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追究同修的过失 向内找才是修

更新: 2022年0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四日】我是在被迫害中和A接上了圣缘的。她给我的初始印象是:高傲,一副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傲气明摆在脸上;行为上似乎显的很霸气,使人难以接近。由于这种性格,造成她无论做什么事情或者处理问题甚至是物件时,都得是最好、最圆满的状态,不甘落后。但是通过细交往,逐渐的我发现她做事认真仔细、一丝不苟;帮助同修非常的耐心热情,没有不耐烦、嫌麻烦的任何话语。我们在二十来年的相互协调中,相处的还是比较溶洽的。

我们是三个人一起做项目的,其中同修G在修炼中自学成才,由一个原先小红伞、ZA都不清楚的电脑使用者,到现在能够主动承担起一片电脑系统及安全设置不断更新的先导。我们知道,G付出的相当辛苦,花费的时间很多。G在指导我们的过程中,或许在其自己认为已经相当的耐心、仔细了,但是对我俩来说,由于没有电脑基础,一些名词都不知何意,就别谈往下安装和使用了。

每次学习新的技术,我回家就马上实践多次(生怕过夜后忘记),反复理解各项说明文档里的各种含义,也上网查找和请教行家。常常忙到凌晨一两点,直到基本掌握了为止。

而A呢,由于原来基础或许还不如我,虽然也想学下来就能掌握,往往一些名词都不知何意,就无法進行而耽搁在那里。得等到下次G出现,才又要解决老问题(不能排除也有怕麻烦、怕动脑筋的思维)。

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后来A家中发生一点变故,对她的情绪影响非常大,使得原本学习技术方面反应比较慢一些的她,比较气馁,老说自己笨,赶不上我的速度。并且,经常对大家说她是最先学习掌握电脑技术的,你看,现在你们都超过我了。

于是我就劝她:人各有异,不是一条起跑线(好像我接触电脑更早些),不能着急,慢就慢一步呗,又没人催你。但是,由于她原来要强的性格,并且还得协调到其他同修那里去呢,着急的这种话就经常反复叙述。而我只能在我方便的情况下,为了减轻她的负担,尽量协助她做一点点。现在想起来,我这样做,也许更加伤了她的自尊心。

有一天,在学习一个新的项目中,她当着我的面,对教她的同修H嘟囔:“你看我这么多年,给大家提供着学习的环境,中午还要给大家准备饭菜,可总是在我去做饭时,他们(指G和我)就把该教的教完了。等吃过饭后,我来时,G匆匆忙忙、三言两语的说几句,他们就走人了。我忙乎一天什么也没有学会。你不知道我多着急啊!其他还有同修等着我解决呢!这一次,你一定得先教会我!”于是,第一次恰好我也要忙其它事情,H专门教她。等到她需要去做饭时,H对我说,你来学一下吧。A竟马上坐在原处说:“不行!那你还是继续教我……我必须得先学会!”唉!当时我想:A怎么象个孩子一样了?没有办法,只能我停下,先不学习这项目了,等她掌握后,再说吧!我就继续忙我的事情了。

现在,我惭愧的是修了二十几年了,回家没能及时向内找一找:为什么A会今天这样表现给我看?我该修什么?如何在法中归正自己?

由于我没有向内找,修去我该去的执着,没过几天,在A没有完全掌握某个项目,又必须去协调帮助同修时,我理解她的难处,主动告知:我可以配合她。当我们一起初次配合到A协调的某同修处时,还没开始做项目,完全使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委屈的和两个我素不相识的同修,如在H同修面前一样,又重复诉说了一番在H面前说过的受委屈的话。这次,我对着他们三人还只是说:没有像你(A)说的那样。回来,我还是没有认真的向内找。

等过了些日子,到F同修家,不知为何,A竟在F夫妻同修面前又一次诉说了她的不平遭遇。

唉哟!人说:事不过三,她这是第三次当着我的面,在别的同修面前有点哭诉我的不是了。我若是真的如她说的,也就算了,我会改的,而且得谢谢她。问题是,我完全不是那样,而且我在其中为A、为其他同修无条件的默默付出多少,其中A是清楚的。因为我一直按照师父要求“为他”的生命来修自己,怎么反而成了我的完全不是了?!我就马上说:不是如你说的那样,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修二十几年,连个常人都不如,更谈不上是修炼人了。怎么可能乘你不在,把也该教会你的技术,G同修单独教会了我,而不教你了,而后拍拍屁股走人了呢?

回家后,我才开始认真的思考了:为什么A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别的同修面前,而且总是当着我的面,诉说不平和委屈呢?

回想起A和她先生,在近二十年邪恶迫害的环境中,一直给同修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学习和交流环境。这在大陆邪恶无处不在、行恶不断的严重迫害环境中,是非常不易、非常了不起的:精神上、精力上、物资上、安全上各个方面付出很多,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容易达到的。尤其是保障同修人身安全上,他们承受的心理压力更大。那他们得让邻居、居委会、片警都得明白大法的真相,而从不来干涉或者骚扰他们的居所。这在大陆是十二万分难能可贵的付出。所以,每次我们去A家的同修,走的时候,都发自内心的对他们夫妻说:谢谢、谢谢!因为切身感受到这个环境的不易、感受到他们的承受和付出。

但是在学习技术的过程中,由于原来的基础不同、接受能力不同、回去后的付出不同(当然这也有智力不同等等),从而造成了实际掌握速度的快慢和处理能力的不同,这是正常的。A同修由于没能快速掌握新的技术而及时的服务于同修,着急了!

想到这些日子,我对A说话不注意修口,虽然也鼓励说:我们修炼人都是大学生哪,有师父加持和开智,没有我们学不会的东西,得有信心。但是,也在半开玩笑的时候说过:难怪当初我怎么怎么的,而你怎么怎么的。这不是明显的在贬低A,而抬高显示自己吗?伤了同修的自尊心,也影响了她的学习动力和信心!让同修产生了不如我的自卑的心理,这是我的过错呀!

二是:G同修时间有限,不可能如教小学生一样的面面俱到、反复叙述,而我有时间,我在基本掌握了该项目后,和A及H详细的一起做了一遍。他们也把操作过程全部记录下来了。可是,在我花了半天的时间给F同修做完毕后,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使用哪,他就把设备重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A反馈说,我没有给搞好,有问题了,要我再去一趟,给他从新搞好。我纳闷:我习惯是做完毕后全部检查正常,才离开的,怎么回事?等去了后,A又要一边操作、一边再从新和H一起记录全部操作过程。由于本身设置需要半天,再一步步一笔笔的记,我的天哪!我克服着急心理,耐着性子一点点的说,他们一点点的记下来,再反复一步步的操作几遍。就是这样的慢速度,A还是接受不了,甚至两次摔下记录的笔,说:“不记了……不学了……”我心里虽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可表面还是能忍住,什么也没说,继续一点点的往下進行着,直到完毕。现在想想,相比A教同修那种生怕别人不会,而如对咿呀学话的娃娃一般耐心反复嘱咐的施教,我还真的没有做到,也确实做不到。难道这是境界的差别吗?

在我们相互协调做事过程中,发生的心性碰撞,撞击着A的心,也撞击着我的心。

师父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1]

还是A先给我发信息,开诚布公的指出来我的不足。我随即回信:“谢谢你直言不讳的跟我切磋、指出我的不足。再次而且永远的谢谢你和你先生这近二十年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安全的交流、相互学习提高的环境。在大陆这种虎狼窝里,你们承受付出了不是一般的很多。非常不易、非常佩服。这也是你们信师信法、修炼境界的体现!不是哪家都可以达到的。由我们协调中暴露出我的不宜觉察的显示心了。还有做技术工作不认真仔细的马虎心、不为同修考虑的急躁心、没有正念加持同修而一味的单纯从理论上的给同修增加不安全因素的常人心。”

这些日子来,深切体会到师尊的苦心:让我在心性的摩擦当中去执着心。还有爱面子不易察觉的求名的心、表白自己的显示心、怕被冤枉的心等等。

我也说出我的看法:“我不希望同修学习这么十多年时间了,还总是个小学生状态,得自己动脑筋了。G同修给的资料里边的说明,一年多你一直不看说明是不应该的,依赖心太强。在没有说明时,还得自己思考了才往下進行。不懂时就如我一样写信问同修或者到“天地行”问。哪能总是如才开始学走路的娃娃一样呢。自己动脑,也容易记住。师父也会帮助的哟……少看或不看那些新唐人节目吧(安装只是为了看神韵的),腾出空来,在钻研技术上多花些功夫。或许这也是我们下世前,对师父的承诺。我认为,配合同修搞好法器也是在做救人中的项目中。他们没法子看明慧,怎么跟上正法進程呢?所以不能割裂开来的看。”

A虽然说感谢切磋,但是随即马上删除了此信,也就是不让G同修看到这封信的内容。我愚钝的竟然不想想为什么那么快马上删除呢?我又说错了什么?

过几天有一个声音打过来:“怕冤枉!”是的,我在常人中最忌违别人冤枉我了,能够委屈的直掉眼泪。因为我自来性格比较懦弱,我没有能力能够把事情表达清楚明白。喔!现在是师父在点化我呢!我迅速在师父的《曼哈顿讲法》中查,看到师父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鼓掌)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笑)”[2]

看了以上师父讲法,我知道了:是慈悲的师尊在利用A的表现,将计就计的来考验和提高我的心性哪!让我无怨无执的不计较别人的言语,即使真的冤枉了我,我也该慈悲的对待她,不去纠结同修的任何话语过失。谢谢师父指点!谢谢同修(同修或是处于不明的状态)!我速速去信:“我今天反复仔细查找自己,想到师父让我们说话的语气、善心,都应该学师父的。咳……这么一来我心里很后悔,感到不踏实了。我的那种文革式的强制、倒竹筒式的不顾别人的感受,这哪是善呢?真心的向你致歉,一定再继续找自己、按大法扎扎实实的修。”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

“七·二零”前就得法修炼的我,《转法轮》不知学多少遍,而且还背了快两遍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我知道是修到后来逐渐达到神的状态必备的。而我的很多观念、思维、状态还都是常人的,怎么不让师父着急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