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勿忘修炼如初

更新: 2022年0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刚开始参与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记住师父说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1]因此我无论遇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相貌或职务特征有什么不同,反正只要我遇到了我都去讲,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

讲到年龄稍大一些的或女士很多都退过了,我就多去讲男士和年轻人,特别是遇到了年轻的男士,虽然有时心里会冒出一些观念。但是,一想到师父说的:“不要因为你的工作不同你就忽视了这万古机缘,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我不能因为你的工作不同我就不度你。”[2]我就希望他们不错过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过程中虽然也遇到过不听的,不信的,或说难听话的,还有给我录像、报警的。都能做到不被其带动,不忘师父给我们的“向内找”这个法宝。及时查找原因,堵塞漏洞。还经常和配合的同修利用讲真相的空隙时间交流,有时还把在讲真相中遇到的问题记录下来。还坚持每天出去讲真相之前先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的空间场,在心里多念诵正法口诀和‘法轮大法好’,救人的效果一直很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讲过几个警察和协警,有个警察还同意“三退”并且和我一直交流了半个多小时。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一直以来我就觉的有师父看护着我,我不归旧势力管,即便我还有没意识到和没修好的地方,他们也够不着我,对自己放松了修炼

去年二月二十九日,在闹市的一车站,等车的人很多,在人群边站着一个年轻男士,我过去和他打招呼。我说:“这小伙子这么年轻,疫情期间一定要保平安哪。”他对我笑了笑。我说:“这疫情其实啥药也解决不了了,是人的道德下滑造成的,现在的人都不是人的行为了,上天在淘汰人,只有顺应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才会平安。”听到这里他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言外之意他是警察。他还说:“那天我在前面那个站点就看你给一对娘俩儿讲。”我说:“对呀,我是在告诉她们保命的办法,不然到时就没命了。”我接着说:“不管你是干啥的,让你保命为你好这也不矛盾。你首先得为了你自己活着!你的生命在我这看那是十分宝贵的。”他一看我说的在理,说了一句:“不跟你说了。”就跑着上车去了。

巧的是第二天,也就是三十日,丈夫接到派出所片警打来的电话,问我在哪里?还问我的口才咋样?还说:让我给片警回个电话,说是要向我调查点过去的事情。接完这个电话,未修炼的丈夫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心里一直不平静。他晚上回来一脸的紧张,也非常担心我。我听完丈夫的叙述,心想,这是咋的了?昨天遇到了警察,今天这又打来电话?连着两天……还提到了“口才咋样?”心想,是不是因为讲真相被邪恶关注了?我心里有些不稳。

我想起了大法,立刻归正自己的思维:我讲真相救人是师父教我做的,没有错,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们,它也够不着我。并告诉自己:心一点都不能动。那个“心不稳”的状态立刻消失了。我对丈夫说:“没事儿,这样的事以后不要配合它,这次你既然答应回话就回话吧。”结果打过去电话之后,那头警察说:“没事了,(情况)了解完了。”听到此话,丈夫提着的心放下了,露出了笑容。我知道这是师父把大法的威力展现给了我,我就更加坚信师父。

前不久,我讲真相遇到一个二十多岁男协警,我讲给他真相的时候他一直在听,为了让他了解更多,我说:“你可以在手机上查一查,贵州省平塘的藏字石。”听到这儿他问我姓啥。然后他把手机很快拨了号,对着手机说:“某某地有个法轮功!”我听到这儿,意识到他在报警呢。我第一反应,得把这个消息告诉同伴同修。于是我转身快步走到不远的同修跟前,低声告诉她:“那个小伙子报了警!”同修听后离开了。这时,这个小伙子追了过来拽住我说:“你别走!警察已在路上。”听完这话,我觉的他被操控的很厉害,我不能让他犯罪!我挣脱他去拦出租车,在等车的片刻他又撵上来拽住我。我再次挣脱,拦住的车没让我上。当他第三次拽住我的时候,我使劲挣脱了他,又一次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和司机讲了一路真相。

到家后,想想刚刚突然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这时心里有些后怕,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晚上学完法,我就开始回忆,近几个月以来遇到的几次干扰,每次我都是觉的自己没做错,不管你是警察还是协警,我已经把得救的机会给你了,你不珍惜那是你的选择。可这一次人不听,还要绑架迫害我,这一定是我有问题了。当我回忆从开始讲真相是那样的顺利,是因为我救人没有忘记修炼。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越来越开始做事了,特别是那几天事多了一点,学法也不静心了,心中没有法,自然放松了修炼:在家对丈夫有怨恨心。

去年,丈夫能和我一起学法了,我对他很满意,可是随着我放松自己了,他也开始变了,我要讲真相回来晚一点他就对我发火,说我不考虑他的感受,害怕我有危险,有时甚至还骂我。和我学法的时候还说些不理解的话,有时还说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这个时候我就严厉制止他,并告诉他这是对大法犯罪,他竟然不在乎。我就看他不顺眼,对他发火,尽说他不好听的话,他就说我显示自己。这时我完全忘记了我是大法弟子,忘了他是我的修炼环境。找到了自己有不愿意听不好听话的心,有怨恨心,看不起人的心,还有争斗心,没有修出善心、慈悲心,我意识到是师父用丈夫的嘴点化我有显示心,很强势,这都是党文化。有的时候丈夫和男女同学吃喝玩的时候,我就嘲讽几句。虽然没动气,还是有妒嫉心才心里不平衡的。

还有,救人的数量渐渐多起来以后,特别有听完真相非常认同的,我就马上告诉同修说他们怎么怎么好,替众生高兴,有欢喜心,沾沾自喜。沾沾自喜不就是证实自己吗?其实都是师父帮助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正因为如此:当这个协警报警时,都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使用的也都是常人的手段。甚至连师父给予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都忘记了。当时只是想起同修和众生,这为他的一念,就得到师父的保护,可这一大堆执着讲真相救人不就成了走形式了吗?

当晚学完法,我慈悲的给丈夫讲了大法的神圣,为什么要敬师敬法的道理,他也知道自己错了,说:“我再不说不敬师父的话了。学不明白的让我慢慢理解法吧。”我从心里替他高兴。家,是我的修炼环境,我的观念需要转变。丈夫的喜怒哀乐体现的是我修炼的状态,当我改变自己,能体谅和理解并善待他的时候,他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天晚上还有过一念:是否在家调整几天?学学法再去讲真相?立即认识到这不是正念,我会在法中归正一切不足,旧势力它不配来考验我!我的心态和平时一样平稳,决定明天还去救人。

次日,我和同修依然在约定的地点见面了。同修高兴的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昨天我离开之后,回头没见你跟上来,就又回去找你,我就发正念,感到空间场还很干净。后来发现那个年轻的协警在路的对面原地未动,用手拍了几下旁边卖糖葫芦的车,我走后他还在那儿呆呆的站着呢。

我和同修们交流了我向内找的体会,修炼太严肃了,无论环境怎么变化,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不会变,师父明示弟子:“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看来我们救人勿忘修炼也一定要如初啊。

感恩师父的保护!谢谢同修的正念配合,谢谢大家帮助我找到我没意识到的执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