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生命在大法中升华

更新: 2022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女性退休公务员,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七年九月喜得大法。

修炼前,我是一名百病缠身、处于死亡边缘的人。那时的我,患有脑血栓、心脏病、肾结石、胆结石、美尼尔氏症、严重类风湿、贫血、胃病等十多种病,体重只有八十斤,经常晕倒不省人事。吃药、打针、住院治疗、寻找偏方,都不见好转,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那时每天到了中午十二点,我就觉的心脏跳不动了,倒在床上,恍惚中觉的自己到了阴间。双脚肿亮,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得迈不开步,整天浑浑噩噩,面无血色、皮浮眼肿、神情恍惚。那时我活得真是度日如年。

炼功一个多月后,我的生命出现了奇迹:全身的病不治自愈,原来爬四楼(家住四楼)十分困难的我,不知不觉一口气爬到了五楼,一连好几次。我对同修说:“这个功法太好了!太好了!”大法的美好使得慕名而来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我地大约就有三千多人。现在见到我的人都夸我身体好,人显得年轻,七十多岁了,还能骑自行车外出活动,并承担着一定的家务劳动,还照顾着骨折摔伤的老伴。

现在我不但身体好,看淡名利,遇事总能为别人着想,我的身体和身心的巨大变化,使我的亲朋好友都能感受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切的变化和幸福都是慈悲师尊赐给我的。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突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一时间红色恐怖笼罩整个中国,谎言遍布全世界,人们的思维一下子被假宣传颠倒。各种残酷的迫害就从这时开始。按照“真善忍”做人行事倒成了犯罪!炼功动动手盘盘腿成了搞政治!将大法的美好的真相告诉民众成了对抗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迫害之烈,惨无人道!

邪恶的迫害和自己的消业,使得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状态:大约每个星期,我都会出现一次发高烧,全身疼痛,不吃不喝、卧床不起、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家中的亲人一定要我去医院。我告诉他们我这不是病,而是消业,我不去医院,她们就买了药逼着我吃。她们一走,我就吐了。我知道我有师父管,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就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吃苦消业。

这样过了一两年,发高烧这种现象就没再出现过。家人看到我发高烧不吃药就能好,心里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在家学法炼功,就没有那么大的阻力了。

我丈夫原来是个体格强壮的人,受邪党无神论洗脑,他不相信有病不吃药能好。后来他得了糖尿病,打针吃药、住院。自己还得掏医药费,每年都得几千甚至几万。糖尿病不但没好,相反病情越来越严重,变成糖尿病综合并发症:心脏做了三个支架,肺、肾、胰腺、胃等器官都出现了问题。他目睹我的身体的变化,改变了观念,知道法轮大法好。现在他与我一起学法炼功。只是因为邪恶的迫害,他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在后续的修炼中,我还有很多身体上的魔难:如我的脚踝骨摔伤肿了一个多月不能行走;肩周炎疼痛一年多;右手背被滚热的油严重烫伤;左小腿麻木五年多行走不便;吃了毒蘑菇重度中毒等等魔难,我都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不進医院,而是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信师信法走了过来。每过一次难关,我的身心都升华一次。

由于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我也遭受了中共邪党对我的迫害:因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曾遭恶党五次绑架、四次非法关监狱;行政降级(由正科级降为副科级),工资也相应由正科级降为副科级;被多次关洗脑班;五次流离失所(最长一次达四十多天),等等。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魔难,我知道任何的所谓的平安、舒适都没有救我命的师尊和大法更珍贵、更美好、让我更幸福。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就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讲真相救众生。我的存在,我的所为,我的苦口婆心,使我的亲朋好友与在茫茫人海中接触到我的人都能见证法轮大法好!都能听到大法的福音和传播大法的福音!都能在善与恶中选择生命的美好未来。

所述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