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话说“没有人权也幸福”

更新: 2022年03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三日】法国市场研究公司益普索通过在线平台调查发布过一份二零二零年全球幸福指数排名,中国位列第一,93%的中国居民认为自己很幸福。外人很难理解,在一个不尊重人权的社会里,怎么会幸福呢? 其实不然,笔者接触到很多国内的朋友,甚至在网络上逛一逛,都能感受到不少民众的幸福感。

人权说来说去围绕的就是一个“自由”,宗教、言论、新闻和集会自由。对西方人来说,“不自由毋宁死”。可是,对很多中国人来说,这些自由好像是多余的。当百姓主动自律按照党的思维想问题,有这样的认识,想不幸福都难。

但是,人向往自由是天性,中国还有五千年敬天奉神的文化沉淀,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西来幽灵共产党的驯服工具。总有人会追求独立的信仰(比如,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总有人愿意站出来为弱势群体发声(比如那些维权律师),总有人跪久了想要起来遛遛(比如那些自由知识分子)。共产党整人的规律就是运动95%的人去斗争另外5%的人。一方面大家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另一方面那5%的人还要遭到中共的打压。于是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这95%的人中很多喜欢极力否认那5%的人在经历着的非人苦难。

原来在国内单位的老板,有次来美国,我跟他说起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他不信,说共产党不会那么坏。事后我托他带几片法轮功真相光碟回去送人,他断然拒绝,说这会给他惹麻烦的,因为这时他想起共产党有多坏了。这种矛盾现象很普遍。国内的同学朋友动不动就跟我说,报纸上法轮功的事情都不提了,没有事情了。我说那你就穿上印有“真善忍”的T恤衫到天安门广场走一圈,看看能不能呆上五分钟,然后对方就不吱声了。明明说没有迫害,怎么轮到自己头上就怕得要命呢?

再说个故事。疫情期间很多拿美国绿卡但长期生活在国内的人,不得不回到美国点个卯,以维持绿卡的有效性。一位朋友就这样在美国住了快一年。随身带一个机顶盒,用来看国内的影视剧和新闻报道。海外中文报道也很多啊,他拒绝看,说都是“胡说八道”。我们常在一起聊天,有一个话题说不拢,那就是人权问题。他的观点非常有代表性,那就是别给我说中国人权,咱们就说说美国人权,然后数落出一大堆美国的人权罪行,把美国说得简直就是十足的人权恶棍。问他干嘛投资移民呢?“在美国私有财产有保护,钱是安全的,购置的房产是靠得住的,毕竟是法治社会,尊重人权。”这时候美国又成为人权榜样了。

当年号称自己是“五毛党”党主席的网红“染香”,真名袁小靓,热衷于为中共的恶劣人权辩护。她丈夫被中共抓捕,没有音讯,这时候她想起了人权,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帮助解救她的丈夫。袁小靓的行为反映的就是,一旦共产党的铁拳打到了自己,才发现人权还真是个好东西。

这种双重人格,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不涉及自己的时候,把中共混同于中国,说中共不好就等于辱华,习惯性地就站在党的立场,为中共的人权侵犯辩护,沉醉于“没有人权也幸福”的幻觉中;只有触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自己也可能成为人权侵犯的受害者时,才是真正的自己在说话。

其实,“没有人权也幸福”是一种对人权的透支,早晚会付出代价,就算你还没有成为那5%,人权侵犯带来的经济、法治、道德的代价,也已经让你成为受害者了。

人权的经济代价

中国的经济发展有赖于美国的支持。技术、资金、人才、美国市场对中国全面开放、加入世贸WTO等,都离不开美国的力挺。当然,美国不是活雷锋,一是为了进入中国潜在的巨大市场,二是希望经济发展能使得中国政治上走向民主,从根本上改善人权。二十几年下来,两个目的都落空了。美国以人权为筹码跟中共交往的政策走到了绝路。中美脱钩成为了热点话题。中国百姓觉得能够牺牲自由,容忍共产党的人权侵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年经济的发展,生活比过去好了。如果没有了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资金、技术和市场,中国的经济发展将遭遇重大挫折。

这不是别人要遏制中国。要说谁在遏制中国的话,正好是中共自己,恶劣的人权让别人望而怯步。快速发展的国际大环境不复存在,难道要重回亚非拉朋友圈做冤大头吗?这不是中国人民期望的改革开放,这是中共侵犯人权的经济代价。果真走到那一步,岁月不会静好,幸福也不会再有。

人权的法治代价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遵循着“水桶定律”: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 完全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只要中共对一部分人不讲法律,中国也就没有法治可言。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法治上的那块短板。中共不让受理法轮功学员提告的案件,而中共起诉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则常常是一出闹剧。法官成为了帮凶,而不是公正的守护者。明慧网的报道中收集了很多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当庭辩护,法官说“讲一句加一年刑期”,“一个字加判一年”, “党不让辩护的”,“你跟我讲法律干什么,我跟你讲政治”,“法轮功的问题可以不走法律程序”,“领导人讲的话就是法”。如此知法犯法,可谓触目惊心。迫害法轮功,成为了中国法治道路上的一座大山,不停止迫害根本就解不了这个结。

中共迫害法轮功建立起了一整套机制,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这种模式已经成型,于是我们看到这些年同样的模式被应用到其他群体身上。只要作恶的机制还在,没有人能保证下一个不轮到你。

人权的道德代价

假冒伪劣,有毒食品,贪官污吏,见死不救的“小悦悦事件”,扶不起的老人现象,专家教授们的抄袭剽窃弄虚作假等等,让外国人都惊叹“中国人怎么了”。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人有信仰,有对神的敬畏,相信善恶有报,有内心的约束,这才是维护道德的正途。中共打压信仰自由,是中国道德下滑的根源。严密的数字化监控可以减少闯黄灯,甚至杜绝小偷,但是去除不了人们心中作恶的欲念,无助于道德的提升,相反,会促使道德进一步堕落。中共原中宣部副部长、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大力宣讲信息化数字化打造诚信社会,结果呢,过了两年这个鲁炜因腐败被抓了,获刑14年。

没有道德、不讲诚信的社会,人人都是受害者。

不为中共的人权侵犯站台

其实,能够接受法国公司在线调查声称幸福的人,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小群体。联合国每年也会发布一个“全球幸福指数排行榜”,评分标准有一些硬指标,比如人均实际GDP、社会支持、健康预期寿命、自由度等因素。一百五十来个国家,中国的排名在中游偏下的位置,谈不上什么幸福。中国有六亿人月收入仅一千元,还有十亿人没有坐过飞机,两亿多中国家庭没有抽水马桶,真正出过国的人也就一个亿多点,出国旅游与沉默的大多数中国人无关。

中共的统治下,仍然有太多的人在承受着苦难。人再穷再苦,也可以感受幸福,也可以乐观向上,这没有问题。明知中共在剥夺人民的自由,在打压争取自由的那一部分民众,有人却主动要掩饰中共的暴虐恶行,这才是个问题。我们不是要人们揭竿而起,而是在听到揭露中共人权迫害的时候,想到自己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者,没有必要为中共的人权侵犯站台,不需为中共的邪恶之场做烘托;接到真相电话,收到一张真相传单时,也能静下来听一听,看一看。这是真正的自己的选择,是良心的选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