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什么药这么管事?”

更新: 2022年05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我是一个四口之家,有一儿一女,女儿生来体弱多病,一到冬天就犯病,高烧、咳嗽。一九九六年冬天,大法洪传到我们这里。听人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顺口说让女儿去炼炼吧。这样十几岁的女儿走入了大法修炼,身体真的变好了。

虽然我女儿受益,我并没有想是修炼大法带来的好运。那时的我,对名、利、情很重,嗜烟酒如命,对老婆、孩子经常实行家庭暴力,做任何事情都我行我素,自称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外表阳刚,内在心胸狭窄,在常人的洪流中奋力拼搏,自以为强者,可是贫困怎么也没法摆脱。

二零零四年冬天,因家里刚盖了新房,欠外债上万元,经济是雪上加霜。但怎么也得挣点过年的钱,我就找了一份又苦又累的工作。为了多挣钱,每天我做两个人的工作量。一个月过去了,钱是多挣了点,可是我却病了。

那时已是年关。突然一天半夜一点多钟,我突然间感觉全身疼痛难忍、头晕目眩、房子在倒转,好像头要裂开、七窍都要流血,那种难以言表的难受。因为半夜三更也没地儿找医生,我就熬着,实在熬不住了,才叫醒妻子,她看到我脸色黑紫,吓坏了:“你这是怎么了?咋这样了?”我当时口齿不清,但妻子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告诉她:“没啥大事,就是血压上来了,你慢慢的用行李把我先垫起来。”当时我一点也不敢动,只要往起坐一点,马上感觉七窍会流血。妻子把我的上身垫起来一点,我告诉她:“等会天亮了,你到我二哥家先要点降压药,吃完就好了。”早上七点左右,妻子给我取来降压药,我服后一个多小时,好像症状缓解一点,可是还不能坐着。第二天坐起来还需要人扶着。

这时女儿对我说:“爸,你就念法轮大法好,再和我一起炼功,这样你一定会好的。”当时我想,要是去医院还得借钱,而且医院不一定能治好。我就赌一把,试一试吧。就这样,我跟着女儿开始学习宝书《转法轮》,虽然我话说的不连贯,但是法还是能读出声来。

一个星期过去了,在家人的搀扶下我能下地走路了。转眼到了来年二月份,我自己扶着东西能走了。这时市里的医院下村免费给村民检查。我也去了,医生量我的血压:高压180,低压140。过后我又去二哥家去量,因他家有血压计,血压忽高忽低,二哥对我说:“你现在四十来岁,以后就离不开降压药了,再活三、四十年,你吃的这小药片就得一百多斤。”

听了这话,我心有不甘,很心急的问女儿:“为什么还不管事,我已经学法炼功,很虔诚了啊?”女儿说:“爸,这么长时间你还没学明白吗?师父是给修炼的人调整身体,你是不是光想你的病了?你有一颗治病的心,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师父管的是大法弟子!”

是的,在这过程中,我一直在吃降压药,想双管齐下把病治好。听了女儿的话,再看她这几年的身体变化真是大。我想,就信这大法一回,生死交给大法、交给师父吧。于是我把药扔了。过了两天,症状加重,约有一个星期,又恢复到开始状态。我又跟女儿说:“我的心又不稳了,这可怎么办?”女儿说:“这是师父给你消业呢,到这个时候看你还能不能相信大法?”当时我就无语了,我这悟性怎么这么差,哎,真惭愧!

那天当晚,我和女儿一起炼功、学法。当我一觉醒来,奇迹出现了,就感觉身体那个舒服、轻松啊,就象回到我十几岁、二十岁的状态,这无病一身轻真是美妙啊!当时我穿好衣服下了床,在地上蹦了几下,那心情!真不知如何表达对恩师的感谢,激动的我泪水直流。

当时我看了一下表,凌晨四点多钟,我马上就急的在房间里打转,急的我想把这刚刚发生的事告诉我的亲朋好友,第一念我想喊:“师父管我了!”第二念我想去二哥那里,告诉他我的血压正常了。

又等了两个小时,我迫不及待的跑到二哥家,他还没有起床呢,我心急火燎的把他喊起来说:“我的血压正常了,你给我测测。”他不信:“还测啥呀,吃了药就降下来,不吃就升上来,我给你量量吧。”第一遍量完,他出现了怀疑的表情,马上又开始量。

第二遍量完,他自言自语的说:“怎么了?”我问二哥:“啥怎么了?”他说:“好像血压表不对劲。”他以为血压表坏了,他连续测了五遍都是高压120,低压80。他问我:“吃了什么药这么管事?”

我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告诉他:“我炼了法轮功啦!”然后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他。

这就是我得法实修后发生的奇迹!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拜!合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