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科学的自白

更新: 2022年03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科学,现代人对我有非常多的误读。在西方世界里,我的实质被“实证科学”的全部内涵代替了,在中国更是把我等同于正确或者政治正确的代名词。

我到底是谁?从什么时候产生的?如何产生的?我有什么局限以及最重要的——到底什么是科学精神?都好像被大众忽略或者漠视了。

那么,今天就借此机会简单的为我自己正一正名:

1. 关于科学的定义

首先,要说一下科学的定义,因为崇尚“科学”的人都非常喜欢先把事情下个定义,好像这样就能把基本情况了解清楚。暂且先不说这种以定义方式论事物属性的方法是否准确,先来看一下尼采是怎么评价定义这件事的。

尼采说过:只有非历史的存在才可能被赋予恰当的定义。而充满变化的事物是很难用“什么是什么”去客观全面的说清楚的。科学到底是什么,也一直没有准确的定义,而且科学本身也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虽然科技界对我下了很多定义,但是都不能准确的表达。尤其翻译成中文后,更失去了大部分原有的来自古希腊原创的“科学”概念的内涵。

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让中国学界都很震惊的事实是,中国的学术用词中超过60%以上的词竟然都来自于日系翻译中的中文字!什么意思呢?就是很多学术专词包括:哲学、经济、社会、法律、科学等都是从日语里直接扒过来的。日语里有汉字,扒过来了汉字,但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日语里的汉字与中国古代的汉字含义相差甚远。比如“哲学”里的“哲”,在日语里是“聪明”的意思,哲学这个词在日语语境里就是“聪明之学”,而当我们翻看古希腊关于“philosophy”这个词时才发现,西方语境中的哲学是指“爱和智慧”。在古汉语《说文》中对于“哲“的解释是“智也”。智慧可不等于聪明吧?!“社会”一词在古汉语中是指“经世济民”而不是简单的与财务经营有关的内涵。“科学”一词也遭遇了同样的翻译误导,“科学”在日语语境是“分科的学问”的意思,这哪里是我产生时的本意呀?

相对而言,比较贴近古希腊原创的“科学”词汇含义的解释是:科学是一种知识。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知识体系。虽然到目前为止,国际上对于“科学”尚无一个公认的统一定义。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学者,对“科学”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解释。在西方语境里,“科学”(Science)是人们不断认识世界,提升生活品质的知识。通过这种知识,人们由此制造出了各种工具和产品用于工作和生活。在运用这些知识的同时再进一步的去探索生命和宇宙。

2. 科学的简要发展脉络

科学最早起源于古希腊。最早的发展动力是要满足人们不断提升生活品质的需要以及对未知的人体、生命、宇宙探索的好奇。

学界有一种说法,认为最早的数学知识和数学工具是五千年前中国的黄帝时期发明的。到了两千五百年前,佛教、道教几乎同时出现在东方,给当时的人们带来了全新的认识生命和宇宙的科学系统。公元八世纪,被誉为西方数学第一人的希腊人泰勒斯创造了一套数学语言来解读自然规律。阿拉伯人更是使希腊传统的西方科学进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期,在炼金术、代数、天文学等方面,阿拉伯人都做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但阿拉伯科学的辉煌只持续到了十二世纪,在遥远的东方,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一直持续到了17世纪。从盛唐(七世纪)到明末(十七世纪)一千多年里,中国基于天人合一的信仰观下的科学体系得到了逐步的完善和发展。构成这一体系的农、医、天、算四大学科以及陶瓷、丝织和建筑三大技术成为了中国古人的智慧结晶。十一世纪之后,欧洲东征的十字军从阿拉伯人那里带回了中国的四大发明和希腊学术。欧洲的文艺复兴更全面的恢复了对希腊自然哲学的整体面貌的认识。再之后,出现了哥白尼、牛顿等著名科学泰斗。从17世纪到18世纪,一直走到了被誉为科学世纪的十九世纪。人们开始认识了电学、磁学、光学等并从天文学等角度把目光投向了无垠的宇宙。这就是在漫长人类发展历史中短短的科学发展历程,如果从实证科学的诞生之日开始算,到目前为止,科学的年纪不过几百年。

3. 科学的局限

达尔文进化论一直被认为是西方实证科学的基础,除了在中国,由于执政方需要为暴力获得政权寻找理论依据而对进化论顶礼膜拜之外,在西方科学界从一开始就一直存在一大批对进化论质疑的科学家。英国著名博物学家赫胥黎是坚定捍卫进化论的斗士,他却遭到牛津大主教威尔伯斯福的讥讽。大主教曾经责问到:“赫胥黎先生,我恳请指教,您声称人类是从猴子传下来的,这究竟是通过您的祖父,还是通过您的祖母传下来的呢?”学界普遍认为,如果从进化论本身的缺陷以及面临的发展角度来看,威尔伯斯福主教的责问有相当重要的科学意义。

从科学发展的脉络我们看到二十世纪科学走到了发展的巅峰,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出现,人们越来越多的维度去了解人体、世界和生命。同时,随着科学技术的无度发展,这个无度是基于人类对物质占有和欲望享受的无止境的追求。在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时空被变得越来越近的同时,人们的精神生活也越来越匮乏,时空的缩短反而让彼此的人心越来越远。同时由于科学的无度发展带来的核威胁、生态危机、能源危机以及文化危机都已经成为各国政府不得不面对的重大问题。

在许多中国人眼里,我就是打开宝藏大门的密钥,无所不能。但是,在科学成功的背后,一个潜在的危险已经显露出来:人类通过大规模的开发自然,虽然掌握了更高的能量,有了支配自然界的能力,却动摇了人类生存的根基。煤炭和石油的过度开采已经让地球储备的资源面临透支,试想,如果没有了能源,现代人一切赖以生存的基础将崩塌。仅就没有电力一项足以让手机、电脑等不离手的现代人如同陷入无尽黑暗。所有的文明将丧失殆尽。

中国古老的科学早就明示了中庸的概念和道理,任何的极度而为导致的一定是全盘的毁灭。

我只是一种知识,运用好了,造福人类!过度使用或用于非人性化的场景将把人类自己毁掉,也会让我——“科学”背负无法摘去的骂名。

4. 科学精神到底是什么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真正对一个科学问题的提出才是关键,并不是问题的解决,因为问题的提出,包括对一个老的科学问题的重新描述、崭新的描述是真正对世界的贡献。

所以,科学精神首先就是实事求是。什么是实事求是?就是告诉人类我知道的,或者能利用我来解决问题的能力是有限的。客观的承认科学绝对不是全能的!
在宇宙中、在人世间,有太多的事件是我无法解释,也是科学家无法利用我来找到答案的。根据当代西方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犹太人卡尔波普尔提出的可证伪性原则,科学能回答的界限限于可证伪的问题,简单来说也就是能够被观察到的反例推翻的假设(比如: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这个假设就可以被一只黑天鹅的发现而被证伪)。

而宗教、哲学、文学、艺术等人文学科的问题往往不具有证伪性,但这不意味着其没有价值,只是不在科学回答的范围内罢了。

不在我可以回答的范围之内的迷惑多的数不胜数,包括但不限于外星人是否存在?尼斯湖水怪、百慕大三角洲、濒死体验、第六感觉、麦田怪圈、宇宙的边际在哪里等等都不在我能解释的范围之内。更不用说不具有证伪性的宗教里的各种神迹,比如藏传佛教的修炼人在涅槃或圆寂之时往往会出现虹化现象,这种虹化至今已被很多人亲眼目睹,却无法给出确切的解释。据藏族史料记载,得道高僧虹化时身体会化作彩虹和光亮,甚至直接消失在空中。

作为基督教两大神迹的“童女生子与耶稣复活”是人理性最不能接受的,因此许多人不相信,但这又是史实,耶稣降生开辟了历史新纪元,是人类历史的分水岭,基督降生前是公元前,基督降生后是公元后。

耶稣的神迹在《圣经·新约》中的《四福音书》中有许多记载,耶稣所行的神迹可以分为医病、驱魔、支配自然界、三次从死亡复活的实例,以及其他种类的神迹都是需要更高的科学方法来诠释的。

再如中国的中医里的脉络,气功、周易、八卦等等都高深的让我叹为观止!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大师传出的法轮佛法中的各种神迹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从科学的逻辑里找到任何脉络。

再补充个大家熟悉的眼前的例子,新冠大流行的问题,从2019年至今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全世界包括所有号称科技十分发达的西方国家,哪个弄清楚了新冠病毒的来源和应对方法了呢?病毒不断地“科学“变异让全球的科学家如同被戏耍的小童一般无助,最后只好选择与病毒共存。

这还不足够说明科学的局限吗?

其实,最重要的科学精神还有一条就是:批判性的思维,也就是质疑。这也是我要大声为自己正名的原因!我没有说我是全能的,我一直在说我的局限和我的质疑本质。是人类的贪婪和无度追求把我塑造成了今天这样的“万能之态”。被利益驱动的团体把我变成了一根打人的棍子,针对一切不符合他们意愿的事情和现象都会挥舞着我而指责对方:“你不讲科学!”

再说一遍,我是有科学精神的,我是带着质疑过去的眼光存在的,在这种质疑声中使得人们不断的重新思考、论证、推演、实验、最后推动科学往前发展。从哥白尼的日心说到达尔文的进化论(暂且不说进化论的缺陷和不足),都是非常典范的质疑,最后带来了科学重大进展。

还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目前被“实证科学”的概念覆盖了,实证科学讲究的是下定义、基于严谨的数学逻辑去推演,同时要能再次重复证实,按照“现代科学之父”牛顿整理出来的科学范式去工作。

由此可以显见的看出,超出实证科学的工作模式,也就是如果他们无法定义,无法重复实验就无法套进他们所谓的科学标签里。实证科学在过去的几百年确实给人类的物质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容我以真正富有科学精神的面貌科学的评判一句:实证科学绝不是科学的全部,实证科学只是科学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它除了显见的优点外有更显见的局限和不足。

5. 结语

任何能够说明或合理解释人体、生命、宇宙的学问,不管它是属于学科和宗教范畴,都是科学,而且很可能是高于实证科学很多的科学。

只要客观的认识自己、谦虚的向其他领域的知识致敬并学习,不断反省自身的不足和扩大学术的包容性,尊重事实,实事求是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才是真正科学的本色。

由于篇幅有限,谨以此文为自己简单的正一正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行延伸阅读并让自己带着真正的科学精神科学的研究一下科学的全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