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不正 招来了三年的病业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三日】二零一九年二月份的一天晚上,下半夜,突然左乳房痛的很厉害,我是左侧睡的,我想翻过来右侧睡,痛的不敢用劲,慢慢翻转过来后,用手一摸乳房,里面有一个好大的肿块。修炼前,左乳房乳腺增生,心想:这是消业呢!右侧睡,疼的轻,左侧睡就疼的厉害,半个月,不能左侧睡觉。

二零一九年七月份的一天,我讲真相时,来到一个小花园,靠道边有两个长条的石板坐。我坐下来,从包里拿出音箱,播放《普度》。我想,一会儿就有人来听我讲真相。刚想完,就来了一位五十多岁和我年龄相仿的时尚女士,她紧挨我右边坐下。

我把音箱关了,给她讲真相。我给她讲法轮功是佛法,是宇宙高德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讲:结婚前,我就有心脏病、脑神经痛,痛的越来越厉害,两个眼球都痛,痛的不能动,打封闭针也不好使。结婚后,又得了类风湿、胆结石,眼睛就有三种病,嗓子也痛,痛的不能说话。最后,去了青岛大医院。大夫说:这病不好治,我们医院大夫就有你这个病。结果,药都没给我开。

我绝望了,可我不想死。这时,我想起了法轮功。修炼前,不只一个人和我讲:法轮功是佛法,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李大师还不要钱。那时,我被无神论洗脑,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更不相信不打针、不吃药病就能好,还不要钱,有这好事?我姐姐的病也是医院治不了的,后来姐姐修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姐姐和我讲,我也不相信。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觉的可笑,被无神论欺骗蒙蔽的太深了。我修炼了法轮功后,所有的病很快就好了,感觉真好,你也学法轮功吧!

她说,我遭不了那个罪。我说不遭罪。她说,我炼法轮功,我师父就打我的头,不让我炼。说她师父叫某某,这个名字我听过,是天上的一个神。她说,有一次,她和她师父说要修炼法轮功,师父又打她的头。她师父对她说:你的任务是算卦,不能炼法轮功。

法轮大法修炼不可强为,是讲缘份的,谁也不能强迫谁修炼,我只能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她。

我和她聊了一会儿,我起身要走。她马上说:你挺好的。我问:你怎么知道?(我以为她说我人品好,因为有些人会说我人品好)她说:我看到了,你身体挺好的,就是有点疼,你的左乳房天天都有点疼。

我当时心想:刚给她讲了我的病都好了,承认疼,她会认为我的病没好。我就说,我不疼。她又说,我看你有点疼。我坚定的说:我不疼。她看我说的挺坚定,就自言自语的说:我看着有点疼,你还没感觉到?我和她道别后,就走了。

从此,我的左乳房真的不疼了。现在想一想,为了证实法,其实,我当时的念还是挺正的。

可是,过了三个月,想起此事时,心想:消业我得消呀!乳房就又开始痛了。做第一套功法抻的动作时,它会疼,抻的那种疼,我想,抻,你不能疼啊,它就不疼了。有时疼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疼,游走着疼。乳房的肿块不是一个,越来越大,感觉乳房装不下了。发正念也不管用,以前发正念五分钟就好或一念发出就好。

我开始向内找,有色心?我很喜欢好看的衣服,出去讲真相或做什么事,我会穿最好看的衣服,这两年买了七、八件,过于执著;喜欢好看的花,有时执著的还挺厉害,面子心、利益心、急躁的心,这些心都有,我下决心在法上归正,好好修自己。

找到了一些不符合法的人心,也没好。到后来,乳房下面开始往外鼓包,里面硬硬的。过了一段时间破了,出来了象水珠一样的东西,又过了一段时间出来的黑不黑、白不白的象汤一样的东西,乳房肿块小了很多。心里有些高兴,就想:马上要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又肿大起来,下面鼓起的硬包,越来越大,还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是乳白色的粘粘的东西。

到了二零一九年九月份时,每隔几天就出一次深红色的血。我求师父点化我,当晚,梦见乳房好了。我悟到师父点化我没事的,是师父给安排的消业。有时看到乳房里排出来的脏东西,我会想:为什么我乳房会出这些脏东西呢?是不是去我怕脏的心呢?我知道我还有一颗很严重的怕脏的心。看见同修把掉在地上或床上的菜、水果捡起来就吃,我就做不到。有一同修卫生很差,就不想靠近她,知道这颗心不善,总想去掉它,可去的不是那么好。

自从乳房出现这种病业症状后已三年了,三年中,老伴及其他常人家属谁都不知道,我没告诉他们,怕吓着他们。外观上,谁也没看出来我有什么不适,三件事和家务活什么都不耽误做。虽然有时疼,但也不是太疼,有时疼几分钟或十几分钟,有时几天都不疼。

有一同修看了后说:你现在这个状况,要是常人,胳膊应该抬不起来,是师父为你承受了。我让她闻一下有没有异味,她说没有。出来那么些脏东西,应该有异味的,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把异味给拿掉了,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

我不断的向内找,归正自己,可是由于得法晚(二零一四年得法),法没有学透,法理不清,就以为师父给我安排让我消的业,我得消,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求来了魔难。是同修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在和同修切磋时,同修听了我讲的过程,同修说:你心里想着“消业我得消呀”,你不是在求消业吗?这难不是你求来的吗?同修的话一下敲醒了我,是呀,持续了三年的病业关,我怎么就没悟到是我自己当时那不正的一念招来的呢?

修炼的路师父都从新做了安排,师父怎么给安排的就怎么走,我怎么可以自以为是的想怎样呢?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吗?我给师父认错:师父啊,弟子悟错了,真是愧对师父!让师父操心了!弟子一定归正自己,求师父给弟子做主,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其它谁的安排都不要。弟子一定把所有不符合法的执着修去,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写出这篇文章,就是想提醒同修,吸取我的教训,多学法,静心学法,把法学透,在法中正悟,用大法不同层次的理指导自己修炼,珍惜师父给安排的大法弟子集体学法和切磋的环境,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在此感谢师父为弟子所做的一切!三年的病业关,虽然一直在消业中打转转,可我从没把它当成是病,从没对大法、对师父的信动摇过,反而使我对大法对师父的信更加坚如磐石,宇宙大法的根已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谁也动不了我。

在我写稿的第一天,发现乳房已好转,每天都有好转,我想很快就会好的,因为我有师父,我不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