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共病毒的认识及如何过关的探讨

更新: 2022年0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八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形态。作为大法弟子,如何面对这个病毒,这与我们在法理上的认识密切相关;而法理上的认识,还得经过实实在在的实修来检验。这里我结合自己对中共病毒的逐步认识,交流一下自己有关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对中共病毒的逐步认识

在中共病毒出现之初,根据有关媒体的报道和我对中共本质的了解,我很清醒的认为,病毒是中共制造的,是害人的,常人社会将面临一场劫难,但是它侵害不了我:因为我有师父保护。

作为修炼人,我们都很清楚,一踏入大法修炼的门,我们就是没有病的;如果出现生病的状态,那一定是消业、过关、旧势力迫害等等修炼中的事。中共病毒对于大法弟子来说,是外在的因素,在大法弟子身上没有存在、生存的环境。即使我修炼的再不精進,我也有师父保护着,所以我不担心这个病毒会害到我。基于这种认识,我就按部就班的做我手头上的大法项目,从来不担心自己会感染这个病毒,认为这个病毒跟大法弟子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身边却有一些同修、甚至我认为很精進的同修出现了不同形式的中共病毒症状,有的甚至还相当严重,还有些同修带着中共病毒的症状离世了。这再次冲击了我对中共病毒的认识,让我不得不从法理上更深刻的认识这个病毒。

通过认真学法我悟到:法造就了绝高的生命,也造就了淘汰邪恶的病毒,它针对的是中共邪恶份子和坏的不可救要的生命,当然不是大法弟子。但是我们身体内有没有符合那些邪恶的因素?如果有,如果我们不把它去掉,不同化法,这些符合邪恶的因素会不会被病毒所针对?会不会在我们的身体上表现出中毒的症状来?从法理上悟,我认为是肯定的。

最近我進一步认识到:修炼人对待中共病毒的态度,根本就不存在怕的问题,但是却有一个修炼的问题。师父说;“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业除菌者”[1]。中共病毒在大法弟子的环境中根本就无法存活,大法弟子怎么还会怕它呢?但是,如果我们修炼有漏,比如法理不清、执著不去、实修不够,面对中共病毒这一关,可能就很难过的好。

常人把中共病毒看作是传染病、瘟疫,所以要采取一些措施来对待,这很正常。而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把它当作一个传染病。我认为中共病毒是由神控制着、针对符合条件的生命实施惩罚的一种生命体。

二、在实修中不断修去怕心,同化法

回顾自己对中共病毒的一步步认识的过程,我觉的这是我不断学法、修炼的过程,是一个从理性上不断深入思考的过程;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检验、实修的过程。并不是说在法理上悟到了,就能达到法的标准了,还得在实修中去掉执著,接受法的检验、同化大法。

比如,在中共病毒刚流行不久,虽然在理性上我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感染病毒,但是在接触到几个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常人朋友的时候,特别是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他们的亲友中,有人因为中共病毒而去世时,我还是发自内心的、控制不住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不得不正念的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会感染病毒!”心里才能恢复平静,但是这种转瞬即逝的恐惧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平静过后,我觉得自己通过了法对我的检验,对中共病毒没有了“怕心”这个执著,以后如果再有面对中共病毒的情况,我肯定再也不会有“怕心”了。其实不是。

最近听同修说,有位女同修中共病毒消业症状非常严重,需要帮助。我毫不犹豫的决定去这位同修家里帮她发正念。敲门后等待很久,才听到门后窸窸窣窣的有点动静,却不见开门。我轻轻的推一下,发现门已经开了,但是却没有看到人。再定睛一看:这位同修已瘫倒在门后的地上。我本能的伸手去拉她,要把她拉到房间里。就在一只手碰触到她衣服的瞬间,我的一念出来了:“我要接触她吗?”我立刻意识到,这个念头背后掩盖的意思是:“她被中共病毒感染了,我会被她感染吗?”显然,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我思想中闪现出来的“感染”和“被感染”的观念,表明我在更深的境界中对中共病毒认识的还不够清楚,还有怕心。

还好,当时的那一念出来后,也许不到一秒钟,我就否定了对中共病毒的不当念头。我很自然的把她架起来,扶到了房间里。我体会,这是進一步检验我对中共病毒的认识,是从宏观到微观,再一次坚定我的正念,是又一次实修的历练。

三、见证一样魔难两样过关

其实,我去帮助发正念的这位女同修,就是被人说是由同修把中共病毒“传染”给她的,因为她在外地帮助推广神韵时,同住的同修中,就有一位出现了中共病毒的症状。几天之后,她的症状明显起来,接着她丈夫也出现了症状,只是比她稍轻一点。

她先生受不了呼吸困难,在我到他家发正念的前一天,他请同修把他送到了医院,一检查:中共病毒阳性。医院给他接上呼吸机,他马上就觉的呼吸顺畅了。于是他就打电话给妻子同修,要她赶快到医院来,称接上呼吸机就不会呼吸困难了。而他妻子坚持认为自己不是被“传染”得了中共病毒,要在家正念闯关,不去医院。

我和另外一位女同修一起陪她炼功、发正念。一开始,她的消业症状非常严重,只能趴在地上急促的喘气,几个小时都不能动,根本坐不起来。那位女同修连续几天晚上一直陪她学法、炼功、发正念、吃饭、睡觉,完全没有中共病毒的观念。我们鼓励她:不管是不是旧势力的迫害,首先要向内找;没有胃口、吃不下去饭,也要强迫自己吃饭;坐不住,靠着墙也要发正念;不能炼动功,就打坐;能炼动功了,就算做一个动作停一下,也要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炼;站不住,就坐在椅子上炼;站不稳,就靠墙炼;抱轮举不起胳膊,那就举一秒算一秒,放下去就再抬起来;学法不能读,就听别人读,能读一句算一句,能读一段算一段,这些本身就是在否定旧势力迫害……就这样,她一点点艰难的不断的这样做着,每天都有進步。我们惊喜的发现:逐渐的,她能坐着完整的发正念了,打坐差不多可以恢复到一个小时了,动功也能站着炼下来了;到了第四天早上,她说自己完全好了!

她后来跟我交流说: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认为自己是“中招了”,自己是大法弟子,遭受这个魔难,是被旧势力钻了自己的漏,是迫害。在过关中,她找到了很多执著心,如:色心(看爱情视频、随便花钱买好看的衣服等)、怨恨心(恨先生执著于做生意、修炼不够精進,看不惯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和事等)、亲情(总是放不下对孙子的亲情,影响到自己讲真相,对先生不慈悲)、利益心(虽然抱怨先生花太多时间做生意,其实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对金钱有执著)等等。

而信师信法,是她这次过关中最深刻的体会。以前也认为自己信师信法,但是,经过这次魔难,她觉得自己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完全是在一个更高、更深的境界中,觉的自己的生命已经无我的溶于大法中了。

至于她先生,经过医院三周多的治疗后,在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从医院回到了家里,但并没有彻底恢复,有时还是忍不住需要接上呼吸机。

通过这一对夫妻同修面对中共病毒过关的做法,我看到了两种不同的过关态度和结果。妻子同修能够通过找执著、修自己、炼功、发正念、在法中升华,很快就走出了魔难,彻底的恢复了;而先生同修却放弃过关,选择用常人的医疗办法暂时解决困难,不仅时间很长,而且还留下了“尾巴”,并没有真正恢复健康。其实,我觉的给他留下这个“尾巴”,正是大法慈悲的体现:让他“缓一下”之后,有机会看看妻子同修是如何过关的,再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也能向妻子同修一样,堂堂正正的过关,把魔难当作升华的阶梯。

四、结束语

我悟到:虽然中共病毒是神针对邪恶的坏人進行淘汰的,但是旧势力的因素可能会利用它来迫害我们修炼人,正神也可能会利用它来考验和检验我们。总之,什么都是可能的,因为我们是在迷中,在修炼中;要想在中共病毒流行的当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要在法上认识法;但仅仅在法理上明白还是不够的,还要在修炼中、在讲清真相、在救度众生中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通过法的检验;而要做到这一切,最最重要的是在生命的最深处信师信法,这既是自己修炼所必要的,是为我们今后迎接更重大的天象变化打好基础,也是在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