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正气抵制迫害

更新: 2022年05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三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二十多年来,中共人员不断迫害法轮功学员,骚扰、抄家、绑架、抓捕,过程中,有些大法学员的家人与学员共同抵制迫害,使得邪恶收敛了很多。下面仅举几例:

“你们简直跟土匪一样”

大法学员A二零零二年去北京上访证实法,不断被骚扰。第一次快过年了,正在上班,国保科科长和两个警察去单位围堵,准备绑架,在师父的保护下,A同修正念抵制邪恶,很快走脱。事隔几天,国保副科长打电话让单位经理送A去公安局,因经理明真相,抵制邪恶,消除了这次迫害。

警察不罢休,同年三月二十二日又到A家非法搜查,到处乱翻。A斥责他们:你们头顶国徽,不去抓坏人,反而来抓好人,实在是不可思议!有一头目问道,你门外贴的对联,是不是你贴的?此时,A的丈夫大声质问:“满大街都有对联,都是她贴的吗?”警察无话可说,默默离开了。

没过多久,国保科长(已遭恶报暴病身亡)又带警察来骚扰A,进门就说:上次你的态度很不好,并且说你还去过北京上访,这次非搜出些资料不可。他们就翻箱倒柜,搞得家里一片狼藉,情况十分危急。这时A的丈夫平静地说:“你们简直跟土匪一样。”这样一说那些警察的嚣张气焰就没了,掉头就走,从此没再骚扰过同修。只要家人勇敢的站出来,正念抵制的话,邪恶是害怕的,一般都不敢再去骚扰了。

“你们谁再敢来?”

二零零一年某天,法轮功学员B正在家干活,乡镇和村委把她骗到乡政府,说两个小时就回来,结果到了那里就不让回家了。B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五、六个政府人员的看管下,闯了出来,几经周折到了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回到家后,当地中共人员几次去骚扰她,B的丈夫掂着棍儿问:“她犯了什么事儿了?你们还让我们过不过了?你们谁再敢来,把你们的腿打断!”

有一次,学员B在广场讲真相,遭人恶告,被绑架到派出所。B的丈夫听说了之后就直接赶到派出所,针对举报的人训了一顿,拉着B就回家了。从此B的家再也没有被骚扰过。

某一村庄有几位大法学员,开始迫害时,警察经常去骚扰,还勒索学员的钱财。其中一位学员的家人站在门口,说:“你们三番五次来找麻烦,今天谁敢来,谁把骗的钱还给俺!”他指着治安主任说:“你们贪污的钱都干啥了?无缘无故抓好人,你们做点好事积点德吧,那时骗的是一千元,现在得还三万元,要不还钱,谁再来把他的狗腿打断。”从此以后恶人再也没有去骚扰过。

“她能给你们签字吗?”

去年腊月,中共人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C签字,去她儿子家骚扰,C的儿子说:“一个老太太你关押她半个月,她都不肯签字,你们找我去劝,她能给你们签字吗?”

C质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干了什么坏事?”他们说:“你没做什么,只是让你签个字,看来你也不会签。”C说:“我都八十岁的人了,你看我身体多好,不用吃药,也不用住医院,省了多少医药费,儿女也不用为我操心,你们叫我签什么呀?”他们扭头就走了。C说:“先别走,我还没跟你们讲真相呢。”他们说:“别说了,别说了,我们都知道了,下次不会再来了。”

“你们想把她“转化”成什么样?“

去年冬天,当地中共人员办洗脑班要“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到法轮功学员D家骚扰,D的丈夫对D说:“你别呆在家,让我来对付他们。”D的丈夫告诉中共人员:“她这么大年纪了,炼功以后没吃过药,也没有生过病,她学真善忍脾气也变好了,你们想把她‘转化’成什么样?”他们赶紧说:她年岁大了就不让她去了。

中共人员走出门的时候又指着对联说:这对联得撕掉。D的丈夫说:“我们家的对联有什么不好?都是教人做好人,让人有美好未来的。”那些人无话可说就走了。

“不要再来我家骚扰”

派出所警察趁法轮功学员E的丈夫、儿子都不在家之际,闯民宅将E绑架到省城洗脑班。E的儿子就不停的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要求放人。洗脑班头目跟E说:“住一天行不行?”E说:“你们无缘无故把我绑架来,家里孙子没人照看,一天也不行。”他们只好把E送回家,并且还送了一箱方便面、一箱奶等。E不要,他们说:你要是不要,我们就交不了差。E的儿媳拿起礼品一样一样的都给他们扔到车上,说:“不稀罕你们的东西,以后不要再来我家骚扰!”

“真是胡作非为!”

与E同村的法轮功学员F,一直在外地照看孙子。刚回到家两三天,警察就闯上门骚扰、抄家。F抱着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就往外走,放到了邻居家。后来她丈夫找到乡政府人员说:“咱们都是本乡本土的,她刚回来,你们就到我家骚扰、抄家,现在谁还参与迫害呀?上一任干部都不怎么管,你们新官上任,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胡作非为!”

F是新学员,她的侄子在乡政府上班。一天侄子对F说:“你现在看起来这么年轻,身体又好,好是好,好就在家炼,别去外面讲,前段时间抓人送去洗脑班转化呢,你可别再出去了。” F问他:“听说(中共人员)去谁家(骚扰)都是跟人家说好话,并且还提着礼品去?”侄子说:是真的,不过人家都不要,谁也不去洗脑班,谁也不“转化”。他还说,乡政府的人私下里都说:“咱管不了,咱可都别管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