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的人全将枪口抬高一米

更新: 2022年05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四月的一天,我把孙子送到学校后,就带着孙女来到了公交总站,这里是我经常来讲真相的地方。刚到不一会,就过来一对青年男女,他们问我:阿姨,你有优盘吗?能上动态网、明慧网的。我说:有,能上。他们说:给我们两个吧。我说:行。就从包里取出了两个优盘给了对方。

他们又问怎么用呀?我告诉他们:这个优盘是两用,小头插口插在手机上就行,大头插口可在电脑上用。里边的内容可多了,《有健康1+1》,有电影《为你而来》、《危难时刻》、《清华学子》,有历史故事片《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九评共产党》等好多内容。大多你们都没有听说过。这是真实的历史故事片,这与你的生命息息相关,拿回去好好的看一下,只要你看明白了,就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接着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并劝他们三退。刚说完,男的对着我身后的人说:兄弟们来了。接着对我说:你给他们几个优盘吧。我转过身一看,从警车上下来了六个人,都是穿警服的。女的对他们说:我们走了,拜拜!我仍然对他们喊:“记住九字真言!”

瞬间,六个警察一下就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一警察说:叫你喊!把你包里的东西掏出来!这时我的小孙女吓得哇哇大哭,我把小孙女抱起来告诉她说:别怕,他们不是坏人,他们跟你宝贝一样,都是师父的亲人。其中一警察说:我们是好人,宝贝,叔叔抱抱。他就跟我夺孩子。孙女不跟他走,他就把我刚才送出的两个优盘及真相小册子让我孙女看,并问她:这些是不是你奶奶的东西?小孙女不吱声。我对孙女说:告诉他们,没关系。小孙女说:这些东西都是我奶奶的。警察说:小孩不会撒谎,你还有啥可说的?把你的包拿过来。我说:住手!你们先把搜查证拿出来,你们的姓名、职务、干啥的?是哪个公安局的?

他们不报,并强行将我推上警车。我说:不行,我开电动车在前边走,你们在后边跟着。其中一人说:不行,把你的电动车锁上,上我们的车。我说:那孩子咋办?一警察说:那就先送孩子回家。我说:不行,家里没人。警察说:带回所里,叫她爸妈来领。我说:不行,那就送到美术学校。另一个警察说:听您的。然后就把我孙女送到了美术学校。一進学校大门,美术老师看到警察押着我和小孙女,吓坏了。我说:不用怕,他们不会难为我的。你把孩子照看好,我就放心了。

警察两次让我回家

我把孩子交给了美术老师,就上了警车,随后这些警察也上了警车,可他们就不开车走。我就问:咋不开车呀?警察说:你回去照顾孩子吧。我说:既然有人举报了我,那就去你们那里认一下门。其中一人说:那里边和这里可不一样呀!不是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可出的,你以为是回娘家呀?我说:我的二老都去世了,就当作回一次娘家吧。

另外一人说:今天可碰上大人物了,软硬都不吃。我说:开车走吧。在车里我没有给他们讲真相,而是在心里发了一个愿:“师父呀,让公安局所有的好人,从上级到下级都能听到真相,有一个讲一个,有一对讲一对,不能有一个被漏掉,请师父给弟子智慧吧!不争气的弟子不会给您丢脸的,我会象孙悟空一样,钻到妖精肚子里,叫他们怎么样就怎么样!二十几年了,您的法在弟子的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这也是我心中的秘密。”

后来,我就背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背着背着,车就到了派出所,下车后警察说:你现在走还来得及。我说:都到了,不進门走了以后会留下遗憾的。警察说:那就進吧。

三换“审”讯室

走進大门,这些警察就翻脸不认人了,所长问:抓回来了?警察说:够你审的,可是个大人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审讯室,警察说:你先坐下,把你包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我回答:不行,先把你的名字、职称、搜查证及你是公安哪个部门的?都说出来。警察说:你是嫌疑人,我在审你,对不对?我说:今天不是审与被审的关系。今天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你明白吗?警察说:你的意思是你先审我们,你在台上坐?我说:不全是。你们听着,第一,法轮功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造就我们生命的根;第二,法轮功不是邪教;第三,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将来你的小孩都得让我带,比他父母都带的好。因为修炼法轮功对人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说白了,就是修佛修神呢。

其中一人说:你不要说了,这个审讯室门不能关,你的声音太大了,把整个所都震动了。我一看:警察们都在门外偷听呢!

随后又换了一个审讯室。警察叫我坐铁椅子,我说:这玩意,装不下我吧?那警察说:那你就试一试?我想:那就试一试吧。我上去一坐,有个警察说:关不上门。光你的肚子也装不下呀?你哪是犯人,你是弥勒佛吧?我说:我不是弥勒佛,可是我的师父造就了千千万万个如来佛。孩子们,你们不要再胡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师父让我救你们来了。你们今天对法轮功的态度,就是在摆放你们生命生与死的位置,法轮功在救全世界的人,你要清楚。

其中一警察拿来一把椅子,让我坐下讲。一个警察问我:你叫什么?姓什么?住哪里?我回答:为了不让你们造业(犯罪),三个小时后我再告诉你。他们无可奈何地走了。我转过身回头一看,好几个警察都在门外站着呢,我让他们進来,想与他们聊一聊,可他们谁也不敢進来。我问他们:你们头头呢?无人回答。我又问:你们的所长呢?站在后排的一个人说:叫我哪?我说:对,你近前说话。所长看这么多警察在看,声音太大、影响也太大,随后拿上椅子,叫我换到第三个审讯室,让我坐下,他也坐下了。

这时我的嗓子干得冒烟,口渴的不行,胸脯象针扎的一样难受,我左手捂着胸脯说:能不能给点水喝呀?所长说:报了姓名就给你水喝。我说:我说了,三个小时后告诉你们,现在还差十分钟呢!所长就喊一警察:给阿姨倒杯水来。不一会警察就拿来了一纸杯水,我一看也太小了,说:这个也太小了,拿一个水瓢舀水来。回答说:这里没有水瓢。我喝了一杯又一杯后,所长说:这回水也喝了,三个小时也到了,该说了吧?就在这时,外边来了一个警察,手里拿着打印出来的我丈夫、儿子、儿媳等家人的有关信息。后来得知是他们到我孙女的美术学校里调查来的。

“审”问我的一个警察说:你不说叫什么、姓什么?你看我们这不都有了。你是不是叫某某某吗?我说:你知道了还问什么?快给我倒水吧。所长看了看我说:怎么看你好面熟呀?我说:好哇,我师父说了:“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2]。这包括你、我、他,都是师父的亲人。你也是我的亲人。我还有个要求。所长说:你有啥要求?我说:把你的手下,警察、做饭的、搞卫生的不管是干什么的,都叫来,和我见见面,了却一下我的心愿,漏掉一个你罪大如山、如天,你懂吗?所长说:行。

第一拨進来了三个,有一个人很邪恶,那个人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好大一会;另两个人比较善。我问他们叫什么?姓什么?说一下,上学时入过少先队吗?入过共青团、共产党吗?两个善的人回答了我的问话,看着恶的人不回答,还想发恶。这时师父的法又一次显现。我和他的四目相对了五分钟,随后他灰溜溜的走了。

就这样,一共来了四拨,一拨一拨我反复的讲真相,讲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这是万古不遇的机缘,你们可要珍惜呀!大法弟子为了救众生,冒着被抓、被打、被迫害讲真相,都是为你们而来。

所长最后進来说:讲完了没有?我说:没有。他说:还有谁?我说:你呀!所长说:你不会也让我“三退”保平安吧?我说:会的,你先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正法、宇宙大法、是造就我们生命的法。所长说:今天你走不了了。我回答:今天就没想回去。所长说:法轮功是X教你不知道吗?我说:这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的谎言,他已被全世界很多国家起诉……

所长把手机上诽谤法轮功的视频给我看,我说:现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大多是口头传达,让你们背黑锅。我还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负责“审”我的警察说:六点了,还没审呢,不要和她谈了。你叫什么?住哪?去家看看成吗?我说:成。并不断的嘱咐所长:记住我告诉你的话。所长点点头,去吃饭了。饭后已是八点,所长问:你住哪?我说:我没家。所长说:那你今晚住哪?也得有个洗脸的地方。我说:火车站、马路边,你们给找个临时住的地方也行。

这期间,他们派人找到了我儿子住的地方,随后就把我带到了儿子的家,警察问我儿子:你认识这个人吗?儿子说:这是我妈。警察接着说:你妈被人举报了,来你家看看。并要搜查我住的房间。儿子和丈夫讲:你们不用翻这家,这里没有那个东西,这么多年我们没给她一分钱。这么多年来我们怎么劝,都不行,你们给看管吧,我们也管不了。警察说:你们家人替我们看着吧。你们到派出所签个字,就把她领回来吧。

坚决不写“五书”

我又随警察回到了派出所,所长拿纸对我说:签个字吧!我问:签什么?他说:“五书”决裂书、悔过书等等。说完就往外走,我高声的说道:站住,你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不许动。你想我会写吗?可能吗?那是人说了算的吗?不一会工夫,所长就灰溜溜走了。

又進来一个警察劝我,并威胁我,说所长可狠了。不一会所长又進来了。我说:嗓子都干了,再给我倒杯水喝。所长讲:你都喝了七杯了,还要喝?我们都快成法轮功学员了,你赶快回家吧,你不用签字了,你也不用写“五书”了,我这个所长当的,跟你一样,胸脯疼的象针扎一样,你再不走我就受不了了。

我看到他确实是手捂着胸脯一阵一阵的疼。我说:我走了,明天上午我再来。所长一听我还来,就说:你可千万别来了。我说:我还没把你救了呢。他说:你不是就为了让我退党吗?我姓啥叫啥,你知道就行。我还说: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没有红头文件,你还没认同法轮功是正法!所长讲:都听你的,你快走吧。

我说:走也行,不过你再碰到有不明真相人举报法轮功的,你能不能不出警?能不能敷衍一下?能不能枪口抬高一厘米?所长说:我抬高一米。“审”我的警察说:我也抬高一米。其他警察看他俩都抬高一米,那七个警察也分别说:我也抬高一米。一会工夫,就抬高了九米。一个警察说:大姨,这回该回去了吧?所长说:送大姨回家。

一场正邪大战就这样胜利的结束了。

整理者后记

这位同修回家后,感谢师尊的加持,感谢师尊给她的智慧,让又一拨生命得救了。谈到最后,这位同修很内疚,认为自己修得不好,在外面救了很多的人,可家里人没有明白真相,还在造业,愧对师尊。救度家人难度很大,同修表示在有限的时间里学好法,实修自己,宽容、慈悲对待家人,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开创一个和谐的家庭环境,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