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被枉判 李淑春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更新: 2022年0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淑春被大庆市让胡路法院枉判五年。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她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李淑春女士,五十一岁,大庆市杜蒙县农民。一九九六年冬天,二十五岁的李淑春患心脏病、甲亢、气管炎,当时四岁的女儿刘瑞也体弱多病,丈夫刘福斌每月的收入七、八百元,去掉娘俩吃药的钱,基本生活费都不够,每月还得借钱。当时女儿刘瑞干咳,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恰巧李淑春的母亲郦凤云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并带回一本《转法轮》,告诉她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李淑春拿起《转法轮》给女儿读,真是太神奇了,女儿三天就不咳嗽了。从此,李淑春和刘福斌每天都抽出时间读《转法轮》、炼五套功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不知不觉中,李淑春身上的病不治而愈,女儿也健康地一天天长大。李淑春还能做点小买卖,与丈夫的收入加起来不但还清了外债,还有了积蓄,一家人在祥和中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淑春和刘福斌坚持信仰,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

一、在烈日下被罚站暴晒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李淑春和刘福斌象往常一样,早晨五点半来到街心花园炼功,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大院,院里站着很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直顶着烈日站到下午才被放回。此后片警扈剑龙、刘芳武经常到家骚扰。

二、夫妻被刑讯逼供,丈夫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晚,警察刘芳武、扈剑龙等七、八个人,闯入李淑春家,实施绑架、抄家,抢走两袋真相资料,绑架了李淑春和刘福斌,进行刑讯逼供,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把手铐铐到李淑春肉里,国保大队长温忠革(音)将报纸卷成筒狠狠抽打她的脸,当夜李淑春被放回。刘福斌在看守所里遭受酷刑折磨,警察王忠革还把刘福斌生殖器插在铁管里,嘴上还说:你不说就让你断子绝孙。三个月后刘福斌被判三年非法劳教,劫持到大庆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三、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哈尔滨戒毒所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九月,警察刘芳武、扈剑龙闯入李淑春家,一把抢走李淑春怀里十六个月大的儿子刘纯,把孩子扔到一边,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后把她劫入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

李淑春讲述在哈尔滨戒毒所的遭遇:进劳教所第一天,女狱警施帅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狱警施帅说,好就铐起来。随后把我双手背铐在狱警办公室的暖气管上,一连七天,狱警用语言嘲笑我、侮辱我,然后又把我放到卫生间,让我骑在蹲便上,双手背铐在水管上,大冷天还故意开着窗户。


酷刑演示:大背铐

过了五天,又把我押到仓库里,双手吊铐在铁架上,狱警尹娜还打我两个耳光。三天后,我被放到车间,由包夹看着做奴工。

哈尔滨戒毒所借中共开十六大搞所谓“攻坚战”,用尽一切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放在一个屋里坐小凳子,还得是一个方向,保持两脚、膝盖并拢、手抱着腿的一个姿势,一天只给一个馒头,坐一天后,将小板凳踢开,让学员蹲着,姿势不变。第三天,狱警施帅把我提出来,扒下我外衣,我只穿着衬衣裤被拖进地下室,十冬腊月,还故意打开地下室南北通风的窗户。劳教所队长李全明教唆刑事犯拿着剪子,随手抓起法轮功女学员的头发随意乱剪,嘴里还说:给你们剃鬼头。还把白布条上的布团塞在法轮功学员嘴里,然后将布条系在脑后;每个人的背上贴上编号,狱警董绍兴(男)拿着电棍,掀起我衣服电我的后背,问:写不写揭批?我不写,他就把我双手铐在地环上,让我蹲不起来,也坐不下;他还指使包夹打、掐、骂被铐着的法轮功学员,用尽招数折磨迫害。

当时周围惨叫声、电棍吱吱、叭叭的电弧声此起彼伏。那种惨烈,让人身体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有的一瘸一拐,有的下不了床,有的被扶着走,有的精神都不好了。在身体被迫害的同时,还天天被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互相不许说话,整个劳教所笼罩在恐怖气氛之中,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头发都白了。就在那一次,就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棒打、踩踢

二零零三年九月,李淑春非法劳教期满,又被以各种理由加期三个月,回家时两岁半的儿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儿子黑瘦的小脸,怯怯地躲在奶奶身后偷偷地瞅陌生的妈妈。此时,李淑春的丈夫刘福斌还在大庆劳教所里遭受上绳、老虎凳、毒打、搓皮肤、浇凉水或开水等残酷的迫害。恶警们用拳头猛打他的脸和耳朵,把他的耳骨打断,恶警指使刑事犯用手搓刘福斌的双脸,把脸上的肉都搓烂了。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冷冻,用高压水枪哧冷水,当时卢炳森就被呛死了。

四、被非法劳教两年,丈夫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中午,李淑春和刘福斌干活回来刚到家,社区委主任于秀丽就来了,说看看,就走了。女儿刘瑞中午放学进屋换上吊带家居服。不一会儿,杜蒙县国保大队长林家威、警察扈剑龙、刘芳武等三十几人就闯进李淑春家,国保大队长林家威进屋就把刘福斌反手按在窗台上。李淑春问他们这是干啥,随即上来两个警察把她也按住了,女儿刘瑞上前阻止警察抓人,警察就拿胡椒喷雾,喷她的眼睛。刘瑞被喷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们把她按在地上。八岁的儿子吓得躲起来了。十六岁的女儿刘瑞穿着吊带家居服,光着脚丫被警察绑架走。住在一个院里的刘福斌的弟弟刘福泽、弟媳赵明静也被绑架。女儿刘瑞在公安局被审问时,一个警察竟然用手去拽她的家居服吊带,在孩子的呵斥下,警察才住手。第二天刘瑞被放回家。

李淑春和弟媳赵明静被非法劳教两年。刘福斌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杜蒙县法院枉判十年,后被劫入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关押迫害。

李淑春从杜蒙县被劫往哈尔滨戒毒所的那天,女儿刘瑞和亲属去看守所看她,警车在前面开,女儿一人在车后哭着追,一下摔倒,车上的扈剑龙催促司机快开。每到接见日,刘瑞都到哈尔滨戒毒所看妈妈,一次天下小雨,刘瑞打着伞站在大门外,戒毒所就是不让见,刘瑞哭着离开了,李淑春在院内四楼上远远看到女儿边走边抹着眼泪。

在非法劳教两年期间,李淑春被强迫奴役,没日没夜的干活,在卫生条件极差的车间装牙签、做卫生筷、小孩喝饮料的吸管,烤肉串的竹签,还有妇女用的卫生药球。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五、又被枉判五年,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二零年一月,在大庆市杜蒙县公路旁的树上有悬挂的法轮功真相条幅。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上午,杜蒙县公安局一帮便衣警察将李淑春的侄子李贺龙(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到杜蒙县公安局非法审问;当晚八点多钟,法轮功学员杨海霞和刘淑萍也被绑架到杜蒙县公安局,警察抢走她俩家门钥匙去抄家;在杨海霞家抄走法轮功书籍、打印机、笔记本电脑、二万元现金等私人物品;在刘淑萍家抄走法轮功书籍;当夜十点多钟,大庆市公安局伙同泰康县公安局便衣警察及街道等十多个人来到李淑春家,打开门闯入,将李淑春、刘福斌(刚刚结束十年冤狱)绑架到县公安局并实施抄家。第二天(六日)凌晨,刘福斌被放回家,警察让李淑春的女儿签字后,李淑春被“取保”回家。

杨海霞和刘淑萍被劫往大庆市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又被拉回杜蒙县公安局,警察逼杨海霞和刘淑萍签字,她俩拒绝签字;下午杨海霞和刘淑萍回家。李贺龙被关进杜蒙县看守所两天放回家,私家轿车被扣押在杜蒙县公安局。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早晨,杨海霞在家中,被杜蒙县公安局国保队长王明全、马伯刚、中心派出所副大队长等便衣警察和委主任(女)绑架;李淑春在外面买东西回来,在自家楼下被杜蒙县公安局国保便衣警察绑架;李淑春的侄子李贺龙在自己的住处再次被绑架,当天被“取保”放回家;李淑春、杨海霞被非法关押到杜蒙县看守所。二零二一年三月,李淑春、杨海霞被劫持到大庆市第二看守所关押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李贺龙第三次被杜蒙县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杜蒙县看守所;同时,李淑春、杨海霞、李贺龙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枉法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大庆市让胡路法院枉判李淑春非法刑期五年、杨海霞非法刑期七年。杨海霞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九月中旬被枉法裁决:维持冤判。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李淑春、杨海霞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咨询电话:0451-86639051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