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视频:红旗下的誓言

——我们未被告知的秘密

更新: 2023年01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十九日】福建福清东瀚有个姓许的男子曾在三年前欠了朋友黄某五百块钱,然而在黄某追债时,许某竟然赖账,甚至还对天发誓,表示如果确实欠黄某的钱就遭天打雷劈。没想到,一分钟后,许某果真被雷击倒,并被送到医院抢救。许某最终脱离生命危险,并在事后将五百块钱还给了黄某。看来这个毒誓可真的不能随便发呀。
——摘自本文

* * * * * * *


红旗下的誓言:我们未被告知的秘密

大家好,欢迎观看《明慧十方》节目,愿我们的真心为您带来温馨和希望。

二零零八年八月,大陆有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说是福建福清东瀚有一个姓许的男子曾在三年前欠了朋友黄某五百块钱,然而在黄某追债时,许某竟然赖账,甚至还对天发誓,表示如果确实欠黄某的钱就遭天打雷劈。没想到,一分钟后,许某果真被雷击倒,并被送到医院抢救。许某最终脱离生命危险,并在事后将五百块钱还给了黄某。

这条新闻报出后,很多人都在感叹,看来这个毒誓可真的不能随便发呀。可能很多人以前都听老一辈的人也这么说过,“三尺头上有神灵”,誓词一出,天地神明共鉴之,如违背誓言,定会招来灾祸。而“毒誓应验”的实例从古到今都有很多。

在三国时期,孙权的父亲孙坚意外获得了汉王朝的传国玉玺。这块玉玺是历朝开国皇帝们都渴望得到的,因为它象征着“君权神授”。然而,孙坚为了私自占有玉玺,竟在他的盟主袁绍询问时,指天发誓说:“吾若果得此宝,私自藏匿,异日不得善终,死于刀箭之下!”随后,在面对荆州刺史刘表的询问时,孙坚再次说:“我如有玉玺,愿死在刀箭之下。”没过多久,孙坚果然死在了刀箭之下,终年37岁。

清朝咸丰年间,遵化直隶州有位刺史为了标榜自己很廉洁,提了一幅对联挂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脑涂地,尔莫欺心头有天”。然而,现实中这位刺史却是一个贪官,干了不少枉法贪污之事,以至于一州百姓大多都能说上几件。他的对联不过是为了装装样子,掩人耳目罢了。因当时的官场腐败,这位刺史居然平安退休了,回老家河南养老。有一天,他在登山途中竟失足坠落,顿时头破脑裂,脑浆都出来了。真的应验了对联中所说的“我如枉法脑涂地”。

从这些真实的案例中,不知您是否意识到了发誓的严肃性呢?确实的,“人在做,天在看”,这个誓可不能随便发。很多朋友或许觉得,还好,我可从来没有发过这样的誓。可是如果我们再仔细回忆回忆呢,您可能会惊讶地发现,自己以前居然发过誓!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是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在上小学的时候都戴过红领巾,入过少先队。有很多朋友在中学时入过团,还有的在上大学时或参加工作后入过党。那么,是凡入过党、团、队的朋友,都曾举着拳头在红旗下宣过誓,说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时刻准备着,把生命献给中共。

注意了,对党发誓的仪式中专门用到了红旗这个道具,这可就不简单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读过古书或者看过历史剧的,应该都有印象,古人在发誓时,经常用刀划破手指、或者用牲畜的血来起誓,让天地见证,一旦违背誓言,必将用自己的鲜血与性命来兑现誓言。而红旗呢,用中共自己的话说,那是鲜血染成的。因此,人们在加入党、团、队组织发誓时,那可不仅仅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一旦对着血旗发了誓,那都是要应验的呀。

那么,中共既然不信神佛,宣扬无神论,为何还要我们发这样一个誓呢?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身上一窥究竟。

马克思在少年时曾是基督徒。然而,他在上大学有一段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思想突然起了很大的变化,在他创作的很多诗词中充满了毁灭,地狱,死亡,恐惧,诅咒,灾难,坟墓等阴暗的词汇,犹如中了邪着了魔一样。连他的父亲都对他的这种心理变化深感忧虑。从此马克思最突出的一个表现就是仇恨上帝,仇恨神,并且仇恨神造的人。事实上马克思是被共产邪灵所操控,成为了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言人。关于真实的马克思,我们稍后将专门做一集节目来详细地说一说。

一个多世纪以来,“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肆虐。苏联共产党在内部整肃中,屠杀了两千多万所谓的“间谍”、“叛徒”和异己分子。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在其夺取政权后居然屠杀了柬埔寨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而“共产主义”席卷中华大地后,更是发动了各种恐怖运动,杀人不断。

一九四九年之前,延安“整风”,用红色恐怖和各种流氓手段,酿出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无以数计的知识分子惨遭迫害。一九四九年之后,发动了“土地改革”,将乡绅和土地拥有者妖魔化,在全国范围搞“村村流血,户户斗争”,导致难以计量的“地主”被满门杀绝,而中共摇身一变,自己却成为中华大地最大的土地拥有者。在随后的“工商改造”中,资本家、企业主、以及商贩,统统被逼迫上交了他们的私有资产,很多人被屈辱折磨而跳楼自杀。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每天都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就是指,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了。而“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等等运动中,中共一次又一次的对中国人挥舞屠刀,毁灭人们的身体,斩断人们的良知善念。

中共在和平时期杀害了至少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在中国发生了250次以上的南京大屠杀。特别是中共大规模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产业链,犯下了震惊世界的反人类罪行。与此同时,中共灌输“无神论”、鼓吹“斗争哲学”,导致社会“假、恶、暴”盛行,毒奶粉、毒食品,毒疫苗、黄赌毒泛滥,无官不贪,司法败坏。昔日“以信仰为本,以道德为尊”的神州大地,经过对真善忍的围剿,如今已变得人人为近敌,道德不再。

古人云: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坏事做绝,必遭天谴。那么,发誓把命献给中共的人,那不是要跟着它一起遭殃吗?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个政党,或者人类的什么组织,如此狠毒的让人直接把命献给它,而且是时刻准备着被当替罪羊、牺牲品。

其实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早就把共产党的本质明确地讲了出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咱们中国人可都知道,幽灵就是鬼魂,是邪灵。也就是说,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就是邪灵。

大家想一想,当我们发誓把命献给共产党的时候,就是把命真的给了共产邪灵了,那么,这是不是发了一个天大的毒誓?如果不能废除这个毒誓,后果会有多严重呢?咱们不妨一起来看几个近年来发生的实例。

湖北省宜昌市平湖公安分局警察文克建,曾扬言:“我替共产党卖命,就是死了也值。我不相信善恶有报⋯⋯”过了大约不到一个月,文克建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重伤,最后不治身亡,死时才三十多岁。

武汉市新洲区凤凰街安保队队长郭义生曾说:“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结果,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的大巴客车撞倒,在被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为共产党赔上了性命。

前黑龙江省建三江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曾宣称:“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他还说:“我跟共产党跟定了。”不料,王维伦在去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

中国人历来很相信“天人感应”。早在二零零二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藏字石”,在五百年前崩裂的石头断面上惊现出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时任中国地科院院士李廷栋、刘宝珺和一些著名地质专家组成考察团,对“藏字石”进行了实地考察,从地质学、构造学的角度分析,得出结论:“藏字石”乃天然形成,由古生物化石堆积而成,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距今已有2.7亿年的历史了。“藏字石”尽显天意:天要灭中共。

那么,究竟怎样才能抹去毒誓,不跟中共一起遭殃呢?可能有的朋友想了,我要是退党的话,弄不好我的饭碗就砸了。是的,如果到单位找组织去退,是会有很大风险,因为中共毕竟是一个黑社会、最大的黑帮。那到底该怎么办呢?其实啊,不需要找组织去退,只要到大纪元退党网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就可以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退”。而且只要真心退,用真名、小名、化名都可以,神佛慈悲,只见人心。三退后,您加入中共各种组织时发过的毒誓就会被抹去,您就会得到上天的护佑。

“三退”运动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已经有数以亿计的中国人,从高官到百姓,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当然了,有不少朋友并没入过党,只是入过团、或入过队,也许会说:“我都超龄自动退出了”,“我早就忘记发过什么誓了”。可是别忘了,毒誓是人忘天不忘的,它是跟人走一辈子的。只有主动声明“三退”,方可抹去毒誓,在“天灭中共”的大淘汰中得以幸存。

请观众朋友们点赞、订阅、转发我们的频道,让更多人看到真相。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