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变的善良、理智

更新: 2022年05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还没结婚,每天和同修集体炼功集体学法,也和同修下乡洪法 ,每天沐浴在大法中,幸福、充实、快乐!可是好景不长,江氏流氓集团发起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那时我也刚好结婚,婆家那里没有大法弟子,我由于脱离了整体 ,放弃修炼长达四、五年之久,可是慈悲的师尊 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同修把我从迷失中拉了回来。

一、在家庭中 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从新修炼后,婆婆、丈夫由于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对我修炼干扰很大、婆婆给我藏过大法书 ,烧过师父法像,说了很多不敬大法的话。丈夫脾气很坏,一不高兴就大骂,摔东西。我都忍着不和他们计较、因为他们是不明真相,我得体谅他们。

婆婆慢慢的被我的善心感动,不再反对我修大法,她对我小姑子说:“你嫂子学大法人很好啊!她愿学就学吧,也不做坏事。”

小姑子人很善良,我们一直处得很好,从没红过脸,她不反对我修炼。她的孩子都是婆婆带大的。我地拆迁后,她没有房子换楼房,因妹夫是外省的,他们结婚后一直和我们住一起,那时还没钱买房子。我们就用拆迁费给他们买了低价房。他们很感激。

由于中共邪党宣传无神论,破四旧,把传统文化破坏,使现在的世人很重现实,笑贫不笑娼,婚外恋、婚外情盛行。我丈夫也沾染了这些恶习,有了外遇,并且第三者有了身孕,他们铁了心要在一起,虽然在婆婆和小姑子的强烈反对下,丈夫还是逼我离婚了。在这过程中,我没骂丈夫一句,也没骂第三者一句。我时刻想着我是修真、善、忍的。可是婆婆和小姑子却气坏了。小姑子扬言不认她哥和第三者。

那时我儿子才十岁,归我抚养。婆婆和小姑子给儿子灌输了很多他爸的坏话,致使前夫来接孩子时孩子哭着不跟他走。他很恨他爸爸。我都善意的劝说孩子,你爸永远是你爸爸,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你爸爸永远是爱你的。我和你爸爸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与你没有关系。我也跟婆婆小姑子说,不要给孩子播撒恨的种子,要让孩子活的阳光、善良,健康的成长!你们相认我没意见,我希望你们都过得好!小姑子感动地说:“嫂子你心胸太宽广了,得给你写传记!”我说:“这算不了什么,大法弟子中比我做得好的多的是了。我要是不学大法我是做不到的。”

现在小姑子和她哥和现在的嫂子也相认了,儿子和他爸爸也处得很溶洽,小姑子和我的关系也很好,有啥不顺心的事都和我说,因为我都是用真、善、忍的法理开导她。她说:嫂子,有事和你说说心里真亮堂。

儿子现在也长成大小伙子了,他很善良,同学有困难他都帮助。有一天儿子说:“妈妈,我爸不在家我也没觉得少什么,我过得很开心!就是苦了你了!”我听了很欣慰,是啊,有多少破裂的家庭使孩子失去母爱、父爱,使孩子学坏。我的孩子是幸运的!

二、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从新修炼后,同修给我联系上了当地的学法小组。同修们都很精進,各自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我由于脱离大法的时间太长了,看到和同修的差距很大。我想我得多学法,也得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是上班族,我就利用下班和休班的时候,做些讲真相的事。这些年发资料、打语音电话、发神韵光盘、也和同修赶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最近几年也开了一朵小花。给同修提供一些,我有空也出去发。

这些年由于忙着做讲真相的事,在学法修心上落下了,生出很多意识不到的执著心,如、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不修口、等人心。被邪恶钻空子迫害。被绑架、拘留、抄家有四、五次。都在师尊慈悲的保护下走过来了。

最近几年在师尊慈悲的保护下,我找了一份很轻松的工作。我能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学法,做好三件事。随着多学法,心越来越慈悲能更多的为别人着想。所以经过这些年的多次被迫害,我不再怨恨绑架、迫害我的警察和构陷我的世人。他们才是最可怜的。由于听信了邪党的谎言,被邪党利用无知的作恶,给自己和家人增加了很多业债,犯下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徒的重罪。将来怎么偿还呢?

三、慈悲讲真相 启迪警察的善念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爆发后,我感到救人的紧迫。由于心急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带着人心做事,在散发真相资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和国保队长绑架。这个国保队长(以下简称A)我以前和他讲过真相,很多大法弟子也和他讲过真相,但是他还是参与了对当地大法弟子的绑架和抄家。

他们把我关进一个专门关押犯人的一个小屋里,从我身上非法搜走钥匙,在我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非法抄走了我家里的电脑、打印机、耗材、师父法像和大法书、播放器。这是非法审讯时,A说的。我在小屋里盘腿发正念,同时向内找自己哪里没做好才被绑架。这时听见外面有两个小警察对话,其中一个说得上看守所。我一听心里一惊,心想怎么修来修去修到那里去了。

但转念一想:不对,我得否定这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哪里没做好会在大法中归正。监狱不是我去的地方、看守所、拘留所都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今天一定得回家。我这些年好几次的被迫害,已经给救度众生带来很多的损失。我不能再遭受迫害,不能让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和认识我的世人对大法犯罪。我就一直发正念,一发就好几个小时。

到了晚上七点多,警察开门把我叫到审讯室。就一个做笔录的小警察在那里,他问我一些大法的事,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会有福报,他问:信大法好能找到对像吗?意思是他还没有对像。我给他讲了明慧网上丑小伙帮助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我说有一个老年大法弟子讲大法真相救人,被坏人构陷,丑小伙路过用摩托车把老年大法弟子驮出险境。后来丑小伙得了福报,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日子也过的富裕了。小警察说:是真的吗?我说:明慧网上说的都是真的。

给小警察刚讲完故事,A就来了,他说:你上某小区发法轮功资料,我们有录像,你从哪走的,路过的地方,穿的什么衣服,上的哪个楼道,上了几个楼道我们都调出录像来了。你得交代交代吧。我一听他说得很详细,心想:你就是有录像我也不能配合你,那样会害了你。我不能配合邪恶,我就在心里发正念。

A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你得说真话。我对A说: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新闻出版署50号令已经废止了对法轮功出版物的禁令。公务员法、办案终身负责制。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别说这些,这是我的工作。”这些真相很多大法弟子都给他说了多少遍了,他好像听腻了,麻木了。我一看他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就在心里求师父救他,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救救他。不到一分钟,A说:“你在心里求你师父救你了?”我一听,他可能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我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慈悲的说:“我没有修好,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和构陷我的人造业了。你们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对像。我师父说:‘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1]。”他一下子无语了。他可能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

我和A讲了明慧网上几个国保队长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祸及家人的例子,也和他讲了明真相的国保队长做出正确选择的例子。我说:“古人讲,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你干这一行得保护自己。”他说:“我是混口饭吃。”我说:“你要把枪口抬高一厘米。”我给他讲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我说,柏林墙被推倒之前,东德的一个士兵,开枪打死了一个想逃往西德的人。柏林墙倒塌后,当年守墙的士兵被告上法庭,他为自己辩护说,他这是执行命令,他无罪。法官说,在法律和良知道德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应该选择良知。因为超越良知道德的法律是恶法,此时你应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是你应尽的良心义务。最后这个士兵被判有罪。我说这些话时,他一直认真的听,没打断我的话。

在这之前,他在外面走廊里给我单位的人打电话,让我单位的人找人替我上班,意思是不想放我回家,想进一步迫害我。他问我上过北京没有?被拘留过几回。我看出他想给我罗织罪名。我说:你们迫害我几回你不都知道吗?我说你想干什么?今天晚上咱们在这里的对话,神佛看得清清楚楚,因为三尺头上有神灵,你心里想什么神佛都看得见。你想保护我,你想构陷我神佛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该讲的都讲了,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说我得回家了。他说:你还想回家?门也没有。我很严肃的说:“你不放我回家,你想让我上哪?你要是迫害我,这笔帐就记在你头上。”这时他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一晚上都是微笑着非法审讯我的。他说他说了不算。我说:“这个案子你说了算。”他在审讯室里来回走,看出他心里很矛盾,在正与邪之间较量。

这时小警察也打出笔录来了。A让我签字,我说:不签,但是我得看看写的什么。A递给我,我一看没有一句对我不利的话,把我说的重点都写上了。我刚才给小警察讲真相起作用了。我把那张纸递给A,他拿着那张纸就出去了。等了一会A没来。我问小警察A干啥去了。他说A和所长商量事去了。我一听把心一放到底,去留有师尊安排。

又过了几分钟,A和所长笑眯眯的过来了。所长说签个字回家,我说:“这个字不能签。签了会成为你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证。”他们也没逼我签。就这样在师尊慈悲的保护下,我平安回家了!A和所长也做出了他们正确的选择。

在此我真心希望他们以后能在自己的权利范围内,更多的保护大法弟子,也是保护他自己。给自己和他的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将功补过,少留遗憾!

也希望更多的公检法人员和世人,早日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

以上交流个人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