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鼓励我发正念

更新: 2022年0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四日】大约十年前,我发正念时看到自己站在云层上面,师父法身在我身边没说话。我感觉师父让我看下面云层,我看到下面的云层都是黑白相间、灰蒙蒙的,还感觉到自己在下面发正念的身体,打出的意念向云层上冲出一股股白云。当时感觉到师父在鼓励我发正念。

一、发正念的积累效果

那些年为忙于救人的事,很少发正念,这些年大量发正念后,有一天,又上到那个云层上去,看到脚下的云层全都是白云,没有灰蒙蒙的感觉了。

我发正念时常常看到另外空间的污泥地慢慢的消失,长成了麦子、青菜、蘑菇、玫瑰花,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花。有时发着发着看到干涸的海水里生出了石头,接着清澈海水涌现,“哗啦啦”的流动。有时竟在地里种出一排一排的饺子。还看到过一个小碗里生出了豆芽,再取也取不完。有时候看到空间场出现一个倒扣的小碗在下雨,怎么也下不完。

二、发正念去掉怨恨心

有一次发正念时,看到空间场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眼睛像怨恨人似的瞪着、呆呆的,表情没有任何活气。还有几次看到过不同的十几岁到三十几岁大的女性,闭着眼睛,象死亡的人一样進入我的空间场。也有曾经认识的故去的人,也是一双眼睛闭着進入我的空间场。而表现在常人间,我感觉自己的眼神就缺少活力。由此,我感受到,任何身体上出现的疼痛或表情不正等,都是在另外空间有不好的物质存在。

从小我对父母的怨恨心就很重,因从小很少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似乎父母象是我的克星一样,总想远离他们,不想和他们在一起。最近有一次,我连续向外发了三个小时的正念,突然有种师尊在诗里写的“败物灭 光明显”[1]的感觉,以前觉得父母对我不好的地方全部变成了优点,觉得父母也很不容易,年轻时家里穷,母亲病又多。父母过得也很不容易,对他们的怨恨好象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三、发正念去除身体不正确状态

有次我额头疼,一点力气都没有,于是我马上发正念清理自身,感觉到法轮在大脑里面带动整个脑袋在转。过了半个小时,头上轻快了,什么事都没有。

还有次腰痛,刚发正念不一会儿,感觉从腰里打出来一股能量,瞬间腰里一块物质掉了,然后腰就不疼了,感觉很轻松。

有时发正念,邪恶不停往我空间场扔东西,象蛇之类的,自己清理不完,师父就帮我清理。有一次晚上发正念时,感觉邪恶往我胸前扔了一个黑盘子。过了几天感觉自己的胃好象空了一样,没有胃了。又过了几天,感觉师父经过我背后时,在我背后对着胃的部位边走边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背,我顿时感觉又有胃了。

有一次发正念,看到一只大手進入我的肚子里,骨节都很明显,不知道想拿我什么东西,我说“炸”,这只手变大了一些,我又说“炸”。这只手又变大了,我很疑惑,怎么没变小消失反而变大了呢,后来才想起师父的讲法:“大家知道那膨胀意味着什么呢?一个东西在爆炸之前才是膨胀的,膨胀膨胀到一定时候,一下崩开了。所以一切也都是在最后之中。”[2]我才明白过来。后来有一次又看到过一只灰色的胖手,進入我肚子里面,我立马说“炸”,它就没有了。

四、发正念清除色魔、情魔

有时感觉到色魔淫魔在体内的隐私部位爬行,感觉到那些部位发痒,于是我就锁定发痒的部位,灭掉袭击我身体部位的淫欲,不到一分钟就灭掉。

有一次晚上三点多发正念,看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她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老婆婆说,今天咋这么害怕呢?然后她俩站在正睡觉的丈夫同修面前。老婆婆看着我不动弹,继续说着“好害怕”。我反应过来后清除她们,她们立刻消失。第二天晚上三点多发正念时,又看到昨天的老婆婆,和另一个老婆婆在我家客厅窗下说话,于是我就发正念,她们就不见了,从此以后再也没出现过。

有一次发正念时,不知是谁,从头上向下進我的左边眼睛里,一股一股的黑气,不一会儿就勾起我对已故亲人的想念。我就发正念用宝塔把黑气收了、化了。我想只有“假我”才有情,“真我”没有情只有慈悲。让真我灭掉假我,让真、善、忍灭掉假我、灭掉黑气,马上我就不再想了。

有时发正念时,看到空间场里出现黑气或一股一股的黑气向我身体扑来,就会勾起自己对往日单位里领导、同事的情的执著,和对一些长得好看的男孩女孩的执着。我就发正念清除对色欲情的执著,慢慢的这种情就淡化,直到消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