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赐我新生,造福乡梓”

——一名印度整形外科系主任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22年04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六日】(明慧记者伊莲采访报道)印度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位于恒河平原东部,主要是孟加拉人,主要语言为孟加拉语,首府加尔各答为印度第七大城市。每年初,一年一度的加尔各答图书博览会便如约而至。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贸易性书展,向普通大众开放。同时也是亚洲最大书展,以及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大文化盛事。

自二零一五年至今,印度法轮大法学员每年都应邀参加图书博览会。法轮大法的展位上有各种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其中有两本孟加拉语大法书籍,让很多的孟加拉语民众了解了大法,分别是《转法轮》和《法轮功》。翻译这两本书的是今年六十四岁的加尔各答医学院整形外科系主任乌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图1:二零二二年三月加尔各答书博会(Kolkata Book Fair)上“法轮大法”的展位
图1:二零二二年三月加尔各答书博会(Kolkata Book Fair)上“法轮大法”的展位

图2:二零二零年二月印度学员在加尔各答书博会(Kolkata Book Fair)期间教功和演示功法
图2:二零二零年二月印度学员在加尔各答书博会(Kolkata Book Fair)期间教功和演示功法

图3:孟加拉语(Bengali)的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和《法轮功》
图3:孟加拉语(Bengali)的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和《法轮功》

看到现在神采奕奕的比特博士,让人无法想象十年前的他曾是一名生不如死的患者。作为治病救人的大夫,却无法治疗自己的病痛,这是比特博士曾经的悲哀。

回首过往,比特博士说:“我曾经尝试过不同的静坐和修行法门,它们就象是给机器加点润滑油,让机器更好的运转。而法轮大法则是给我换了一个全新的机器,连零部件都焕然一新。现在六十多岁的我拥有四十岁的精力和体力。我在加尔各答医学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每天接待很多病患和处理各种急重症,做过上千例手术,而我自己的变化则是我医生生涯中最难以置信的奇迹。”

图4:加尔各答医学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的乌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图4:加尔各答医学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的乌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一、修炼法轮大法 经历生命的奇迹

比特博士二十岁的时候,就患上了折磨他三十多年的慢性支气管哮喘,而且还对众多的物质过敏,如灰尘、花粉、棉花、各种食物、甚至冷空气等等。由此又引发了反复的呼吸困难,咽喉感染,以及皮肤疾病等等。三十多岁的时候,他又患上高血压。此外,由于使用治疗哮喘的类固醇类药物,又引发骨关节炎,所以他每次走路和爬楼梯都会双膝疼痛。后来哮喘和过敏将他摧毁,正常工作和生活变成了奢望,他每天依赖吸入治疗和抗生素维持。活着成为令他自己和家人都痛苦不堪的负担。

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比特博士开始寻求精神归宿,他拜过很多导师,学过各种门派,也读了很多书。家人对他不停地尝试各种的新鲜事物习以为常。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法轮大法。令他惊讶的是学炼的第一天,哮喘就神奇般地消失了,过敏症状也有明显的改善!以前因为哮喘,睡觉时他不能平躺,睡着后还常常因为窒息而惊醒。当天晚上,他睡了一个久违的好觉。

于是他下载了法轮大法九讲录音带,开始每天听师父讲法和炼功。几个月后,他的膝盖不再疼痛,走路和爬楼梯不再有任何感觉。现在六十多岁的比特博士可以走几个小时的路而不觉得累,这是连他在三十几岁的时候也不敢奢望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当他开始学炼法轮功时,他的太太和岳母都笑话他,觉得他又开始尝试一种新鲜事物,很是不以为然。随着比特博士健康状态的改善,家人由不信,到震惊,到信服,现在也跟他一起学炼法轮大法。

图6:比特博士和太太在书博会上合影
图6:比特博士和太太在书博会上合影

二、境界的提升 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比特博士说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是个非常自以为是的人。几十年受到的教育和生活的阅历都让他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如果别人不顺他的意,一点小事都能让他生气。他也很看重金钱和名望,在工作中和社会上稍不如意,就会抱怨,心生妒嫉。在家里他也是说一不二,想要让他听太太的,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修炼后,他发现慢慢地他追求名利的心放淡了。碰到矛盾,他学着用真、善、忍的原则,分析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找出不足并努力改正。

一次系里有五位医学生参加专业考试。成绩出来后,一位男生公开表示对成绩的不满,并指责老师打分不公。作为系主任,比特博士负责处理此事。他了解到这是一个时间很长并且辛苦的考试,学生完成考试并不容易,而公平的打分也很不容易。他还发现其中有一道题,两名学生给出相同的答案,但得分却是一高一低。

完成调查后,比特博士告诉这位学生,评分确实有问题,这是他这个系主任的责任,应该有更严谨的评分机制。如果是在修炼前碰到这种事,并给予这样的处理,对于比特博士来说,简直不敢想象。

同事们听说后,都惊讶于他的态度和对学生的答复。有的甚至觉得他不该向学生道歉,老师怎么能向学生道歉呢?他说:“法轮大法让我谦逊了很多。一个人很难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现在我不觉得那么难了。”

以前那个在家里说一不二的比特博士也不见了,现在的他变得柔和而宽厚,很多事都会和太太商量。太太看到他的不足,也会指出来。如果有道理,比特博士就努力改正。

三、翻译大法书籍 造福家乡民众

修炼法轮大法给自己带来的身心变化,让比特博士发自内心的想要告诉其他人。他向家人,朋友和同事介绍法轮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奇迹。很多人想要了解法轮大法,就想买书来看,可是当时在印度,大法书籍只有印度语和英语两种语言。而在西孟加拉邦,孟加拉人是大多数,讲孟加拉语,很多人无法用印度语和英语来阅读。一位朋友问比特博士为什么没有孟加拉语的大法书籍,并建议他来翻译。

二零一三年比特博士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孟加拉语大法书籍翻译和出版的旅程。为了更好的理解原著,在老学员建议下,他开始学习中文。他下载了中文的法轮大法书籍,买来中英文对照词典,并学习汉语拼音。每天开车上下班路上,他都聆听李洪志先生的“广州讲法”、“大连讲法”和“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音。

当时在西孟加拉邦学员很少,印度其它地区学员都讲印度语和英语。要翻译孟加拉语的大法书籍,比特博士身边没有人可以问,只能靠自己。即使困难重重,一想到自己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他就觉得一定要坚持下去。有时忙不过来时,一家人都来帮忙,太太帮忙打字,儿子帮忙校版。

“功夫不负有心人”,二零一六年,孟加拉语《转法轮》和《法轮功》相继出版。回首这一旅程,比特博士说:“如果没有师父的帮助,我根本做不到这一切。每当遇到困难,我就努力去战胜它,于是就会出现转机,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自二零一五年至今,印度法轮大法学员每年都应邀参加加尔各答图书博览会。从二零一六年开始,孟加拉语的《转法轮》和《法轮功》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每到周末,展位前都挤满了前来咨询和购买大法书的人群。同时伴随着美妙舒缓的炼功音乐,法轮大法学员的功法展示也吸引着大量民众。很多人买了书后就跟着学功。博览会的工作人员和书商也成了法轮大法展位的粉丝。

一位隔壁展位的老板,每天有空就过来学炼功法。还有执勤的警察也会抽空来聊聊天,了解法轮大法。

二零二一年加尔各答图书博览会因为中共疫情爆发,被迫中断。比特博士和同修们开始在互联网上举办法轮大法介绍会,每周一次。他们用孟加拉语,因此吸引了很多来自印度西孟加拉邦和邻国孟加拉国的有缘人。内容主要为向观众展示录像短片和投影幻灯片,并提供法轮大法网址,以方便观众阅读法轮大法著作和学炼功法。另外每周还有两次网上教功的时段,很多人通过这种方式,与大法结缘。新学员也能在疫情当中依然拥有修炼的环境,不断进步。

四、口耳相传 新学员相继走入修炼

每年都有新学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德先生(Mr. Prodyut De)来自加尔各答新镇。二零二零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说法轮功给了他新的生命。

二零一五年,德先生的手掌突然剧痛,痛得无法做任何事,经常睡不着觉。加尔各答神经科医院的一位知名外科医生诊断他患有“腕管综合症”,并给他做了手术。德先生说:“手术后,疼痛并没有减轻,身体上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不久,他的脊椎也出现问题,膝盖无法弯曲,不能上下楼了。

二零二零年三月,德先生参加了他家附近举办的法轮大法介绍班,当场学会了五套功法。此后德先生每天炼两遍功法。

回忆当时的情形,德先生说:“四个月后出现了奇迹。我发现我可以舒适地用手写作和做其它工作了。至此,我好像有了新生命。我可以坐下来洗衣服了,很容易地完成所有需要膝盖弯曲的工作。”

德先生最后说:“真、善、忍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摆脱了身体上的疾病,让我重新拥有了健康的生活。我衷心感谢和敬佩李洪志大师。”

象德先生这样生动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人在自己身心受益后,迫不及待地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亲朋好友。透过口耳相传,当地有很多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结语

比特博士的故事就象无数大法修炼者的缩影。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从汲汲营营,身心俱疲的俗人,变成一个个努力同化真、善、忍,为他人付出的好人。

比特博士最后说:“修炼后这十年,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生命,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法轮大法的光芒点亮了我的生命,也照耀着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