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荣昌区78岁高兴芳被非法剥夺养老金

更新: 2022年03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自二零二一年九月以来,重庆市荣昌区广顺镇政法委“清零”人员,几乎天天都上门骚扰今年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高兴芳,要求她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高兴芳老人不配合他们,被迫流离失所。政法委人员打电话找她的子女、丈夫,逼他们交出高兴芳,家人没配合。广顺镇社保中心,从二零二二年二月起,非法将高兴芳的养老金全扣了。

高兴芳,女,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二日生,是荣昌县永荣矿务局双河煤矿八井的一名职工家属。炼法轮功前,高兴芳曾患有偏头痛、鼻炎、眼睛肿看不清东西、牙龈经常出血、耳朵听不见、腰椎间盘突出、慢性肾炎及妇科病。高兴芳一身病,子女多,没钱治。

一九九七年三月,高兴芳开始炼功,只炼了两个多月,全身的疾病就消失了,走路一身轻,家庭和睦,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修炼大法后,高兴芳按照李洪志师父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名利面前不争不抢,做事先考虑别人,处处为他人着想。在社会上,在家庭中,高兴芳都做到与人为善,宽以待人,真诚善良。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无视法轮功给亿万民众带来的道德提升和身体健康,无视法轮功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正面作用,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盗用国家的名义,盗用法律的名义,对法轮功及其信仰者展开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非法镇压和邪恶迫害,高兴芳也经历多次绑架、殴打、关押、三次枉判劳教各两年、强迫“转化”、做奴工、不让睡觉、写“三书”等残酷迫害。时至今日,迫害仍然没有停止。

下面是高兴芳老人曾经历的部份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七月,高兴芳在四川泸县石桥坝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手被铐在车栏杆上,手颈的骨头被磨得露出来了。高兴芳被非法关在芙节派出所一月,始终被戴着手铐,不能脱衣,洗澡。

二零零二年四月,高兴芳在重庆渝北区洛碛镇(高兴芳的娘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手铐铐着,拉着在洛碛镇游街侮辱,被非法关押在江北区公安局拘留所四个月做奴工,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江北区毛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那里,高兴芳除了每天要被强迫做超时的奴工劳动,还要被强迫看造谣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片,暴力强迫写“四书”,强迫“转化”,不“转化”的不准睡觉休息,罚站。高兴芳因为不“转化”,被关小黑屋。

二零零六年八月,在高兴芳荣昌的家里,有荣昌和永川两地的六一零人员十多人强行打开高兴芳的家门,非法抄家,欲绑架高兴芳,高兴芳不走,三个警察强行把高兴芳从家里拖走,抬上警车。高兴芳女儿追出来时,还被警察打伤。当时,高兴芳只穿睡衣,光着脚,被非法关在荣昌县看守所一夜。

第二天,重庆市永川区六一零的邓光其和另外三人,把高兴芳绑架到永川区胜利派出所。在胜利派出所里,高兴芳被警察罗进拳打脚踢,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肿得看不见东西,牙齿全被打松,门牙打掉四颗。下午,高兴芳被绑架到永川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女子劳教所里,高兴芳被强迫不准睡觉,做奴工,在太阳下曝晒,睡水泥地板。

二零一零年,高兴芳和唐世孝去送真相光碟,被永川六一零的邓光其和另外三人铐在警车的栏杆上,被姓黄的警察用脚踩手铐及殴打,高兴芳被打成手颈骨折,高兴芳再被枉判劳教两年。高兴芳被绑架到重庆转运站时,因体检不合格(高血压),才没有被送到重庆江北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三年三月,高兴芳又被荣昌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荣昌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八月,高兴芳又被荣昌县公安局绑架关押十五天,之后被绑架到重庆千竹沟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二十天。在洗脑班里,重庆六一零的恶警和邪恶之徒每天不准高兴芳睡觉,强迫高兴芳看诽谤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录像,强迫写“三书”,还编排诽谤大法的歌曲乱唱等等。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倒行逆施,给千千万万个象高兴芳一样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家人及社会上的亲朋好友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中国社会造成了严重的灾难。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