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能解万古谜

更新: 2022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母亲给我讲了家族中的一些神奇的故事。但我受无神论和进化论的灌输,并不是很相信,只当故事听,将它深深的埋在我的记忆里。看神韵晚会时,让我想起了母亲讲的故事。

1. 修道的舅姥爷

母亲说,她舅舅(也就是我舅姥爷)是修道的,经常给十里八村的人去阴间查一些病因啊,寿命啊,和一些其它事。邻村一个人不相信,就骂我舅姥爷骗人,去找舅姥爷争论。舅姥爷就说:你要真不信我带你去看看。你敢去吗?他说敢!舅姥爷就领他進入密室,用一个红布条扎在他腰上,两个人就闭关打坐,家人都知道他修道,谁也不打扰他们。我也忘了过了多长时间,舅姥爷醒过来了,一看那人没醒来,就急了,赶快叫家人打听周围谁家有生小孩的、下猪崽、猫崽、狗崽的。家人打听到前屯有家下猪崽的,舅姥爷就去那家一看,有一只小白猪崽腰间有一圈红毛,他跳進去抓住小猪崽的后腿把小猪崽摔死了。然后叫着那人的名字往家走,到家后,那人就醒过来了。舅姥爷说:我叫你在路口等我,办完事领你转转看看,回来就找不到你了,我以为你自己回来了,我回来一看你没回来,急的我赶快找谁家生孩子或下牲口,可算找到了。那人说:我在那等你,一边看景一边蹓跶,突然听到吹喇叭声,我想这里也有结婚的,我去看看,讨个喜酒喝,找到一个房子喇叭声从那里出来的,门上挂个红门帘,我掀起门帘就進去了,谁知一下变成个小猪,幸亏你去了把猪摔死了,我才出来,不然我真的成了猪了。舅姥爷问他:这回相信了吗?他说:信了,真的信了。此事当时轰动了十里八村。

还有件事。母亲说,她小的时候,兵荒马乱的,经常有胡子進村抢东西,母亲十四岁那年,一天胡子又来了,把我姥爷吊坠房梁上打,让他交出值钱的东西,我姥爷家当时很富裕,我姥姥出嫁时,陪送了四个丫鬟,和许多金银首饰,胡子经常進村,姥爷就把值钱的东西装在坛子里埋在地里,他们就让姥爷交出东西,姥爷不交,就被他们活活打死。那时母亲十四岁,小舅才两岁,还有两个小姨,母亲被迫辍学,照顾家庭。后来还是被邪党划为富农。

母亲说:有一天,胡子又来了,你舅姥爷知道会去他家,就叫家人把门都打开,他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一会儿一帮胡子就闯進他家,進了院子,走到屋门口就都跪下了,怎么也站不起来,头子急了,知道遇到高人了,就大声求饶,不断磕头,这时舅姥爷下地穿鞋走到他们跟前,对他们说:从此以后不许再来这十里八村的,否则对他们不客气,他们以后就再也没来。

当时的我受无神论教育,觉的母亲讲的是神话,心想:人能转生成猪?有点不可思议。舅姥爷那么有本事,为什么不保护姥爷呀?(后来明白,其实人各有命,自己造下的业得自己还)

2. 邻居老太太的马蹄子

我家有个邻居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长了一只马蹄子,另一只脚裹着小脚,年轻的时候总是穿裙子,邪党来了,不让裹小脚了,就放开了,邪党闹革命闹穷了,又破四旧,她只好穿裤子,就露出了那只马蹄子,小孩都好奇。她去商店买东西,小孩们就围着她看,她也不生气,还挺和善的,母亲说她上世是骡子转生成人的。这些都成了我人生中的谜团。

3. 尸解

还有一件事情使我费解了很久,直到得法后看了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讲到“尸解”的法,当时我非常吃惊:师父怎么知道他家的事啊?那会我悟性太差,师父什么不知道啊?大法什么谜都能解开。我终于找到答案了,心一下释然了。我太幸运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九九一年一天,我发烧去医务室打吊瓶,医务室的护士是我们林场场长的女儿,叫娟子,我和她并不熟,但她和我丈夫很熟,她比我大一岁,二十九岁,人长的有点黑瘦,但挺漂亮的,很文静、稳重,说话不急不躁、不紧不慢的。在我打吊瓶的时候就我们两人时,她给我讲了一些她的经历,她说,她家就她一个女儿,她还有一个哥哥,十八岁的时候她得了黄疸肝炎,差点死了。她父亲带她去哈尔滨大医院治疗,住了一段时间院,也没治好,医院不给治了,让她出院,说回家准备后事吧。她父亲带她坐公交车去火车站,路上同车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总是看她,她父亲就问:大哥为什么总看我女儿?老头说:这孩子你们担不起来,得给她找个属(我忘了)什么的干爸、干妈才行。她父亲就问:去哪里找啊?老头说:不嫌弃的话,就认我干爸吧。她父亲当时就答应了,老头就把他们领回哈尔滨的家中,给她头上蒙上红布,磕头认了干爸、干妈。她干爸、干妈给了她压兜钱,买了衣服。她回来后,病渐渐就好了。她每年过年都去给她干爸、干妈拜年。她还有两个干弟弟。

娟子说:前年我干爸大年三十却突然走了,一点病没有就走了。我说:没病怎么能走呢?她说:你听我说啊,年前干爸说他到寿了,该走了,让儿子给他买口棺材,扎个庙,再扎个马,到三十晚上十二点他走了之后,把他埋在什么地方,家人不许哭。家人知道他是修道人,明白这些,就照做了。我干爸三十晚上十二点打坐坐在炕上就走了。家人处理完他的事后,我干妈想起干爸就哭,因为干爸对干妈很好,所以干妈老想他。几个月后,干妈的邻居对干妈说:大婶子你不要老哭了,我大叔他没死,我去南方一个道观旅游看到我大叔在那里扫院子呢!我以为看错了,过去和他打招呼,他认出我了,还嘱咐我不要和你说,我看你老哭怪可怜的,还是告诉你吧。干妈似信非信,就和儿子们商量去看个究竟。他们就按照邻居说的地址去了,到那一看,还就是真的。干妈毕竟和他生活那么多年,知道这世缘已了,人家专修去了,也没去认就回来了。她儿子纳闷,明明他们把人装進棺材埋了,人怎么出去的呢?哥俩一商量,把坟扒开,看个究竟。扒开一看,哪有人啊?只有一只鞋。从此以后干妈再也不哭了。

娟子讲的平静,可我心里却在翻腾,娟子这么老实的人也会讲神话。但从此我却经常琢磨这件事,看娟子不象在说谎,她是个很诚实的人。可这事我怎么也琢磨不出个道道来,棺材没动,土也没动,人就跑了,不可思议,简直就是神话。得法后,当我看到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讲的有关“尸解”的法时,当时很吃惊,但很快我一下豁然开朗,终于找到了答案。

4. 大法破迷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从小就让母亲和其他人引导让我思考一些超常的现象,母亲经常和我说:人的命天注定;命里有一尺难求一丈;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谁修谁得。这些都给我得法修炼奠定了基础,我父亲是无神论,干公安的,邪党党员;母亲是有神论,家里供菩萨,他们经常吵架,父亲说母亲搞迷信。我开始站在父亲一边,被邪党无神论灌输,也不相信有神。后来通过我自己亲身感受到和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生命,从此彻底放弃无神论。

在我经历了十年的病痛折磨和精神痛苦的魔难中,终于找到了大法。我的命运来了个急转弯,不但一身病好了,家庭也和睦了,经济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更重要的是大法解开了我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如金字塔是怎么建成的?恐龙那些大动物哪去了?为什么绝种了?世界上为什么有黑人、白人、黄种人?为什么有人信神、有人不信神?等等等等,好些解不开的问题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变的心情愉悦、开朗。知道了做人的终极目地:返本归真。明白了宇宙有成、住、坏、灭,人有生、老、病、死,生命有六道轮回,大自然有春、夏、秋、冬。这都是神的杰作,神在宏观上控制着一切,人只有顺天意,才能有幸福、美好的未来。

我得法后父母也都得了法。父亲听了《九评共产党》后说:这上说的都是真的。我说:那它做了这么多坏事,你和它一伙,到神清算它时,你不得和它一块倒楣吗?用化名给你的党员退了吧?父亲说:用真名,它能把我咋地。

中共宣传的无神论、进化论毁了多少人啊?不相信神的存在,做事不计后果,也不相信会受到惩罚。今天的大瘟疫和各种人祸天灾不是神在警醒和惩罚人吗?有人还认为是自然的,其实一切都是因果报应,没有因是不会有果的。

祸都是人惹出来的,师父以洪大的慈悲,把能让人得救的大法洪传,即使红魔百般诋毁、迫害,还是让弟子把真相传递。即使你真的不相信神的存在,“真善忍”也是人类普世的价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对自己、对别人、对社会都是有益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的至理名言是贯穿从古到今的文化里,是人人皆知的。

不信者到头来只能害自己,那些还在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和良心犯器官牟取暴利的恶人,都将在地狱中层层受尽各种酷刑后被销毁,到那时后悔也没机会了。请珍惜师父给人能留下的最后机会!条件很简单: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小名、化名、真名)都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大法即可得救,不用你花一分钱、不用你做任何事,只要你那颗向善的心!朋友!你听懂了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