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一日】

一、修去人心

二零二零年初,儿子叫我去他家过年,那段时间,正是中共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儿子、儿媳是常人,在饭桌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孙女描述着最近疫情的情况,发展的有多迅速、感染后都有什么症状、后果有多严重,又叮嘱不让出门、不能和别人交流等诸多的话,弄的整个饭桌的气氛特别紧张。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知道这些和我无关,我也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但我知道,儿子儿媳的话虽然表面是在说孙女,但实质是在点我,不想让同修再来我家学法。

我一人独居,家里是个学法小组,几年来,我家的学法小组从未间断过。儿子虽这么说,我也并没有当回事,依然有同修来我家正常学法。可是大年初三之后,我们当地开始封锁小区,進出小区都需要有本小区的通行证,再后来连本小区的住户每家每天只能有一人進出一次,这样迫使我们这个小组暂停了几天。

也正是这几天的松懈,脱离了学法小组,让我产生了懒惰和安逸心,想着这回能好好的在家背法了,只想到了自己,没有想到还有那么多众生需要去救。也是因为这,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招来了干扰。

一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到了六点发正念时间了,昨晚午夜十二点的闹铃根本没听见,导致昨晚没有发正念,也没有晨起炼功。定下来发正念,大脑一片空白,根本進入不了状态,和常人的重感冒一样,我知道这是被干扰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浑身无力,全身冷的打颤,两、三天吃不下喝不下、头晕、气短、咳嗽,和儿子儿媳在饭桌上描述的武汉肺炎一样的症状。当时,一下怕心就起来了,七情六欲也都跟着上来了,一方面身体上承受着痛苦,另一方面内心更是煎熬,渴望能有人来照顾我下,哪怕是给我端杯水,或者能有人打电话来问候下。望着空空的房子,那种空无一人的怕、孤独、寂寞、无助、无望和绝望时刻围绕着我,甚至还有一种念头,万一有了突发情况,就我一人在家,都没有人知道。那几天的状态,到现在都不敢回忆,现在想起来,还会流泪。

师父看见我这种状态,在第六、七天,为我送来了同修——弟弟和弟媳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小区大门一下。弟弟和弟媳是同修,一眼就看出了我状态不对劲,我们在大门外简短的交流了一下,虽然话不多,但他们的话猛然的点醒了我,我怎么没有正念了呢?

回到家后,放下衣服,一回身,看见了师父的法像,我就像受了委屈一下看见亲人一样,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家里怎么只有我自己呢?我有师父呀,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怎么这么不争气,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怕什么呀?!我是大法弟子,疫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用心修炼,最后圆满跟师父回家。

经历了这么大的干扰,我意识到全部是情招来的魔难。为了符合儿女情,去儿子家过年,因为怕、因为情,招来了干扰,没有正念否定干扰,主意识不强。

师父给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我却还泡在情中不放。师父说:“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1]。以后我要扎扎实实的修,放下人心走向神。

二、共同精進

我家是学法小组,十几年一直平稳的在往前走着,以后也会继续,我们要走到最后圆满,跟师父回家。

我们组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同修,没有上过学,一个字都不认识,但他很聪明,记忆力很好,经过大家细心的帮助,一字一句的教,两个多月,终于能读成句了。我和我们组的人每天都用了很长的时间、下了很大的苦心,我们没有任何埋怨,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这位同修刚刚会读,魔炼人心的事发生了,这位同修去儿子家,中断了小组学法,这一去,就是半年,这半年里,虽然自己也在学法,可家人都是常人,丢字落字根本不知道。半年后,从儿子家回来,为了能跟上小组学法,自己在家抓紧时间看了一个月,可这样,哪能读准、读对呀?

回到学法小组后,和最初不识字的状态差不多了,但以前是不识字,现在不是了,错字、落字、添字、实在不认识就编一个字、按照意思往下顺字,读的还很快,同修还没来的及提醒他,已经读的很远了,改也改不回来。

时间久了,这位同修开始不耐烦,再有同修纠正错字,就表现出了不高兴,再后来,有时干脆就不改了。看见这种情形,我起了怨恨心,心想:你来小组学法之前,我们每天学两讲法,你来后,一讲法要学两个多小时,我们一字一句的教你,多用心,反而你自己不珍惜,半年多不来小组学法,回来后,大家都还耐心的给你改字呢,你却不耐烦了。忿忿不平、怨恨、指责心、争斗心都上来了。

同组其他同修也起了人心,很郑重的说:“你这样不行,这是法,字字都是佛、道、神,错字、落字、添字,就改意思了。”明显,同修间起了间隔。

作为修炼人,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们要去的心。我们坐下来交流,其中一位得法不久的同修说:“大家都应该向内找,每个人都得找自己。”听到这句话,我内心一震,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悟我呀,这还是位新同修呢,我这个修炼这么多年的老弟子还在这忿忿不平,真是自愧不如。

通过我们不断的交流,大家都有变化,读错字的同修也慢慢的发生着变化,读的越来越顺了,也不那么抵触其他同修更正错别字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的要感谢这位同修,帮我发现了这么多执着心并去掉它,同时更加深刻的意识到向内找是法宝,使小组整体升华了。

我们组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情,有一位“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因为名、利、情放不下,中途放弃修炼了。去年得病后,想進我们小组学法。我第一次见这位同修时,可吓了我一跳,她眼睛闭不上、眼球不会动、嘴歪着、吃不下饭,喝水顺着嘴角往外流。

起初,我很不情愿,因为我们这是学法修炼的场所,不是治病的地方。通过交流后,发现这位同修意志很坚定,我也告诉她一定要信师信法,主意识要强,要多发正念。

这位同修学法到第三天,能吃饭了,第五天,能闭眼了,九讲学完后,一切恢复正常了。

这是师父伟大、大法神奇,师父无所不能,就看我们有没有做到信师信法,诚心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三、一家人明真相

我们学法小组里,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粘贴真相标语发小册子的,还有提着很重的资料去几十里外的乡下集市讲真相的,每次都能让几十人得救。大家都是正念而去,满意而归。

下面我要说一下关于发放二维码的一点体会。

一天,我去早市讲真相,看见一对卖小吃的夫妻有点面生,应该是刚来早市卖货不长时间,于是就上前搭话,聊起来,才知道还是老乡,便拉近了距离。我给他们讲天灾人祸、瘟疫、刘伯温预言,他们都很赞同,并开心的做了三退。

聊天中,来了一位帅气的小伙子,询问得知,是这对夫妻的儿子。提到她儿子,这位母亲便愁眉不展,开始抱怨,说儿子已经上高中了,但每天一点精神气儿没有,特别颓废,不好好学习,天天玩手机,晚上不睡,早晨不起,不爱说话,和他们夫妻俩几乎是“零”交流,言语中表现出了无奈,没有任何办法。

我笑着说,你不要着急,我有好办法。她马上停下手中的活,转过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我递给小伙子一张二维码卡片,起初小伙子有顾虑,不想要,因为他爸爸告诉过他,这玩意没好东西,弄不好把自己还搭進去了。看到这家人还是对大法有偏见,我坚定的说,你尽管收下,放心看,我明天还来找你,如果有一点不好的内容,我会负责。看到我的态度,孩子的爸爸答应留下了二维码。

第二天,我真的去了,我刚到,还没等我开口,孩子的妈妈就迎上来:“大姐呀,太感谢你了,扫描了你的二维码后,我儿子昨天晚上和我们说的话比这十几年加起来的都多,给我们讲他看到的‘天安门自焚’真相、‘六四学潮’、贵州‘藏字石’等等。”有没说全的地方,孩子的爸爸还给我补充,夫妻俩特别激动。

过了几天,我又去早市,这对夫妻和我说,他们最近忙的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生意特别兴隆。孩子看了动态网后,不但没有影响学习,反而变的积极上進,更爱学习了,每天都是写完作业后,利用课余时间,登陆动态网,还退了团、队。因为他自己身心的变化,还将二维码转送给了他的朋友。

夫妻俩对我千恩万谢,我说,还是谢谢大法师父吧。看到这一家人的变化,我知道是在大法中得福报了,在这里,要感谢制作二维码的同修,做出精致、实用的卡片,让更多众生得救。

通过这件事,我建议发放二维码的同修,最好还是亲手将二维码送到众生的手中。因为现在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很多人都会有顾虑,担心二维码的信息内容、是否会给手机植入病毒、是否会泄露隐私等,我们当面作出解释,提高二维码被扫描的几率。

最后,我要精進实修,抓紧时间救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