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师父坚定的走在回归路上

更新: 2022年03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三日】我修炼法轮大法有二十四年了,没有师父的看护是走不过来的。满怀对师父的感恩写出自己的修炼历程,与同修交流,激励自己精進实修。

我非常荣幸,出生在师父的原籍——吉林省公主岭!为了躲避邪党的迫害,我的祖父和我父亲带着我们全家人逃到了黑龙江边陲的一个小矿区。那时我才两岁半。从小常听祖父、祖母讲:“人再坏下去,等到灯头朝下,窝吃窝拉的时候,就要天塌地陷了。”这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许多问号。直到我得法,宝书《转法轮》中的“真、善、忍”三个字映入我的眼帘时,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灵深处,头上和后背多年来的那个沉甸甸的东西“唰”一下没了,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每天学法炼功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

法光照耀我的家

我的祖母和我母亲在世时,都患肺病,每到秋冬季家里的咳嗽声不断,咳的痰一滩滩的,我还经常陪她俩住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俩受着病痛的折磨。

没想到的是,在我三十八岁那年也被传染上了肺结核,咳痰咯血。病痛的折磨,身心的痛苦,尽管家里中、西药成堆,我对自己的未来依然倍感迷茫无助。

就在这时,我的邻居,一位朝鲜族老太太告诉我:山上有炼法轮功的,这个功好,她让我也去炼。出于面子,我就去了那个益寿山。看到真有好多人在那儿炼功。邻居朝鲜族老太太递给我一本书:《法轮大法义解》,说:你先看看这本书。我一拿到这本书就有一种莫明的亲切感。回家后用了一整天看完了这本书。

虽然书中说的有些事不太懂,可我就是不想放下。想起早上在山上看到大家炼功时两只胳膊举在头上,晚上我也站起来举起胳膊站着不动。一会就觉的冒汗了,胳膊感到很累,但我觉的比打那吊针要好的多,就坚持站着不动,直到要上厕所了才把胳膊放下来。

没想到我拉肚子了,便出的是象脓一样的东西,可肚子不疼。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山上去还书,把我的情况和邻居老太太说了,她说:“你和大法有缘,师父管你了,给你净化身体了!”我这才想起昨天看了一天书却一直没咳嗽,这书怎么这么神啊!那我一定要学,一定要炼!我把宝书《转法轮》请回了家,开始每天学法炼功。

开始丈夫反对我炼,他恶狠狠的当着孩子的面对我说:“你要炼我就整死你!”我没和他说什么,不想让孩子看到我俩吵架,但我心想:谁也动摇不了我。没几天,我丈夫忽然腰痛,痛的满床打滚喊叫。那天是休息日不上班,我把大法书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他就拿过去看。我和他说:这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周一丈夫下班回家对我说:“真神奇,今天在班上腰一点也没疼。”

自那以后他每天与我一起到炼功点炼功。随后我家成立了学法组,来学法的人越来越多,屋子装不下那么多人了,就又分出去两个组。

孩子上小学三年级时春天的一个早晨,孩子早上起来有些晚了,我就帮他穿衣服。突然发现孩子两肋的皮都破了,我惊讶的问孩子这是怎么弄的?孩子说:在学校掉厕所里了。我问:“那你怎么上来的?”孩子认真的说是一个大法轮把他托上来的。

感激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救了孩子!

亲朋好友深受大法的恩泽

不久,丈夫的肺结核、腰病,孩子的乙型肝炎都随着我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全好了;我的大姑姐患脉管炎,腿肿的很粗,常年流脓流血,花了很多钱打针吃药也不见好。她看到我修炼后全家的变化,也跟我学法炼功,她的身体也好了;我的大姐、三姐、三姐夫也都纷纷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我的两个同事,他们也都得法走入大法修炼。

侄子在矿区学校教学,离家大约六十公里路程,二零零三年秋季的一天,在乘公交车去学校的路上,在一个比较偏僻地带突然出现三个持刀歹徒把车拦住,上车抢劫乘客的财物,侄子吓的不得了!可三个歹徒就像没看见他一样抢了全车上的其他人后下车走了。侄子到学校和同事讲他遇到的惊险事时,大家都说是他家祖上积了大德了。

我从黑窝出来,嫂子和我说了此事。我说:“是你帮我保护大法书,侄子又做了‘三退’,大法师父给了你家的福报。”哥哥、嫂子全家都相信大法,感恩师父!

二零一零年,我被邪恶非法关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七十岁的姐姐和姐夫千里迢迢去看我。狱警却不让她俩见我。姐姐回家后惦记我,着急上火,鼻子里长个东西。到医院检查,说长了个瘤子,医生说怕病变,得马上做手术。姐姐说:“不行,不行,我怎么也得把我妹妹接回来再说。”到二零一一年,姐姐把我接回来后再到医院检查,瘤子不见了!

姐姐善待大法弟子,师父为姐姐除去了鼻瘤,得到了福报。

出车祸 师父救我

一次,我稀里糊涂的撞了火车。过后听哥哥告诉我,当场看到我撞车的人说:“这人一定有高人保,不然她怎么是坐在那呢?”是师父,慈悲的师父一直看管着我,保护着我,师父救了我。

我的心里一直装着大法,当我过这个大的病业关时,我经常流着泪跟师父说:“师父我要坚修大法!”说完我就能真切的感到师父就把我身体里使我难受的坏物质拿掉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还能修,我还能炼。

这时同修也来帮我,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我就又爬起来了。慈悲的师父一次次把我扶起再扶起。

溶于法中 善待他人

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我被邪党三次非法劳教,一次五年冤判关進监狱。我在黑窝里遇到的犯人有职业犯人(贪污、受贿的)、杀人犯、吸毒贩毒犯、诈骗犯、还有因上访而被冤判的。我给她们所有的人讲真相,告诉她们:都是邪党的无神论把你们害到这一步的(不相信善恶有报);每当开饭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喜欢吃的让给她们吃。

有个犯人有甲亢病,每当菜里有海带我就挑出来给她吃。她很感激我,背后她和同样包夹的犯人说:“其实炼法轮功的人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包夹打骂时,我都心平气和的给她们讲真相。一次警察抓着我的头往墙上撞,我的脸的左侧撞坏了,流了很多血。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那警察气喘吁吁,累的够呛,我马上对她说:“你别生气,我的做法不是针对你本人的,我是坚持我的信仰。”我给她讲了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的故事。从那以后她改好了许多。

犯人们干活有的时候为了赶任务,中午不让吃饭的事常有发生,我就把我分到的热水灌到瓶子里,用棉被把饭包好把热水瓶放在里边保温;有的时候把发的鸡蛋、馒头掰成一块一块送到她们的口中。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这么善待周围的那些犯人。

二十多年来,沐浴在浩荡佛恩中,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幸福。师父的恩德和慈悲弟子是永远无法报答!只有修好自己,精進再精進,圆满功成跟师父回家,这是师父所希望的。

感谢恩师!合十

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