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着 让自己从新找回正念

更新: 2022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自从前年七、八月份儿子给了我一个他只用了半年的手机后,我的正念也随之下降。

由于这个手机一般不用于同修间联系,所以我就给自己一个借口,安全,可以肆无忌惮的上网看自己想看的东西。因为有了这个手机,与自己有点关联的事都到手机上去查一下,比如亲戚的孩子考上某大学,自己也要到手机上查一下是几本,全国排名是多少等,一看不要紧随随便便半个小时就过去了,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发正念也没有了以往力可劈山的正念,心也不清静,脑子里总是往外翻看到的东西,虽然三件事按部就班的做着,总觉的与法相隔阂,也感觉没有完全跟上正法進程,但自己却没有紧迫感,就这么往下滑着。

这时,有同修说面对面讲真相最好不给资料,容易出现危险,讲透一样。因为正念不足,我认为同修讲的有道理,这一认同,可不得了,也不敢堂堂正正的讲真相了,看哪个人好象都存在不安全因素。去年冬天有两次讲真相给别人资料时出现危险,在师父的加持下,都化险为夷,知道自己不对,有一段时间收敛了许多,每天大量学法,状态才好一些。

疫情封城期间,我随着未修炼的丈夫看起了手机里的小视频,有时乐此不疲。有一天我一个专门用于听炼功音乐的手机在显示电量那一栏出现了秒表,一连几天都在,关都关不掉,这不就是师父点悟我要珍惜时间吗?我清醒了一些。

我和婆婆搭伴讲真相,以前我俩出去每天两三个小时劝退二十多人是经常的事,而且各种资料装的满满的都面对面发出去了,人也平安返回,由于去年下半年我正念不足,婆婆讲真相的力度也不行了,出门不敢多带资料,大册子和《九评》也不要了,讲真相开始挑人了,我们俩讲真相的效率大打折扣。就这样旧势力还不甘心,加强、加大我和婆婆之间的矛盾,有时我们刚准备一起出门,婆婆就莫名其妙的发火,找茬,因为我正念不强,守不住心性就赌气不和她一同外出讲真相。到后来发展到我们看彼此都不顺眼,互相到同修那儿诉说对方如何的不好,想从同修那里获得安慰,由于旧势力不断的制造我和婆婆的间隔,我又没向内找,总觉的自己委曲,心里不静,每天脑子乱哄哄的,根本没有正念,学法也学不進去,结果我身体上不正确的状态出现了,只能是离开她回外地自己家了,配合中断。旧势力阴谋得逞了。

回到外地之后我开始反思,因为自己的不精進不仅使自己往下掉还影响了同修讲真相救众生,多大的罪过啊。因为放不下对手机的执著,我很想精進,可只要拿起手机,哪怕是看天气预报,都能找到吸引我持续看下去的东西,半个小时,乃至一两个小时过去了,差不多每天都是在“后悔与再看再后悔”之间过活,现在世间形势这么紧迫,正法進程都到这份上了,我却着急不起来,因为怕心还想维持现状自己安慰自己“以前救了不少人”,差不多可以了吧,或者讲真相做的好一些就想看手机消遣一下。

师父看我老是不悟,去年七月份的一天在我发正念时,突然“逆流而上”[1]四个字打入我脑中,啊,这不是师父讲过的法吗?我一下子惊醒了,我把这句法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是师父点悟我,不能停止不前,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想彻底改变,于是我就把手机关机,或放亲戚家不用,这也不行,心没改变,旧势力会操控人心想方设法的要拿手机去查东西,不查都不行,让你坐卧不宁,心神不安,非得把手机拿到手里看才行,我发正念也不管用,有一天看天气预报时不知怎么看到老版的《西游记》中的人物后来如何如何了就看了下去,这一看二十分钟又浪费掉了,晚上发正念还是那个人的东西往外翻。我知道手机是个魔,我也看到它是魔,是由情色欲构成的一个乱七八糟的邪恶生命,为什么就放不下呢?是因为自己实修不够。

我看了师父近几年的讲法,让我感受到那沉甸甸的责任,让我听到交流文章中同修说十多年来,她每天最多浪费三、五分钟,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深深的自责,因为我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史前的大愿,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我是谁?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是宇宙中第一伟大的称号,救度众生、带领众生回家是我的使命、是我的责任,我成就的是神,还会觉的孤独寂寞吗?还会看重人世间的安逸享受吗?还会看重人的名利情恨吗?不管今后还有多长时间,我都要让我的责任让我的正念来主宰,人的东西我全都不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走好、走稳最后的路!

当我发出这铿锵有力的一念,我想是从新震动宇宙十方世界的,宇宙中正神都在加持我,再看手机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哪有什么发资料会出事,是心性有漏才出事的,我们的资料都是救度众生的法器,不是被迫害的证据,我与众生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当念正了再看众生都不害怕了,好象看谁都是可亲可救之人,走过去堂堂正正讲真相,众生也很友好的表示感谢,发正念能感受到大觉者的一念力可劈山势不可挡,大脑清净(静)了,想的是要践行誓约……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付出一年的代价才醒悟。

我把这一年的经历写出来,希望给象我一样的同修一个警戒,在“值千金,值万金”[2]的时刻,千万不要懈怠,要勇猛精進,天国的亲人在盼我们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