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去怕心 一心救众生

更新: 2022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一日】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遇到过几次危险,每次都因为我信师信法,危难中,师父把大法的威德显现,领我走出了危险,消去我的怕心,让我一心救众生。

二零零八年,我地一同修被迫害致死。为了震慑邪恶,救度众生,同修们制作了曝光恶人恶行的不干胶,上面有该同修的遗像。可是,不干胶制作完后,许多同修不敢往外贴,两百多张A3大张不干胶堆积着。我看到这种情况,心想:“同修都被迫害死了,我还怕什么!”我就拿着这些不干胶,大白天自己出去贴。从街的一头一直贴到另一头,整个街道都贴满了。哪里是人群的聚集地,我就专门往哪里贴,心里没有一点怕,也根本不想有没有监控摄像头,也不怕别人看见。

可是在以前,我的怕心很重,不敢跟陌生人讲真相,常常是出去转一圈又回来了,不敢讲,回来后又后悔。而这次,我的正念一出,怕心就没了,顺利的贴完了这两百多张不干胶,用了两天的时间。晚上炼静功时,我看见有一座山,被师父拿走了。我知道那就是我的怕这个执著心,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座山。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怕心了。

大约是在二零一一年或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手里拿着大法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当我走到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男子面前时,我给他一本小册子,他没有接,却突然抓着我的手,就不撒开,说让我跟他走。我说,我不跟你走,我得去救人。他还是死死的抓着我的手不放,一直把我拽到社区办公室,原来他就是社区的负责人。

接着,他就给公安局打电话,公安局来车,把我带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我不配合,心里没有怕,讲真相、发正念,不断的求师父,到晚上,就放我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我就又出去讲真相了,正巧碰到了那个恶告我的社区负责人。他吃惊的看着我,问:“你怎么还在这儿?”我说:“我是救人的,不在这儿在哪儿?!”从此以后,他不再那么恶了,我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他看见了,也不管不问,并且还主动索要大法真相资料。即使别人不要,他也要。我真的为这个生命的变化而高兴。

还有一次,我在大街上劝“三退”救人,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我递给他一本真相小册子,他接了过去。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高兴的接受了,同意“三退 ”。接着,他拿出了工作证,让我看,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警察。你要注意安全。”说完就走了。这个处在风口浪尖上的生命得救了,我由衷的为他高兴。

在二零一六年,我发真相资料时,递给了一个年轻男子。他接过去后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我说:“公安局的也得得救啊!”他就让我跟他走,我回身掉头就跑,他就在后面追我。眼看就要追上了,我的脑中闪出一念:“我不归你管!”他马上就停住了脚步,不追我了。大法又一次显出了威力。谢谢师父!

前几年,我发现在市政府门口有一个花园,那里聚集了许多邪党政府职能部门退休的人员,同修们都不去那里讲真相。我就想,救人不能留空白地方。第一次,我背着真相资料,递给他们。可是,他们都摆手不要,还说三道四,说法轮功不好。我一本也没发出去,都拿回来了。回来后,我心想:“我不能放弃他们,我还要去!”

第二天就又去了。我刚到,就有十多个警察把我围住了,原来他们事先就知道消息,埋伏好了的。他们把我推进警车里,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车开到半路停住了,他们说:“你下去吧!”我还以为他们是在跟我开玩笑。他们接着说了好几句:“下去吧,下去吧。”我就下车了,平安回家了。

回家的第二天,我就又去了,我抱有一念,就是想救他们。到了那里,那里的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因为他们都眼睁睁的看见了我被警察抓走。我掏出真相册子给他们,这时他们之中就有人开始接真相小册子了,虽然只发出去几本,但这也是好的开始。

第二天,我就又去接着发真相小册子,接小册子的人就比前一天多了。隔几天,我就又去发真相小册子,这回接受小册子的人明显比上次多很多,一兜子都发没了。

以后,我就一个星期去一次,真相资料有:《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还有每一期更新的小册子和小广播等。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

我听见他们的议论:“(真相资料)太好了!”有时他们见我去了,远远的打招呼:“你怎么才来呀?我们等你好半天了!”我见他们都接受了大法真相,时机成熟了,就劝他们“三退”,结果劝一个,成功一个,大多都是邪党党员。

一茬人明白真相得救了,他们走了,又换了一茬人,就这样一茬走了,又来一茬,他们都明白真相得救了。有一个人对我说:“我都三十五年党龄了,你竟然给我退了!”

在这些年讲真相救众生中,我还被绑架很多次,但每次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回家了。谢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