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视频:
被重复了一千遍的“1400例”

更新: 2023年01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五日】2001年夏天,一位名叫肖玉芬的大陆女士向海外明慧网投书,撕开了当时大陆新闻媒体界最恶毒谎言的黑暗之一角。肖女士在信中说,她的丈夫王喾是某机关公务员,有家族遗传肝病,哥哥和弟弟分别于1995年和1997年因肝病去世,王喾本人也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属正常死亡。肖女士澄清,她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
——摘自本文

* * * * * * *


被重复了一千遍的“1400例”

大家好,欢迎观看《明慧十方》节目,愿我们的真心为您带来温馨和希望。

2001年夏天,一位名叫肖玉芬的大陆女士向海外明慧网投书,撕开了当时大陆新闻媒体界最恶毒谎言的黑暗之一角。肖女士在信中说,她的丈夫王喾是某机关公务员,有家族遗传肝病,哥哥和弟弟分别于1995年和1997年因肝病去世,王喾本人也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属正常死亡。肖女士澄清,她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

所谓的“1400例”,就是中共在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捏造并栽赃为修炼法轮功导致的1400例杀人、自杀、死亡案例。那段时间,中共几千家报纸、杂志,数百家电台和电视台全力开动,连续几个月轰炸式报道了“1400例”,欺骗了无数民众。

辽宁修车摊主李友林案
被中共炒得沸沸扬扬的还有一个“井架上吊”案,死者原是吉林省东辽县农民李友林,后搬到辽源市以摆摊修车为生。有一天城管部门将他的修车工具连同手推车一并没收了,生活没有了着落,李友林一时想不开就在山上上吊自杀了。

城管逼人死亡,家属当然很气愤。辽源市民政部门为了给城管开脱责任,答应给予抚恤,但要求家属同意把死者说成是练法轮功致死的。于是,辽源市公安还特意伪造了现场,把抬回家的李友林遗体又抬回到山上,再吊挂起来,并在死者周围摆上法轮功物品和两瓶白酒,对死者重新录像。

然而,伪造的现场恰恰让栽赃嫁祸露出了破绽。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法门,严格禁止杀生和自杀,同时也不喝酒、不抽烟。辽源市公安部门摆出的那两瓶白酒无异于画蛇添足,这就是在告诉大家,他们在造假呢!其实,周围的街坊邻居也都知道,李友林生前从来没有练过法轮功,并且还有精神病史。

山东精神病杀人王安收案
除了刚才谈到的患有精神病的李友林,中共还找了其他大量精神病患者来污蔑法轮功,“铁锨打死父亲”案的主犯王安收便是其中的一例。

王安收原是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他因为精神病发作而将自己的父亲用铁锨打死。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王与妻子尹彦菊离婚的判决书上写得非常明白, 妻子要求离婚的理由就是王安收婚前隐瞒精神病史,婚后多次复发,还因精神病发作杀害自己的父亲。就这样的一个精神病人杀人案被中共硬生生地栽赃给了法轮功。

辽宁罗锅张海青案
此外,中共还在各地医院中收买危重病人以及绝症患者,以承诺减免医药费为诱饵,唆使对方谎称自己是练法轮功的,配合党媒喉舌的记者演戏。

有这么一个“罗锅事件”。当事人张海青是辽宁盘锦人,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当时挂号的人很多,他排得很靠后。这时来了一个自称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说谁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药费减半。当时张海青夫妇急于看病,从来没练过法轮功的张海青就胡说自己练法轮功练成了罗锅,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污蔑法轮功。结果是先挂上了号,但药费并没有给减半。后来张海青的妻子说中央电视台净骗人。

黑龙江病患李淑贤案
家住黑龙江省阿城区的李淑贤,1999年7月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因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给他们出主意:只要说李淑贤是练法轮功练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达成协议后,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用编好的台词让李淑贤的丈夫照着说,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像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不过事后院长并没有兑现承诺,李淑贤病情加重后,被强制撵出医院,没过多久就死亡了。

所谓的“1400例”,就是在江泽民集团的高压下当作政治任务出炉的。当年“亩产万斤”的荒唐闹剧不也是这种政治运动的产物吗?

“不治病”被改成“不看病”
在渲染所谓的“1400例”的同时,还故意拿“不治病”来大做文章。八十年代气功热出现后,气功治病很流行,一些人跃跃欲试用气功去给人治病,甚至还出现了气功疗养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告诫学员,修炼法轮功不能去给别人治病,也讲出了背后的深层原因,不但会伤害炼功人的身体,还会助长人的名利心。中共断章取义,删去上下文,把不让学员用气功给别人看病,歪曲成不让学员到医院看病。法轮功著作里明确说了医院是能够治病的,并没有反对医院。中国社会现在衡量一个事情不就是看是不是有利可图吗?不让去医院看病,你能赚到什么便宜吗?如果说你是走江湖的,贩卖一种什么偏方,不让去医院去买你的偏方,你有利可图,那还说得过去。法轮功就是教人修心向善,没有任何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喜欢吃药 个人自由
法轮功没有规定有病了不能就医或吃药,但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很多人过去都是身体不好的,一些人特别是享受公费医疗的,是比较喜欢看病吃药。修炼法轮功之后,身体变好了,也明白了人为什么会得病,从一个过去喜欢吃药变得不喜欢吃药,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

早在1998年,在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分别由当地医学专家,针对逾万民众总共组织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

很多中国人没钱看病吃药
退一万步说,“不吃药”本身也不是什么罪过,是个人的选择。医院动个手术还要家属签字呢。可是中共在抹黑法轮功的宣传中,特别强调吃药的问题,好像人人都能享受公费医疗,不看病就是大逆不道。在中国很多人本来就吃不起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干”,“一人得病,几代受穷”,“辛辛苦苦奔小康,得场大病全泡汤”,“小病自我诊断,大病自我了断”,这些民间流传的顺口溜揭示的正是中国的看病难。

中国每年用错药致死20万人
另一方面,吃错药、医疗失误害死人的事情也是频频发生。国家食药总局曾有一个统计报告,称中国每年250万人错误用药致死20万人。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做过一个调查,认为医疗错误是美国排名第三大的致死原因。

更多个人选择
还有,在西方也有很多宗教派别明确反对生病吃药就医,而是诉诸祷告来救助。这是他们的个人自由,政府无权干预。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时,各国政府开始强推打疫苗,可是就拿美国来说,如果你的宗教信仰反对疫苗,你就可以提出豁免申请。

现代社会医学看上去很发达,可是面对疾病也常常无可奈何,所以替代疗法也一样很流行。对西方人而言,看中医就是一种替代疗法。东方传统的打坐冥想也会被人当作替代疗法。

法轮功没有规定不让吃药,同时,作为一种为人处世,“吃不吃药”本身也是个人自由,可是中共的这种一言堂的歪曲宣传,却能抹黑法轮功,煽动仇恨。

反衬
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看这个“1400例”谎言。《中国统计年鉴》显示,上世纪九十年代全中国人口平均年死亡率为0.65%,也就是千分之六点五左右。根据前国家体委调查,1999年之前,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达到了七千万到一个亿。迫害开始后中共故意把法轮功学员人数往少说,称只有230万人,就拿这个数字算,一年正常死亡的也应该有1万4千人。这还是一年的数字,中共炒作的“1400例”是跨度七年。修炼法轮功的群众中有不少是上了年纪的,身体不好的,想要强身健体才接触到法轮功的,这个修炼者群体死亡率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恰恰反映出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

结语
当年,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说过一句话,“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想必擅长造假和撒谎的中共对这句话是推崇备至,所以反复去炒作“1400例”。假如没有这场造谣抹黑与残酷迫害,会有多少体弱多病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重获健康?识破中共“1400例”谎言,找到真相,不但可以驱散自己内心被灌输的仇恨,同时也可能会获得拥有身心健康的机缘。

请观众朋友们点赞、订阅、转发我们的频道,让更多人看到真相。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