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 彰显大法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五年的修炼,经历了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修炼,一路上,在伟大的师尊慈悲保护下,走到今天。现将二零零八年整体配合、营救同修彰显大法威力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参与营救同修 又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许多大法弟子被监视居住,每天早上五点左右乡镇人员准时到大法弟子家核实情况。我县有好几个同修被绑架,一时间感到乌云压顶。

一天,邻县同修B来到我家,说她丈夫同修A在邻县被抓。A同修因参与电视插播,二零零二年,被迫流离失所,被邪党定为网上在逃,赏金一万元。

当我们得知A同修被绑架后,几个同修切磋去公安局要人。同修没被营救出来,参与营救的一位同修又被绑架,我们没被当时的邪恶气势吓住,继续讲真相要人。

没几天,参与营救的另一位同修又被绑架了。当时我们的心情沉重到极点。

二、在村里讲真相

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一边在花生地里拔着草,一边琢磨着“大法弟子是主体”,自己怎么就这么被动呢?怎么才能成为主体?

师父把一段法打入我的脑中,我一下象开了窍似的,心中有一条师父给铺好的路要走。借这件事讲真相,救人,哪怕一天能讲一个,心里也踏实。

A有那么多盟友,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表面去求得他们的帮助,对大法给予支持,真实的情况是为他们奠定美好的未来。

我放下手中的活,到一亲戚家,说明来意,讲我们是无辜的被迫害,需要他们帮助,也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奥运期间,(警察)他们不敢往上报,也不敢放人,正是要人的好机会,人心齐,泰山移,愚公还能移山呢,何况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直接和神联系在一起,只要同心协力,没有办不成的事。

他们也有了信心,找了村干部,听说还找了县长,说不可能放人。另一亲戚还叫一盟的同去找村书记。我们几个同修找过村书记几次,他说,你们不是找我帮忙的,是来转化我的。我们说,是叫你帮忙的,也是叫你明白真相的。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公安局,他说自己去。有个明真相的老人,说他家有个亲戚在公安系统上班,还专程坐公交车找他亲戚帮忙。通过讲真相前任妇联主任还组织我们街道的邻里们为此事开了个会。都知道了我们是无辜的被迫害,是江泽民集团利用权力撒的弥天大谎,愿为营救无辜,各自尽自己所能,帮助我们。

虽然村里有些人明白了真相,可是还是有碰壁的时候,心情不好时,仔细想想,原来基点错了,求结果的心出来了。

面对现实怎么办?我从新调整好基点,从法中我明白,还是得讲真相。

走在街上,我逢人就讲:帮帮我吧。有的会说,我没有门,没有窗,帮不了。我说,不要门,也不要窗,你思想上帮我就行,你就想:A没杀人、没放火,按真、善、忍做好人,没犯法。人们都会说:行。

三、到乡派出所讲真相

我和同修来到派出所,我说A同修以前身体不好,胃象着火似的难受,炼炼法轮功就好了。所长在屋里转了三圈,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炼法轮功能好病,炼法轮功能好病。当时我也说不上他是啥心情。

所里七、八个人跟我指手画脚的,不容我说话,说A少着也得判几年。我也不想在这呆,就出来了,心想能单独见到所长就好了。结果在看守所外,他拉下车窗和我打招呼,我讲了会儿真相,我说,希望他帮忙,放了A。又遇到两次,虽然讲的不多,他也没表示反对。

四、整体配合,到公安局讲真相

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事,每个大集同修们能出来的都到公安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不能出来的就在家发正念,有个同修还专门通知下去,不论A同修以前做的如何,现在谁也不要说他的不是。整体形成了一个正的能量场,各自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有写真相信的、有提供交流环境的、有给提供相关人员信息的、有发正念的等等。欠缺的是几乎没有什么曝光材料。

第一次到公安局要人,我和儿子围着公安局转了三圈,真想找个正念足的同修一起去,当我和儿子放下电动车,真要進去的时候,我的胸前直突突,我抑制负面思维,心想是法轮在转呢,立刻人也精神了。后来说起此事,同修说你,谁也别指望,你就自己去。我深知自己当时的位置,又明白自己的责任,横横心,说:师父您看弟子真是块料,那弟子就试试吧。

政保股是个年轻女警,她给我A的拘捕通知书,说不认识我家。我说,家你们都抄了好几天了,怎么不认识?我拒绝接受。我不承认A犯罪,所以拒绝。我给她讲我家如何遭受迫害的。她不说话,听了一会,就出去了。一会儿又来一个男青年,还是同样的说法,我拒绝,同样讲真相。房间里只有我和儿子,儿子说,发会儿正念吧。中午下班我们才出去。

又一次来到政保股,是个中年男子,他问清我的身份后,在抽屉里看了一样东西(好象是一张纸,又象一张照片,因为我对着他,没有看清楚),又看了看我,确认我没说错。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知道(当时只知其名不知其人,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政保股股长,大概他觉的迫害大法弟子出名了吧),你就是那天领人抄我家的人。我给他讲我家遭受的迫害,要求放人。

这时,旁边一个男的凶巴巴的说,出不去,他犯法了。我说,犯什么法了?他说《刑法》三百条,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把你也抓起来,你必须回答我,不回答什么都别说。

每次回来后,我都和我们村的几个同修交流、切磋,然后共同学法,利用这件事情讲真相、救人,不注重结果,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兑现自己的使命。

同修们都很配合,主动想办法,只要需要,自己的活再忙都能放下。一同修正给棉花地喷药,我说有事,她把喷雾器往棉地上一放,就跟我出去了。另一同修家要刨花生,她家人不修炼,不让去,她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她丈夫就答应了。

一同修和我来到律师事务处,两个律师都很善良,但思维是邪党模式的,他们不敢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的更小,迫害法轮功就是用《刑法》三百条往里套。他们对法轮功真相很感新奇的,为了多讲会儿,我们决定抄下“《刑法》三百条”。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提过“《刑法》三百条”。

我们只要有时间就去讲真相,从普通人到村干部,从派出所到公安局,从政保股到公安局长,从现任到前任,从信访办到看守所的狱警,每去一次公安局,都要去一次看守所看A同修,虽然不让见,我们都能和狱警讲几句。几乎曾经在我被关押期间,所有认识的狱警,就连前任乡派出所所长(到我家骚扰多次)都见到了,我们又给了众生一次得救的机会。

五、转变观念 事态发生变化

自A被抓后,没有人认为他能出来,少则也得判几年,因为和他们一起的同修都被判了重刑,重则十几年,轻则八、九年。我也认为这事和别的事不一样,虽然也在否定,心里却承认着四、五年,两、三年,可能劳教,反正没有从根本上否定。

后来我跟同修交流,怎样从根本上不承认它。我们一连学了三天法,一同修说,这根手指就是疼,怎么不承认它。另同修说,该干嘛干嘛,疼也不承认。我还是不太明白,后来我们认识到: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做的事越大,救的人越多,应该是众生敬慕的对像,不能成为迫害的对像,A同修没有罪。我们观念转变了。再去看守所,A同修也刚好转到了拘留所。

奥运结束了,主动去公安局讲真相的同修也多了,如果每个同修都代表一个宇宙、天体的话,里边的、外边的,远的、近的,三个县的同修那么多,可比常人的千军万马壮观的多。每次找政保股股长,我都跟着他,他上哪,我上哪,他去办事,我就在外面等,他下班,我就在他家的门市等,他到处转悠也不進店。有一次,他对我动手,别的同修就制止。他成天躲着,他出去,我和他并排走,后边一帮同修跟着,我看他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支撑他的邪恶真的害怕了。有一天,他说,给你指两条路:一是把A的东西拿出来,二是拿钱。我说,不认识什么东西,你画个图吧。他说,到拘留所问去。我说進不去。他说,他给打电话。我不为配合他,是想见同修,就去了,那边不买账。他说,不是还有第二条路吗?我问多少钱?他说一万。我说没有。

有一天我思前想后,和政保股股长打了那么多交道,也没有真正救了他,我今天一定去救他,思想里跟他讲了半天,可敲开他的办公室,他不让我進。我用脚挡住即将关上的门说,就跟你说三句话:不要迫害法轮功,赶快放人,换个工作吧。

六、信师信法 根本上否定经济迫害

本县奥运期间被非法关押的几个同修陆续放出来了,两同修各自被勒索八千元,一同修被非法劳教,只有A同修没出来。有同修劝我拿钱吧,没有就少拿点,已经开了拿钱的先例了。我说,不能开个不拿钱的先例吗?我们在法上交流,很快同修们的认识就转变了,不能拿钱,一来助长邪恶,二来是对同修的经济迫害。

认识到是一回事,真正做到又是另一回事。有同修担心邪恶使坏;有同修只是鼓励我,心里也没底。其实同修的反应,也是我那时的心理状态。我和同修一起学法,那天学《转法轮》“周天”,师父点化了我走出拿钱这一步,我心中真的有底了。但是回到家,思想业力、常人的观念以及其它的信息干扰还是很大的,我和它们斗了大半夜,终于踏实了。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A的命运我是左右不了的,有师在,有法在,担心是人心。

七、同修走出拘留所

A被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共五十五天)那天,我们一大早就去接人,拘留所的人说晚点吧,九点多,我们又去接人,他们又说中午吧。我们中午又去,他们说正在研究呢,还没说放不放呢。

这时,同修中有的就开始浮动了:有的说走吧,真相还没讲到位,继续讲吧。大部份同修还是很稳定的。我说,大家别走,分头(公安局、拘留所)继续发正念。同修们的情绪稳定多了。

三点多了,还没动静,同修催我去公安局,他们不是研究吗?正好讲真相。要是今天之前,我都会去的,这会儿,不知为什么,我觉的我要讲的全讲了,再没什么可讲的了。我只是默默的对着公安局发正念。

时间快到五点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得去要人。来到拘留所,这边四个同修也正想去要人,同修认为,提前一分出来,也是不承认它们的安排。接见我们的是原看守所所长、现任拘留所所长,我们几个都被非法关押过,都认识他。我们叫他放人。他说A要表现不好,还得送回看守所。我们给他讲了老半天真相,最后说,放人吧,天都快黑了,我们离这很远。他说,不是想跟你们多说会儿话吗?原来表面上制造麻烦,实际是等着听真相呢。

A出来,外面有百八十个同修和他招手致意,真是激动人心。A同修出来了,人们都觉的不可思议,邻居说,怪不得不拿钱,原来你心里有底呀。我说,我心里有师父、有大法。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