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师保护 提高心性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修炼大法前我患有心脑血管病、偏头疼、胆囊炎、严重结核病,肺上有两个大洞,长年去医院打针、吃药,打针把右肾打出了问题,排不出尿;吃药把耳朵吃聋了,又吃出了胃病,天天呕吐,吃不進去饭。我浑身是病,什么活也干不了,就是个废人。丈夫在外面干活都不放心,怕我死了他不知道,他去哪里都带着我,顺便也让我散散心,我成了这个家里的重大负担,我不仅身体难受,心更难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不知道哪一天是个头。

师父再次救了我

一九九九年春天,我喜得大法,所有疾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每天早上同修们到外面集体炼功,晚上到我家学法,我们每天洋溢在得法的喜悦幸福中。没想到一场迫害突如其来!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的良好环境,加上怕心严重,我放弃了修炼。

那些旧病一个个又回到我的身上。一天发高烧,丈夫把我送進医院,大夫检查后说:“晚来半个月就没命了。”我在医院住了五十多天,病情只是稍微缓解了一点。一天中午打完针,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做了个梦:我在马路边等车,这时过来一辆大客车,从车上下来两个小孩,乐呵呵的把我拉上车。车往山顶开,像是去送葬。我一看,不对劲,就拼命喊:“我要下车!我要下车!我不去那里!”我跳下车就跑,跑進一个小屋,看见一个老乡,就藏她身后。那俩小孩追过来叫我出去,我就不出去,那俩小孩叫着我的名字骂我……骂的很凶,一下子把我吓醒了。一会又睡着了,可还是这个梦,吓得我再也不敢睡了。

二零零五年,丈夫带我去小叔子家,让我散散心。小叔子一家都修大法。弟妹希望我继续修炼,给我一本《转法轮》。其实我心里知道大法好,就是害怕共产党,不敢炼了。回家后我拿着《转法轮》如饥似渴的看。药我也不吃了,医院我也不去了,我什么都不想,每天就是看书,一看书就感觉浑身发热,也没有难受的感觉了。

专心看《转法轮》我才明白,大法不是为了给人祛病健身的,是要把人带上返本归真之路。想想当年的我有多愚钝,这么好的功法却轻易的放弃了!好几次边看书边流泪,有时后悔的嚎啕大哭,当初要不是师父救我,我真的就死了,我对不起师父,让师父操心了。

师父再一次给了我新生。

过心性关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晚上七点多钟,我正在炼功,姐姐打电话来说父亲病重,当晚我就坐火车赶回老家。我们姊妹五个都回去了。第二天,父亲就病逝了。这么多姊妹,无论是烧火做饭、花钱办丧事,都是我干活,我出钱。由于劳累,回到家我就开始发高烧。

嗓子烧坏了,不能咽东西。我想:我是个修炼人,我得吃饭呀!就做一大碗面片,硬往下吞,我说:“你疼你的,我吃我的!”一大碗全吃了。高烧烧得我浑身没劲,我就坚持炼功,能炼多少炼多少,再难受也坚持坐着学法。

一周以后开始口渴,我就大量喝水。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像一片树叶,像要飘起来似的。我知道这一关过去了。当我静下心来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悟到:是我的怨恨心造成的:父亲重病中,这么多姊妹都不管老人,只有我往来十多趟,回去伺候老人,我们都不在同一个城市,离老家最近的姐姐都不管,我就心里不痛快,再加上对父亲的情,就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我的肉身。是师父看到我有这颗坚定修炼的心,就把我这块业力拿掉了。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过情关

我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多年来,我们相互照顾,对丈夫可以说是百般好。

一天晚饭后,我在刷碗,丈夫在外面喝酒回来,手机没电了,就用座机打了个电话。我听到他的声音暧昧,挂了电话就睡觉去了。我听出不对劲,就回拨了过去。一听是个女人声音,我就问对方是谁?她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早上我问丈夫那女人是谁?丈夫坦白了,说他俩已经好了大半年了。我劝丈夫不要再联系她了,在家好好过日子吧。可他们不仅没断,相反越来越热乎。有一天,丈夫提出要和我离婚,要跟那女人远走高飞。我说我不离婚,丈夫问我是不是怕离婚后找不到像他这么好的人了?丈夫的确是很勤劳,对我、对孩子都非常好,我家日子过得也不错。我告诉丈夫:对于背叛,我能忍下来不是我离不开他,谁离了谁都能活。只因我是修炼人,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所以我不能离婚。离婚是对婚姻不负责任。

我好言相劝他也听不進去,我的人心就起来了,我怨恨丈夫不念夫妻情,自私,狠心!我吃不好,睡不好,瘦了二十多斤。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一条宽广的大道,我骑着自行车往前走,突然一阵大风,沙尘暴袭来,我骑不动就推着车艰难的往前走。醒来后我悟到,师父点化我:路再难,也能走过去。是我对丈夫的情太重,我在用人心、人念看待丈夫出轨的事,不是慈悲心。

师父让我找到了我的执着,我决心去掉它。只要丈夫回家,我依旧象以前一样待他,关心他,照顾他。过了很久,丈夫却没再提离婚的事。现在他干活回来,我好饭好菜伺候着,他干活累,我每天给他打热水泡脚。丈夫说:“我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找到你这么好的媳妇。”

我修大法 家人受益

丈夫的腿的关节处起了个大包,医生说是囊肿,必须做手术。丈夫的活儿多,没工夫去做手术,每天忙他的。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什么病都能好。有一天他洗脚时告诉我囊肿没有了。

丈夫虽不修炼,但很尊敬师父,敬大法,我给师父敬的水果,他都让我买最好的。丈夫做事认真,从不占人便宜,乐于助人。他的身体健康,硬朗。我炼功,他受益了。

再说说大女儿。她从小体弱多病,常常晕倒,经常打针吃药。二十一岁时又得了甲亢,天天吃药。第一次手术不成功,第二次手术时,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诚心念了,手术很成功,现在大女儿变的很健康,性格也开朗。

二女儿有一次心情不好,因他爸包活赔了三十多万,她就出去和同学喝酒去了。酒喝多了,回家全身抽搐,把他爸吓坏了!我看到女儿很难受的样子,就跑过去给师父磕头,求师父帮帮我女儿。求完师父,再过来看看女儿,啥事没有了。

我两个女儿都花真相币,有时还帮我讲真相

丈夫、女儿他们仨虽都不修炼,但大法已经在他们心里扎下了根。无论遇到多大魔难,在师父保护下,很快都能过去。现在我的家每天喜气洋洋,美满幸福。

多救人

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师父要我们多救人,多救人!以前我主要打语音电话,是在电话上直接对对方讲。现在我走出家门,寻找有缘人面对面讲。我去人多的地方,如车站、人多的马路上转,逢人就讲。

一天下午,我在家学法,就感觉心里有事似的,学不進去,想想这是告诉我应该出去救人去了。我去了景观大道。看见不远处有一位妇女,她一看见我就奔我走了过来,我就迎了过去。她说她找不着车站了,很着急,我就边送她去车站边给她讲真相。我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没听过。我就告诉她,小时候戴红领巾、入团时都发过毒誓,说要把生命献给某党。它太坏了,我们的生命是爹妈给的,不能献给它。她很认可,同意退了。

有时,我去集市给摊主讲真相,冬天我就去滑雪场给游人讲。

一次女儿的男朋友带了五个朋友来我家玩,其中有当老师的,有当警察的,我就着急想救他们,可插不上话。就在这时,女儿男朋友叫我过去,对他的朋友们说:这是我姨,我姨人特别好。我就借此机会对他们说:来到我家就是缘份。大姨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咱们小时候都戴过红领巾,入过团,还有入过党的吧!他们说入过呀!我接着说:那加入党团队时都是发过毒誓的,让你把生命献给某党。那个党是无神论,讲战天斗地的。各种灾难是天降的,共产党的权力再大也阻止不了老天刮风、下雨、地震、海啸的,我们得顺应天意,退出无神论组织,让神佛保佑咱们。

这五个孩子听后都特别高兴,一个劲说:“大姨,你怎么这么好!”我给他们五个人起了化名都退了。感谢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家,让他们都得到救度。

想说的太多了,一言难尽!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也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