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打毒针致瘫痪失忆 北京李文栋含冤离世

更新: 2022年03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李文栋,男,时年五十五岁,北京大学法律系八五级毕业生,原在北京某国营企业任处长,曾任公司律师。二零零一年,李文栋被绑架,被注射毒针,丧失记忆,骨瘦如柴,瘫痪在床,历经多年的艰难,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含冤离世。

李文栋的妻子邵岩,研究生毕业,曾在北京农业大学任教。当时李文栋和邵岩夫妇家住海淀区,他们的原籍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邵岩历经非法劳教、佳木斯特务跟踪、北京特务骚扰,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

被迫流离失所

李文栋和邵岩学大法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特别邵岩的严重肾病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李文栋、邵岩和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家里的电话被监控,楼下始终有蹲坑的,被非法跟踪、骚扰。李文栋和邵岩坚修大法,后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期间,他们的遭遇非常艰辛,心理压力非常大。

遭绑架、打毒针

流离失所八个月后,二零零一年八月底,李文栋和邵岩在海南被绑架,后又被转到北京海淀分局非法关押。邵岩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李文栋遭严重迫害后,一恶人说,要把他废了。后,李文栋被注射了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致使他从那时起失去了记忆,不会说话,不认识人,不会走路,生命危在旦夕。

李文栋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恶人怕担责任,不得不告诉家人,将他接回远在佳木斯的父母家。

艰难的恢复中 忆起海淀区医院是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回家后,尽管亲人精心照顾,李文栋仍没有恢复。刚刚回家时,他每天晚上都发出惊恐的喊叫声。即使李文栋瘫痪在床,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建设派出所警察还经常去骚扰,他的父亲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不久便悲愤离世。

他的母亲遭到这双重打击后,身体每况愈下。当时,他母亲已七十多岁,每天艰难地照顾李文栋的起居。

妻子邵岩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曾与法轮功学员张亦洁同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遭受同样的迫害。邵岩被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旧病复发,生命垂危。劳教所不但不放她,还给她打大量激素的药物,摧残她。

二零零二年末,非法劳教满一年半的邵岩被释放。释放时,她的身体极度虚弱。邵岩没有回北京上班,而是回到佳木斯婆婆家,照顾丈夫李文栋。

邵岩每天给已失去记忆、不能行走的李文栋读大法师父的经文。逐渐地李文栋能认识人了,身体状况恢复一些。但是,中年的李文栋已经“今非昔比”。李文栋坚持学法、炼功,他开始拄双拐,练习走路,几年后,又拄单拐。后来,他可以拄一根木棍,练习走路。后来,他扶着东西能走路了,再后来,都能上八层楼了,记忆恢复了一些。

就在他身体稍有恢复,李文栋才回忆起来一点。他说:在北京市海淀区医院里,在一个很大的房间,躺着很多人,盖着白被单,一动不动,什么知觉也没有,只是喘着气,他是其中一人。有一些穿白大褂的人在巡视,其中有人在里边穿着警察服。他说,海淀区医院是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被北京女子劳教所摧残得极度虚弱的邵岩,多年来,身体也一直没有恢复到健康状态。同时,北京的安全特务变换着招数骚扰她,或指使佳木斯的安全特务跟踪她,或在她婆婆家楼下蹲坑,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邵岩含冤去世。

邵岩的离世,使李文栋失去了相濡以沫的妻子,同时失去了帮助他学法的好环境。逐渐地李文栋从还能拄着单拐在外面走,到最后卧床,不能行走。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李文栋含冤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