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中向内找

更新: 2022年03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看到明慧网三月十日同修文章《望同修交流在面对面讲真相上提高的事》,把自己讲真相的几次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配合很重要

一次和同修去农村讲真相,看到一妇女在地里干活,我和同修就走过去,寒暄几句后,我就开始讲正题。刚讲了几句,忽然后面来了一个年轻人,大声喊着。撵我俩走,说不走就去举报。我俩离开之后,我提议先别讲了,找个地方交流一下再讲,她说行。

我说:刚才我讲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她说:我觉得你比较会讲,我在听你怎么讲的,想和你学学。期间,我曾经想,你是不是不应该讲哪句哪句话啊,她不爱听。

我说:我和你的想法不同。我觉得这时咱俩是在除恶,是一个整体,你讲我发正念,我讲你发正念,互相加持,不存在讲的好不好。我讲的是我对法的理解,你讲的是你对法的理解,我俩可能理解的不一样,只要在法上,互相配合就行。

她说:你说得对。

交流完,我俩继续讲,遇到一对老夫妻在地里干活,门口摆着放过的烟花。我问,有喜事啊?他们说儿子刚结了婚。我说恭喜,恭喜你们双喜临门。他们问还有什么喜?我说,我这不是送喜来了?把这老俩口讲的真是喜上眉梢,又是要给我们倒水,又是要留我们吃饭,直说:“谢谢啊、谢谢啊,这么远来告诉我们这事。”

过后同修说:这回我没听你讲,就发正念,一直发到最后,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还是配合好啊。

我说:刚才我讲好像不用想,那嘴自己就在那讲,讲出的话现在想想自己都惊讶,句句在理又中听,咱俩这是互相加持。

过后,我自己向内找,别人说我会讲,说明我有显示心,有时讲退了,就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口才好,有时别人不认可,心里就有失落感,还有求名的心。今天为什么没想就讲出来了,其实都是师父给的智慧,是大法的力量,是我俩配合了。符合法的要求了,法就展示出来了。在以后讲真相时,为了看住这个显示心,讲退了,我就在心里说:“谢谢师父,这不是我讲的,是大法的威德。”

二、去掉党文化的“势利眼”

我开的卖店门口,有一个收废品的,我叫她大姐。我看她每天风吹日晒的,有时就叫她到我店里来坐,熟了之后,我就给她讲真相。她不认可,也不表态,讲了好多次,都是这态度。我就认为她没念过书(她告诉我没念过书),听不懂,再不讲了。

可是她几乎每天都来,渐渐的我开始烦她了,因为她身上有味,走了之后,店里还有味。

时间长了,我开始反思,她会不会就是来听真相的,因为我有人心,耽误她得救了呢?这一找,自己吓一跳。没讲真相时,可热情了,讲了人家不认可,就认为人家没文化,不愿搭理她了,这感情用事哪行?!嫌她身上有味,看不起她。那是党文化“势利眼”,看人下菜碟,也是妒嫉心。

我下决心修去这个害人的党文化,生命应该是平等的,一样珍贵,都应该慈悲对待,我在心里和师父说:“请师父放心,以后我要尊重生命,明天我就重新给她讲。”

她来了,我又给她讲了一遍,没想到这次她非常认可,瞬间脸上就有了红晕,象变了一个人一样,问了很多问题,我都耐心回答。她很郑重的说,一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她来告诉我说:昨天晚上我洗脸、刷牙后,上炕盘腿坐好,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很长时间。要吃药睡觉了,一想我都信佛了,不用吃药了,就没吃安眠药,结果睡得可香了,她说,安眠药已经吃很多年了。

在她身上发生了很多奇迹,这里就不一一讲了,讲一下她保护大法书的事。

她收了很多书,挑出来好像是六本书给我。她说坚信这是大法书,她虽然不认字,记住了我给她看过的那个法轮图,这几本书有人看到要买,她说不卖。那人以为她想要高价,说有价就行,她说这几本书无价,多少钱都不卖。我一看是大法书,她把这几本书送我了。她的行为让我震惊,这悟性多好。

写出来这个事,也给同修提个醒,重视修去我们自身的党文化。

从那以后她还是经常来我这,我再也没闻到有味了。

三、去色心

一天,店里来了一位看起来是退了休的男士,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他高兴地走了。现在都是微信付款,得加顾客微信。几天后,他竟然来约我到外地和他一起住几天。我一惊,一定是我有问题了,这不是毁众生吗?赶快向内找。

照照镜子,是不是有媚笑,没有;语言上有没有不得体的?也没有,几天也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他却每天都发些什么“想你啊”这些东西。

于是,我静下心,从他進屋开始,一思一念去找,象回放一样,开始过滤,镜头定格在他第一次進来的一刹那:我一打量,觉得这个人气质不凡,用常人话说,我这是职业病,卖货多年,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买货的,习惯了。这不仅是“势利眼”那么简单了,觉得他“气质不凡”这一念是色心。

于是,我写了一首藏头诗,一笔一划写在纸上,边写边发出一念,让所有的功能都在一笔一划里,所到之处解体一切迫害众生的邪恶。写了大概七、八遍,觉得达到横平竖直了,拍下来发过去,从此消停了。

表现形式是我们在讲真相,如果陷在“形式”中,也是被党文化这个“形式主义”蒙蔽了,讲真相的时候不能忘了发正念,我基本是边讲边发正念,个人体悟,其实这是个除恶的过程。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