。一看就是新磕坏的,断面很新,我马上联想到楼上的那家装修公司——他们施工这么野蛮,这事应该是他们弄的。回家后,我继续学法。这时,我听到楼道里传来了重重的下楼脚步声,同时伴有撞击声。应该是楼上的装修工人在往楼下搬运拆下的旧窗户。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撞来撞去的,会不会又把楼道的什么东西撞坏呀?想着想着,我突然间觉的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对常人充满抱怨呢?这是修炼人的状态吗?自己的善心哪里去了?

于是,我静下心来开始思考,试着从他们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当时的天很热,拆下来的塑钢窗户体积不小,从五楼运到楼下,由于没有电梯,需要一趟一趟的跑,其实是很累人的,东西又重,难免不会磕着碰着。当我的善心出来后,忽然间想到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抛弃了神的一切,沦落在人间,承受苦楚,就为了救度自己的众生。我感到一阵心酸,当我真的发自内心的体谅他们时,心中充满了对他们的怜悯与同情。

这时我从内心中发出一念,用我的正念帮助他们搬运,减轻他们的负重。当这一念发出后,我听到他们搬东西时的脚步声没有那么重了,也不再听到物品撞击楼道的声音。我发自内心的感受到纯净为他的美好与殊胜,这才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应有的状态呢。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我出门上班时,遇见楼上装修的工人在搬运建材,我给两人分别讲了真相,其中一人做了三退,另一人听了真相,但没三退。至此,这件事画上了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希望那位工人在今后能遇到其他大法弟子做三退。

另一次,我在上班午休期间,外出讲真相。看到在路边人行道的水泥凳上躺着一个中年大姐;隔她几步外的路边地上,铺着塑料布,上面散放着一堆东西。我走到那堆东西旁,这时大姐也走到近前。她的穿着不算好,看着是乡下来的。我问她,地上是什么?她操着很重的外地口音说,是灵芝,她是离这一百多里的外市来的,她这些东西几天都一点没卖出去,一分钱收入都没有。

这时她看着我,一脸的期待。我问了问她灵芝怎么卖?她说,这一堆算便宜点,两百块,都给你吧。我一想,东西不便宜,炼功人也用不着吃这些。但她既然已经开口,干脆我要一半吧,也好借机讲真相。于是我说,要一半,大姐很高兴。她一边给我分装灵芝,我一边给她讲真相。当说到现在的人心败坏,人情冷漠时,她激动的回应说:就是就是,这个咋个了得哟?我说: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就是现在的人心坏了,天要变了,实际是老天爷要收人。我问她入过党团队吗?她说就戴过红领巾。我劝她退出讲无神论的少先队,老天爷才能保她平安。她很爽快的答应了,还一再的谢我。我付钱离开前,告诉她记住九字真言,大灾难来时诚念可保平安。

我们告别后,我继续寻找有缘人讲真相,可不是不听的,就是说着说着走开的。我一路走一路想,问题出在哪?想着刚才买灵芝的事,我明白了,她既然真相接受的好,我为啥不把真相讲透呢?程序化的讲真相,不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也是对别人不负责任。但怎么弥补呢?我想,要不,去把剩下的灵芝都买了?我意识到,这也是在去我的利益心。心态一变,我就知道买的灵芝怎么办了——我可以送给我母亲,母亲和哥哥一家住,我有段时间没去看她了。

于是,我就去找那个大姐,她还在那。我一说把刚才剩下的灵芝都买下来,她非常高兴,一再说我是好人。我又接着仔细的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造假,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祛病有奇效等等。她接受的非常好,还告诉我,炼法轮功的是好人。真相讲透后,我再一次嘱咐她记住九字真言,随后和她挥手道别。

随着我想问题的基点逐渐改变,能从为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后,我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我逐渐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想法,也有了相应的智慧,讲真相中可以打开对方的心结,有些原来劝不退的人可以劝退了,人们接受真相的成度也变的更好。

有一个出租车司机,在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后,在我下车前,他对我说:“今天是这几个月来我最高兴的一天。刚才你给我说的那些,我心里觉的是真舒服,下次,你再坐我的车,不收你的车钱。”

文章写到这里,回想着自己的修炼路,发自内心的感慨,作为一个生命,今生能在大法中修炼,是何其幸运!当自己改变为私为己的思维方式,真心的为别人着想,真正的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时,就会感受到师尊赋予未来生命的那种无私、坦荡、智慧与从容,而自己周围的环境也必然会被师尊归正,展现出师尊所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的状态。

最后,愿所有的大法弟子在所剩不多的修炼时间里奋力精進,同化大法,将自己修的更纯正无私,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的洪恩,不负众生的嘱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