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残疾人张生范被警察残害致死、强行火化

更新: 2022年04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双城区残疾人张生范,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被所谓“4.28专案组”的人绑架、毒打,仅三天,于六月十二日被残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张生范的遗体于当年八月二日被强行火化。直到现在,家属仍然不知把张生范骨灰放在何处。

自己糊口,不给单位和国家增加负担

张生范,男,有小儿麻痹症,拄拐行走,系黑龙江省双城市二轻局下属单位下岗(失业)职工,修炼之前,有抽烟、喝酒的习惯、性情暴躁,修炼法轮功之后,改了以往的毛病,待人诚恳、为人耿直,又因多才多艺,所以口碑极好,邻里朋友无不赞誉。

'张生范在自家院子里打坐炼功'
张生范在自家院子里打坐炼功

'张生范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交流修炼后的身心变化'
张生范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交流修炼后的身心变化

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生活又艰难,但从来未向同单位的其他人一样找过单位。他说:我是修炼人,不能给单位和国家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勉强维持生活。

为一句真话四次被抓,关押九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动整个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张生范非常着急难过,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他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单拐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后被驻京办事处押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一个残疾的人被关进看守所,不许使拐,只能靠着墙单腿行走上厕所,而又受到警察与犯人的愚弄和嘲笑及辱骂。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公安局张国富等人来张生范家骚扰,强行要把他带走,张生范的哥哥们怎么说都不行,就是要带走,最后无奈,哥几个凑钱,只好交了2000元罚金才放了他。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张生范在家又被劫持到“洗脑班”数月,过大年都没让他回家。只因张生范依公民权利依法上访,邪党操控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人员常到他家去骚扰。张生范曾先后无故四次被抓,或送看守所、或送洗脑班,总计被迫害九个多月。学生也没法来上课了,唯一的生活来源被邪党的人折腾断了,生活出现了危机。

“专案组”上门纠缠,暴力抓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早七点钟,张生范还没起床,“4.28专案组”的几个人心怀叵测来到他家。先是以谈话为由,讯问法轮功资料及传单问题,遭张生范拒绝。于是他们改变策略说:张国富局长要找你谈话。张生范再次拒绝说:我没做错什么事儿,我不去。

于是他们便给红旗派出所打电话找来两三个人,他们一进屋就蛮横生硬地去拉张生范。张生范说:你们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我不能跟你们走。他们不容分说,生拉硬拽,张生范紧紧抓住一把长条椅,警察狠劲和他撕扯,长条靠背木板都被拽掉了,还是拉不走人,于是他们就把人连同椅子一起抬出去。粗暴地将张生范扔到车中,并连踢带踹地将他塞入座椅底下。

此时窗外早已围观了二三十人,他们见证了上面的情景,也看见了张生范在车里头在座椅下,脖子窝着,身子扁扁的,张生范极痛苦地往外挣扎着,却被一个暴徒一脚又踹回去。

车开了,人们看到车里的几个人对张生范还是疯狂的连踢带打。人们怕牵连自己,只有敢怒不敢言,否则就会招来横祸,这就是中共邪党高唱的“人权”。

残疾身遭暴打,身陷牢獄

张生范早上被恶警从家中强行连人带凳子扔上车,一路上恶警用凳子压住张生范进行殴打,当张生范被抬下车时,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由四名犯人抬进看守所的一号狱里。有个犯人说:“这不是张生范吗?”以前张生范被非法抓进来,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虽说自己残疾,但他做事总是先考虑别人,所以给犯人留下好印象,他们见状很受触动,私下议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江泽民是专整这些好人哪。

过了好长时间,张生范苏醒过来,慢慢地发出微弱痛苦的声音。这时,被关的法轮功学员和犯人含着泪担心地问:“你怎么样了?”张生范微弱地说:“我是被武警队抓来的,把我打成这样……”大家都非常同情他、劝他吃点东西。六月十日张生范吃点饭,这天没有提审他。

六月十一日上午,刑警队来两个恶警提张生范,让一个犯人背着他送到管教室(来提张生范的武警是一个大胖子和一个年轻的,姓名不详,待查)。提审时,恶警见张生范昏迷不能说话,就往他脸上倒酒和水,武警队大胖子恶警上前打了张生范几个耳光,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将犯人支出去后,对张生范进行殴打,打了半个小时后,叫犯人进来把张生范背回去。

当天下午看守所所长陈佩新,把张生范转入十三号间,并说:“一号间法轮功人员多,把他转到别间便于犯人管理。”说白了,就是便于暗中残害。

狱医鼻饲烈性白酒,人性全无

六月十二日早晨,张生范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上午八点三十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狱警徐成山、任光,吕克坤来提张生范,他们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料管和二十公分左右长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他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

狱医那彦国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张生范发出撕心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狱警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张生范处于无奈,只好有气无力地说:“你们不用灌,我自己喝。”狱医那彦国恶狠狠地骂着说:“早干什么去了,不行,现在已经晚了,给我灌。”最后一次灌酒,张生范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

狱中的人看见他们把张生范抬到监狱房门东侧。其中恶警徐成山得意忘形地说:“你们不是能升天吗?这回不是老实了吗?”最后把张生范放在看守所院内一间空房子里,这些恶警全部离去。

被关押三天惨死,家人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十二日九点五十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张生范的家人在十三日八点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都得听从他们的布置。当时家人不知张生范的遗体在何处,只能猜测大概在一冷库内。

六一零头目张国富耍黑社会手段,阻挠家人申冤

张生范被他们虐杀后,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等,先是封锁消息,然后编造假的死因。使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恐吓、伪善等方式,逼着家属签字,达到他们的目的,逃脱罪责。一看家属不服,就采取各个击破办法,先找有工作的下手。张国富找来看守所陈所长、市卫生局的局长于六月二十日左右上万龙乡找当地派出所警察一同去张生范大哥家,给其兄嫂施加压力,卫生局局长对其兄说:“你要好好配合政府工作,配合尸检,你不要参与,不然就将你的工作拿下。”(其兄是名医生)张国富让其兄其嫂好好劝劝他这些弟弟跟公安局配合尸检,不配合要想想后果。其嫂被吓得大病一场,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点滴。

张生范的家属为了给张生范申冤,四处奔走,得到了善良的人们的同情和支持。他们上访到双城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市人大、市信访办、市残联等部门。可是这些部门的负责人只是同情不敢管。有的部门讲:“我们正管这事,市政府朱清文市长不让我们管,你要有朱清文的批条,我们就管。”

张生范的家属继续往上告,到哈尔滨市人大、公安局、检察院、残联、信访办等部门告。然后又到省人大、省厅、省检察院、省信访办、省残联等部门告状上访。这些部门都表示同情,对双城市公安局打死残疾人张生范都非常气愤。有的部门说:“我们在网上都看到了,残疾人炼法轮功也不犯死罪,凭什么把人打死?他们这样是犯法,不给解决就往上告。”有些部门也询问双城市公安局。张国富等把早已编造好的谎言往上一说,根本不承认是打死的。

在张国富的阴谋手段下,家属不但五十多天不见尸体,还没有个公正的交待。这就是中共邪党制下的当今人权状况。

家属的质疑

张生范被抓之前还是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没病没灾的,他为何三天不到就突然死去了?!这期间公安警察不许家属见面,并百般刁难。说是心脏病致死的,谁相信呀?!既然敢强行带人并且当众大打出手,那么背地里的毒打是可想而知的!

面对双城公安的粗暴行为,面对张生范的含冤而死,家属向省委有关部门及领导质疑如下:

一、双城公安为什么不带证件就随便闯入民宅搜捕抓人?
二、为什么公安对一个残疾人竟大打出手?谁指使的?
三、为什么明明是打死的,非要说病死的?
四、说是犯心脏病去抢救(其实他本人根本没有心脏病),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哪些医生参与了抢救?!病历是怎么写的?为什么不把这些公布于众?
五、为什么死后不及时通知家属,非得等到第二天才通知家属(隔23小时)?这期间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密谋?
六、通知家属后为什么还不让家属看尸体?……

双城“4.28专案组”自曝罪行

双城“4.28”专案组,这个犯罪团这个犯罪团伙的据点在何处很少有人知道。此犯罪团伙的成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秘密迫害,他们叫嚣:“到我们这里来,不死也得扒层皮。”他们审讯时,就是用刑让你说出其他的修炼人,不说就残酷地用刑。这个犯罪团伙由王胜利、李大斌、黄某和另一个歹徒(张士跃的女婿,张士跃本人也作恶多端)组成。

在张生范被他们杀害后,“4.28”专案组非法审讯其他法轮功学员时,得意忘形地说:“张生范是被我们打死的,死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敢出来贴啊?你不怕死!张生范就是我们用这个打死的,打不死也得扒层皮。”他们指的“这个”就象电熨斗线之类东西组成的,打人时从头顶上往下打遍全身。

此案引起的社会反响

此案轰动全市,大街小巷人们议论纷纷,无一人不说受害人必是打死无疑,好好的一个人何至于三、四天便死了。一街坊老大妈抹着眼泪对红旗派出所来调查的人说:“他是一个好人啊,太可怜了呀!你们别这样对待他,别关他了,把他放了吧。”邻居提起也都默默落泪……小六子(张生范的小名)是个好人啊!他本是一个残疾人……怎么对他这样狠毒呢……太狠毒了……太让人看不下去了……小六子又瘦又小,怎么经得起他们这样折磨呢?

为了给张生范申冤,家属继续四处奔走上访,得到许多部门的同情和暗中支持。为正义讨回公道,早日惩办杀人凶手,他们走遍了黑龙江的有关部门和社会团体,他们顶住了邪恶的恐吓和威胁。希望唤醒善良的人们。

为掩盖罪恶,焚尸灭迹,强行火化

双城市公安局恶警杀害残疾人张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后,他们惶恐不安,怕事情真相进一步败露,他们焚尸灭迹。按着他们策划和部署强迫家属同意,在家属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家属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火化尸体,到现在也不知他们把张生范骨灰放在何处。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上午,双城市看守所所长陈佩新打电话通知张生范的家属说:“明天下午火化尸体,你们家属来参加尸体火化。”张生范的家属提出不能火化的理由和条件时,陈说:“到不到现场都要火化。”八月二日下午他们派来看守所里两个狱警和派出所警察来张家告诉说:“下午火化尸体,最后通知。”张生范的家属拒绝他们的这种做法。“必须在公正的情况下进行尸体检验和火化。”他们通知一下就走了。

八月二日下午通知火化张生范尸体后,九天过去了,也没有听到看守所任何消息,张生范的家属为了打听张生范尸体是否火化,打电话找到看守所所长陈佩新询问此事时,陈在电话里说:“尸体火化了,骨灰拿到哈尔滨去化验,结果没出来,你们等着吧!我们看守所为张生范花了一万多元,你们家属得拿这笔钱。”张生范的家属在电话里说:“人是你们抓去了,给整死的,你们管我们要钱,我们还管你要人哪!”

又过了几天,张生范的家属向他们要尸体化验结果,他们在电话里说:“哈尔滨化验结果还没出来,等着吧!”至今张生范的家属也没有听到结果。

双城市看守所参与虐杀张生范,还不知耻地要杀人费用,把人迫害死了尸体都不给,真是邪恶到了极点。

恶人遭恶报

恶人张国富,男,早已退养,迫害法轮功之初五十多岁,为了爬上公安局局长的职位,善恶不分,以迫害法轮功作为升职的阶梯,在他主管迫害法轮功期间,即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五年期间,全双城市出现一片恐怖形势,被致死及被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经他直接指挥迫害造成的后果,同时以绑架、非法关押以保释金形式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大量钱财,后来有病在家,很少与外人接触,得了重病偷偷地去外地治疗。

看守所狱医:那彦国,男,六十岁左右,在看守所任狱医期间直接听任张国富摆布,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二零零四年被开除公职,以打工为生,老伴已离开他,孤身一人,并患脑血栓。

看守所副所长蒋清波,酒后大骂法轮功,遭恶报得癌症,已死亡。

狱警李怀新,遭恶报车祸死亡。

看守所指导员王文山,遭恶报车祸死亡,在任看守所指导员期间,污蔑法轮功,晚上经常把被劫持看守所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弄到走廊或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广播电视或者用嘴污蔑,不许法轮功学员说话,安排刑事犯包夹,并扬言某某亲属炼法轮功跟我讲,我才不信她们那一套等等,非常嚣张,不久遭了恶报,车祸中死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