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杨秀荣做好人被抢夺养老金 含冤离世

更新: 2022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杨秀荣,女,七十七岁,因修炼法轮大法,找到人生真谛,修心向善,身心健康,生活快乐无比。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秀荣因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多次绑架、酷刑、敲诈金钱、劳教,直至被非法判刑。二零二零年八月,她又被扣发养老金,受到“断粮”的经济迫害,制造生活危机。老人不得不为生活奔波,要求撤销决定,身心遭受摧残,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杨秀荣生前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正常晨炼被无端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左右,法轮功学员在长青公园炼功,被公安局绑架三十多人,杨秀荣是其中之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红山区看守所迫害。进看守所初期,杨秀荣那个监室关押的全是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睡觉到半夜时,警察就野蛮地把法轮功学员叫醒,让法轮功学员面壁罚站,有时警察在门口污言秽语骂法轮功学员一阵子、再站一阵子才让睡觉。其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绝食,做无声的抗议,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杨秀荣被迫害了十五天才放回家。

二、邪恶酷刑摧残善良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杨秀荣在家里被红山区公安局的警察绑架,当天夜里十多个警察恐怖的闯入她家中,乱翻乱抄,屋内一片狼藉,无下脚之地。野蛮抄家持续两个多小时,也没获得任何东西,警察就把杨秀荣绑架到红山附近的一个派出所迫害。一進屋,警察就让五十五岁的杨秀荣靠墙边罚站,后来才给一个凳子让坐下。十多个警察冲着杨秀荣大骂,刑讯逼供让交代“法轮功问题”。她说做好人就是祛病健身了,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十多个小时她被轮番审问,不让有任何休息的空隙,持续了一夜。

第二天,警察又把杨秀荣绑架到红山区公安局,把她关押到一个刑讯室坐老虎凳。老虎凳后面有两个孔,把两只胳膊向后一背伸进两个孔里,再铐上手铐。老虎凳能来回动,一动特别疼。她这样被铐住四天四夜,不让上厕所,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觉。杨秀荣要求把手铐给放松一些,一个胖子警察却说:好!再给你紧紧。四天四夜下来她胳膊与手腕都变成了青紫色,肿痛的大动脉胀得特别难忍。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结束了老虎凳的酷刑后,警察又对杨秀荣实行了另一种酷刑:大背铐。一只手从肩上背过去,另一只手从下面背到后面去,再把两只手用手铐铐在一起。当时杨秀荣立即呼吸困难,小便失禁,肚皮全是裂口,往外冒血。下身流血不止。这个酷刑留下了后遗症,她一直下身经常流血不止,对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

后来杨秀荣被送到红山区看守所关押一夜,又被转到松山区看守所。看到杨秀荣满身是血,有善良的警察说:“一个炼法轮功的,他们怎么给治成这样啊。”她在松山区看守所被强迫做奴工:挑豆子。她每天被强迫干十三、四个小时,在那里杨秀荣被迫害了三个月,又被送到兴安盟的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三、善良人比罪犯受到更悲惨的肉体与精神折磨

在图牧吉劳教所又遭受非人的迫害与折磨。劳教所里那些真正的罪犯,象卖淫、贩毒、诈骗、拐卖等等人员就是劳动。而对法轮功,不仅劳动,还要增加迫害。一进劳教所,警察就强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洗脑”。拒绝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就被警察吊起来毒打。每次吊刑要两个多小时,然后还得强迫一天的超负荷劳动,到大田里干农活,做奴工。回来时还得搜身。然后再进行洗脑迫害,逼迫听、看诬蔑法轮功的造假录像,逼迫接受“假自焚”等内容;逼迫签保证书: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这次杨秀荣被非法判劳教迫害一年。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四、被绑架,敲诈钱财

二零零一年,杨秀荣又被红山区西屯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强行绑架。警察一大早就闯入她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生活物品,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后来敲诈家属三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五、再次非法判劳教、榨取巨额钱财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杨秀荣在家里被松山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五、六个人突然闯入她家中,又野蛮查抄,抢走很多私人物品,把她绑架到松山区看守所。在那里杨秀荣以自己没有犯罪而不背监规,被一个姓李的警察打嘴巴,还被罚站。在松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警察向家人敲诈三万一千元,将杨秀荣非法判劳教二年,监外执行。那时的三万余元,对勉强维持生活的家人来说,真是巨额钱财啊。

六、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杨秀荣在红山区附属医院外再一次遭到红山区国保大队绑架。警察用衣服勒住她脖子,勒得她呼吸困难,大小便失禁。警车把杨秀荣拉到国保大队,她裤子里全是大便。警察抢走杨秀荣的钥匙,到她家开门抄家,把她家里翻得底朝天,乱成一片。连冰箱都不放过,造成冰箱短路,修理两次,每次花费就四百元。警察又抢走许多私人物品。

在红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在电脑里给杨秀荣编造许多材料,然后让她签字,她拒绝签字,作案的警察布仁竟破口大骂。直到深夜两点杨秀荣被送往红山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一连三四天警察都拿着一叠编造的材料诱骗杨秀荣签字,还以验血(验血是为了活摘器官准备信息库)的名义让她签字,她都拒不签字。后来红山区公安局伙同检察院、法院的人员一同给杨秀荣非法判三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在红山区看守所被迫害半年后,杨秀荣被发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杨秀荣遭到转化法轮功的“攻坚组”恶警非人的迫害及精神摧残:每天强迫看他们假造的诬陷法轮功的那些假新闻录像,当被法轮功学员揭穿说这是造的假录像时,就被警察指使犯人打骂。他们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不许出屋与任何人接触,不许行动,有人专门寸步不离的看管着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大法师父,诋毁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在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书”上签字。法轮功学员不听从不配合的就遭到毒打,有的被扇耳光,有的遭踢打,有的被踢胸口喘不过来气几近死过去。他们下流地踢阴部,有的人被踢得大小便失禁。有的遭电棍电击,有的被打瘫痪。精神与肉体摧残还改变不了的人,就下毒,利用犯人想减刑早回家的心理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里、菜里、咸菜瓶里、暖壶里偷偷下毒药,下摧毁中枢神经的药。有的学员身体很好,却出现了血压高、脑血栓、牙齿全部脱落,甚至精神状态出现问题。

杨秀荣被迫害得身体出现了病状,家人一再要求保外就医。他们监狱虽然迫害法轮功无法无天,但对每个直接参与迫害的个人来说,也不愿意让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出事而担责任,因为国际社会的追查越来越紧,他们个人与子女的前途都受到牵制。因此,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重就保外就医,让出去,有的就减刑让出去。杨秀荣被减刑六个月。实际迫害了三年。

六、上班存下的养老金被抢夺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给杨秀荣个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及肉体伤害,给她丈夫及子女也造成很大的精神痛苦及经济损失。这些按照国家法律都应该起诉,要求国家赔偿。但法轮大法弟子没有对任何参与迫害的个人及机关采取过报复或过激行为,一直宽忍着。现在她反而再次遭到抢夺饭碗的“断粮”迫害,把她一生辛苦上班存下的社保局代为保管的养老金扣发了,把她正常的家庭生活费给断了。

杨秀荣老人一直为此事奔波,女儿儿子借钱给社保局交款,换取能按月发放养老金,这无疑是把子女推上背债生活的困境。杨秀荣写材料、反映背负冤案还被断粮的经济迫害。身心的疲惫与压力导致她身体出现病状,二零二二年一月住院,二月二十五日她含冤离世。

杨秀荣遭受的迫害只是大海之一滴,西来魔教中共迫害善良人、迫害中华儿女,给个人家庭甚至是社会造成的苦难真是罄竹难书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